站前广场

2013-05-27 08:21 | 作者:花落无声 | 散文吧首发

我们这儿是没有行政管理的小市区,但是火车站却很大。据说建站的时候,传言小日本侵略东三省时探测这个地区有石油,所以车站要比同级别的市区建设的大一些。三十多年了,石油没勘探出来,不过站前大面积的广场却给人们带来了无限的欢乐。

我家搬来这里时车站没建几年,我们离车站很近,就是长大嫁人也没离开站前广场的辐射区。也许离车站太近了,在我们心里广场已有了所属感,聊天时总能听到“咱们广场如何如何……”“俺们广场怎样怎样……”。

其实三十年前,站前广场说白了就是一片荒场子。站台台阶下来是一条通向街里的柏油马路,路两边野草丛生。成了孩子们玩耍的天地,这里留下了很多孩子童年快乐。那时的荒地很多,可我们却独广场这一处。也许是有车站的缘故吧。

那时的孩子总喜欢帮家里做些事,力所能及的。写完作业约上小伙伴拿上小篮子,或去采野菜,或去捡煤核,这时最好的去处就是车站一带了。轰隆隆的蒸汽火车到站后是需要加水和往下清理煤灰的,工作人员刚把煤灰扔下来,就会跑过来好几个不知从哪钻出来的孩子,捡灰堆里没燃尽的煤核,我也经常是其中的一个。我们或多或少的有了收获便穿过车站候车室大厅来到广场上玩耍,偶尔也在候车室里玩,候车室很宽敞,但还是不如广场上玩的过瘾。天时常玩的就是捉迷藏,躲在路旁高处的草丛里还真是难找哩。天孩子们也不会放过这里的。那时的大,凛冽的寒风总是把一场场雪堆塑成一座座山峰,这可是孩子们的最爱,把煤核筐一扔,尽情享受在雪的世界里,爬雪山,挖洞,打雪仗,好不快乐。

这样的自然恩赐我们着实享用了几年,随着经济的发展,站前广场也来了个大变身,蒿藜没了踪影,也彻底驱散了躲猫猫的身影。广场的两侧也盖起了高楼,那人烟稀少时代的狂风已没了踪迹,爬雪山、雪洞里过家家的乐趣也成了过去时,永远留在记忆里。站前广场换上了新装,又有了新的历史使命,它承载着更多人的快乐。

时代的进步不仅解放了人的思想,也慢慢解放了人的身体。过去人手里总是有忙不完的活计,尤其是女人,上完班又有家里活等着,老大的毛衣要织,老二的棉裤要做……总是忙个不停。没有出来锻炼身体的时间,可能也没有那个想法,也没有时间让他们有那个想法。市场经济的效益把人们一点点解脱出来,使他们有了闲余的时间,这时他们想到了散步,想到了锻炼身体,想到了站前广场。

广场白天大多是寂寞的,只有季的白天会有一些放风筝的。可黄昏时分是热闹的。吃过晚饭,周边的人们三三两两的向这里聚拢来。用不上半个小时,刚才还寂静无声的空场子,这时已人声嘈杂,那早就摆好的地摊这时开始了叫卖,这边喊“肉串了,新鲜的肉串”,那边又喊起了“法式面包嘞,尝尝法式面包”,小吃的样数能有十多种,叫卖声一声高过一声。还有卖玩具的,各式各样的玩具吸引着孩子们的目光,就连那蹒跚学步的小孩也赶来凑热闹。有时还会有服装摊也摆出来,大多都是廉价的,偶尔也会卖上一件两件。如果没有锣鼓声的响起,这些琳琅满目的小摊会让你真的以为是在小市场。

锣鼓声一响,广场就开始沸腾了,拥挤了。穿着红红碌碌的阿婆阿爷手里拿着五颜六色的扇子扭着秧歌,他们中间就有当年熟识的手里忙不完活计的阿叔阿婶,他们高兴的扭着,心里好像有说不完的开心事。他们快乐的扭着,脸上写满了幸福。他们扭的姿势不是很标准,真像那刚蜕去蛹壳的蚕蛾的舞姿。但仍吸引着好多看客。秧歌队在广场的舞台上已主导了十多个春秋了,这几年兴起的快乐舞步健身操队伍越来越壮大,抢了秧歌队的风头,将这只夕阳红挤到了广场南侧一隅。还别说,难怪这健身舞占据了广场中心台的一大半面积,这种操不仅锻炼身体,而且舞姿还很美,老少皆宜。再着上统一服装,那阵势不亚于运动会的彩排仪式。我每次来广场也要跟着走上几圈的。健身操的看客是最多的,他们或是手里拿着吃的,或是抱着膀和旁边的人攀谈着,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小孩子是不看这些的,他们在广场上打闹着,有的穿着溜冰鞋在队伍里穿梭着。这时等车的旅客是不会放过这绝好的机会的,他们或是来到小吃前坐在小椅子上喝点啤酒,吃上几串烧烤,或是瞅瞅秧歌,看看健身操,有时也会上去学两步。真的很惬意,开开心心的等着火车到来。

广场的中心是水泥块铺就的高出周围20公分的大台子,有一万多平米,东西北三侧有半米高的坛,坛里种满了矮树和丁香花。秧歌和健身操就是舞在这台子上的,当然还有那千十来位观者,这种人口密集度想是只有小菜市场才会有的。沸腾的喧闹声和各种人体的气味充斥着耳膜和鼻息,可人们仍乐此不疲的天天来到这黄昏的广场报到。享受这广场独有的乐趣。

这种快乐是属于春夏秋三季的,冬天的广场是又要恢复寂寞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