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要学会感恩

2013-05-22 18:10 | 作者:崇海 | 散文吧首发

过了晌午,两三点钟时,为了讨老婆一笑,今天特地帮她洗了衣服。我洗了之后要晾干,就不得不端着盆到阳台上去晒衣服。我站在阳台上,外面是明晃晃的太阳。整个世界象是太阳照射下的一个灯笼,白得剌眼,白得透明,透明得象块玻璃,白得让人发慌。可以想象那个温度有多高,好歹也应该是三十七八度吧!老婆说你可以打个伞出去晒啥。我说就这么十多分钟的事,那里用得着打伞呢?

我站在阳台上,边晾边往远处看,远处有两三个山头或土包,也是一些工地,狼烟四起,灰尘滚滚。有开挖机的在挖,有开推土机的在推,开铲车的在铲,开货车的在拖,形成了土石方的一条黄沙漫漫的风景线。那挖机不停地哚哚哚地钻挖的声音声震山岳,还有打夯的声音总是咚咚咚的声音,一片嘈杂声此起彼伏。近处也是工地,有很多男女老少的工人顶着烈日:有的在挖井,有的在浇铸,有的在扎钢筋,有的在测量,反正都是在顶着炎炎烈日,听着嘈杂剌耳的声音,并在被土石方工地糙起的烟尘弥漫下,挥汗如工作着,大多数人还戴着头盔,就是监工也还是处在烈日下。

此情此景,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怨言,他们的怨言有没有人在听,他们的一举一动是否可以感天动地。给我感触最的深的是,就是他们应该是我们这个社会最可的人……

我看着,这绝对是个感动的时刻、感动的空间、感动的一幕。我们这个社会,要是没有这些弱势群体的工人会是如何?没有他们的辛勤劳作,我们的美丽的家园,美丽的道路,美丽的公园能这样美丽吗?没有他们的默默付出,我们繁华的大街,繁华的商场,繁华的都市能建起来吗?没有他们的顶风冒,不畏酷暑寒,象顶着今天的炎炎烈日,我们的祖国能够繁荣富强吗?还有我们所有工作在绿化、环保、清洁、卫生等等行业上的一线的工人们,你们给我们的社会做出了多大的贡献。人人都会而且应该记住的!我在这里要向你们致敬!

我是一个多思的人,还想到了另一个层面。我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我是一个单位坐办公室的,虽然很多时候都要下村或段开展工作,但起码不用日晒雨淋,顶风冒雪,无论酷暑寒冬,亲自去操作这种原始的苦活累活脏活。

但我们作为一名坐办公室的,还是经常在报怨,或者或多或少地报怨,报怨自己工作太多、压力太大、任务太重,报怨自己的薪水太低、加班太多、考核太严。总是按照“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朗”的规格来报怨自己入错了行,其实改了行我又能做什么呢?无论什么职业,我们都要干一行爱一行。相比这些工人,我们的工作应该是轻松健康多了。也就是说我们真的已经活得很轻松、过得很不错了,至少还不需要象这些工地上的工人去赚这份辛苦钱。

这就是我们比较幸运的地方,所以我们要学会感恩。一定要学会感恩。就是这些工人,你感觉他们很累很苦,其实他们也有自己的满足和乐趣,因为他们也知道感恩,要不他们靠什么支撑他们的信念和生活的理由。所以我们不用报怨生活或者责备生活中任何不平的人和事,你应该认真去发现:假如你认为什么叫辛苦脏累或过得不好,那么你的周围一定有比你更辛苦脏累,比你过得更不好,生活得更辛苦的人;你更应该尝试去发现:你的生活里,一定有让你继续工作、继续为之付出,并且一如既往地前进的信念;一定有让你感觉开心、愉快幸福和继续支撑和坚持的理由。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追求。

一定还有比你更辛苦,比你更不幸的人;也一定有让你开心、愉快、幸福和持续坚持的信念和理由。相比神仙而言,地球上的生物可以说是过得众生皆苦;但相比虫鱼花草树木来说,我们作为高级动物万物之灵的人来说是过得最愉快幸福的人了。但是所有生物并不需要你去同情或者可怜,它们自有自己生活的习惯、活法和信念,他们有他们的开心、快乐和幸福。他们有他们的目标、追求和价值。

他们有的生命周期长,有的生命周期,但无论长短,他们在自得其乐、自给自足、自生自灭的过程中依然觉得自己活得很开心快乐和幸福。就是有的生物寿命极为短暂,但他们在短暂的生命里,也活得足够精彩,你不会发现它们有什么好郁闷的。你看动物的爱情,它们在很短的时间高兴快乐之后,很快就欣然死去,你以为他们很痛苦悲哀,其实不然。我觉得并非是你想象的那样,幸福无论对人对生物,永远只是一种感觉,一种体验。所有动植物都会体验自己的幸福,也会珍惜自己的生命。因为他们懂得感恩。他们把自己的生命活得很精彩。

所有有生命的东西都应该学会感恩,这是作为生命的最可贵最奇特最神圣的地方,也是作为生命最值得骄傲最值得珍视最有灵气的地方,也最能衡量生命的价值标准、存在意义。因为上天赐予了我们生命,赐予了我们灵性,赐予了我们感知感觉的能力,尤其是人,上天还赐予了我们的意识、思想、精神,赐予了我们无穷无尽的能动性,赐予了我们与自然世界和谐相处,相扶相携,相拥相爱,合作共荣的宇宙精神和原理——和理。而无机物却没有任何感觉,既然没有知觉,他们不需要感恩,也不懂得感恩,不需要感恩。

所有生物就不一样了,造化自然给了你这么优越的条件,有了感知感觉,有了部分意识的能动性,难道不应该感恩吗?它们虽然不会象人那样善于表达,但我相信它们一定会有所表达。这一点可以从动物的心态、生活习性和对生死的从容可以探知一二,当然我不懂鸟语,也不懂曾语,更不懂植物之语,所以不敢妄言,只能言尽于此。

但人就不一样了。人得天独厚,乃天之骄子,万物之灵,该不该感恩就不用赘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