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花之云端月

2013-05-15 09:09 | 作者:浅笑安然 | 散文吧首发

数着日子,羽衣跟尘月交往快一年了,此时她远在他乡,而尘月却在故地。时常他们私底下通电话,聊天,日子倒也过得快,前些阵子,他们俩闹别扭了,羽衣又拿事刁难尘月,试探尘月对她的意的深浅,其实她心里一直都介意他与他的前任,羽衣以前听他讲过他与前任的故事,她觉得尘月对前任很好,这让她心里不爽快,虽然尘月跟她交往后一直都没提及过前任,但羽衣倒是喜欢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往事,逼问尘月心里到底还有没有前任的影子。尘月也无奈啊,只是一遍又一遍的表明心迹。(过去本来就是过去的事,羽衣又何必纠结,自寻烦恼。)

羽衣自小任性,被父母惯出个坏脾气,思想里掺杂着些许要强、叛逆,幸好她是个女孩,若是男孩,怕要是成魔王。平常里家人谁要是不顺了她的意,她就发脾气,语言中带着挖苦讽刺,表情委屈,非要闹到顺了她的意愿,她才罢休,才平息火药味,否则怕是要开战了。

这是羽衣生来的性格,骨子里的东西,是改不掉的,也许就成为了她的个人独特之处,通常情况下,她给别人留下的印象都是极其深刻的,因为她的性格和处事作风及能力。(认真有条理,说做就做,像风般迅速,毫不含糊)或许尘月就是这样被她富有的特点吸引了吧!

尘月性格本温和体贴,但也固执有个性,一般不闹性子,发起脾气就恐怖了,任你怎么哄,他都无动于衷。(不过还好,一般尘月只是小脾气)可想而知,这两个人在一起了,好的时候似糖如蜜,闹别扭的时候就是水与火了。

突然有一天,羽衣神秘的说要跟尘月商量个事,尘月倒是稀奇什么事呢,原来羽衣她要向尘月借钱,她觉得反正尘月也买不起房子,不如借钱给她兄弟作用,一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她兄弟作事让尘月帮忙衬垫着。尘月理该帮羽衣的,她心里也觉得尘月一定会义不容辞的帮她,羽衣亲兄弟的确需要那笔钱,合情合理,就等着尘月表态了。

羽衣心高气傲,很少求过人,而这次是在爱人面前,她更拉不下脸,觉得甚难开口,于是她说的模棱两可,态度强硬,语气咄咄逼人,不像是求人办事,很像是逼审犯人,尘月倒是慢吞吞的,也不说答应或不答应,羽衣看他态度这样,觉得甚是失望,就断定了尘月是不想帮的。于是她就联想到了尘月心里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儿,尘月没有他口上说的那么爱她,愿意为她的幸福付出一切。尘月的甜言蜜语她从没当回事,因为她从没觉得甜言蜜语能过日子,也没觉得猪都会上树了,男人就靠得住。而这次她却那么计较尘月以前跟她说的那些话,从尘月的态度她觉得感情还不值几个钱,难道谈钱真的伤感情了?她内心的复杂情绪在翻腾,她抑制不住泪水坚强的她何时掉过眼泪?而这次因为尘月她是那么脆弱。她闹着说尘月做人怎么这样,一点人情味都没,最重要的是,她觉得她是谁啊,他的女朋友,他能对她的事置之不理吗?想着就气,一冲动她说尘月人格有问题,没天理啊,尘月委屈的不行了,他没说不帮啊,他只是觉得最亲近的人怎么可以这样污蔑他的人格,他觉得羽衣这话份量太重了,如果她都这么瞧不起他,那他的人生活得该多没意义。他受不了了,他被羽衣咄咄逼人的气势压的喘不过气。

羽衣向来都是谁若是对不起她,那只有她说话的份,所有的理儿都是站在她那边的,狡辩者“死”,那感觉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羽衣一直数落着尘月,这次可把尘月惹着了,尘月偏要为自己辩解,传说中的水与火就这样大战开了,最终谁也没占上风,谁都没承认错误,僵持到最后,羽衣拿出了致命一击的杀手锏,无情的跟尘月闹分手,如晴天霹雳,尘月只能被动接受了,在羽衣的意料之中,尘月还是不主动争取,而是被动承受着,她一直都想挫挫尘月的傲气,让他主动承认错误,而尘月不争取的态度还是让她哑口无言,她这么骄傲要强的一个女人,此刻她却无奈了,她斗不过尘月,她拿他没办法。

闹别扭了之后,后果还蛮严重,羽衣想来想去觉得尘月对不住她,这忙都不能帮,比起外人都不如,她觉得很难过,她想着眼中的尘月怎么就是这种人呢?她觉得自己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呢?难道又是一段痛苦爱情?诸多问题在她的脑子里盘旋,她开始头痛,她开始失眠,她开始备受折磨。而她跟尘月都是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的态度,而尘月也是觉得生不如死,他只是每晚发条信关心她早点休息,而她并没回复。就这样僵持了三天,她内心受得煎熬,她实在是熬不下去了,她回复了尘月的信息,就这样两人都别扭的聊着,言辞间尘月像是承认了错误,羽衣也就一下心软了,她跟他你一句我一句的平静的聊着,最后都又投降了,觉得离不开彼此。而尘月也明确的说要帮羽衣的忙,这次尘月跟羽衣说:“我怕了你了,我斗不过你,我被你收服了,总之斗不过,不如主动让着你,反正输给你,又没什么丢人的,我愿意。”听到这样的话,羽衣又感动的快要哭了,羽衣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不尘月几句话又把她软化了,她也开始主动认错,于是都深爱对方的两人就这样和好了。

这次吵架,羽衣跟尘月都感受颇深,羽衣说吵架她再也受不了了,再吵她会崩溃的,而尘月也答应羽衣以后再也不吵了,他会让着她。(其实尘月心里明白,羽衣脾气坏,但并不是不讲理,她只是要强的不服输,只要他让着她,羽衣就不会吵的。)尘月还声明他跟前任早就是过去了,现在他心里只有羽衣她一人,也只为羽衣她的幸福而努力,也希望羽衣以后不要随便轻易的说出分手二字,羽衣答应了。此时口头上答应的好,只是她自己都不知道善变的她,以后还会不会"旧病"复发。

每吵一次,她们的感情就更加深一步,或许就是那句话,感情经得起风,经不起平淡。吵架之后,他们被逼出来的肺腑之言,都让对方明白,彼此都是彼此的唯一,彼此已经是对方生活里的一部分,离不开。

这已经是前些日子的事,想起来,羽衣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此刻这个女人要强坚硬的内心,已被尘月的温柔体贴给呵护软了,她现在跟尘月都认定了彼此是这辈子要在一起的人。

深了,夜幕中高悬一轮明月,羽衣在房间又继续着每天睡觉前的事,一杯茉莉花茶,淡淡清香,深深思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