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如期而至

2013-05-06 11:44 | 作者:沧海信风 | 散文吧首发

静听爆竹声声除却了旧岁,闲看千门万户的新桃变成了旧符,不曾游离在往事的边缘,来不及深情款款地抚平卷曲的素笔,去祭奠那些灰色的过往

不见浩浩汤汤,三月,竟如期而至。

未褪去冗赘的长衫厚靴,我在陌上伫望,还未青葱的远山,点点鹅黄新绿,我见犹怜。

原来,诗句中轻浮的三月,还得在轻寒里回溯,悠游,才能稠缪出绝胜的烟柳。

定是那丹心报的红梅,频频投放出幽幽的暗香,唤起千里之外的归鸿,他们列队长空,剪来一阵东风,呢喃着旧时的房檐。

轻轻的纸鸢,从来都睥睨着山河的锦绣,它本是一心想着挣脱那根线,承载着厚厚的想,亦或蜇伏千年的情感,翔舞着,没入霄汉。

粉面桃花不见笑,两岸春意未阑珊。

翻开古人的文字,陷入臆想,“烟花三月下扬州”,这诗句分明是轻棹兰舟,几欲踏浪而去,去聆听二十四明月的箫声,玉人安在?

瘦西湖的烟里,已是杨柳拂堤,乱红纷飞了吧。

欲语还休的三月,有着太多的故事,三月、烟花、杨柳是多少故事的背景。

我想,那依依杨柳,迷离的烟雨,以及那羞怯的桃花,绝非仅仅炫耀一下美艳来迎合文人闲士的风雅。

它们的绽放,定会书写又一季绝美的繁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