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年少,几多伤

2013-05-05 10:18 | 作者:大细菌 | 散文吧首发

导语:如果我转身离去是为了减轻负伤,为了成全对你的不满。那请你忘了我的臂膀,就当我不曾走过你的窗旁。因为直到读完你透着苦香的信张,我才明白,你的隐伤,早已越过我的心伤。

001此情难猜 在进理科班之前的日子,杨颖的故事可以用一纸空文来形容。

九月的迫不及待的滑下杨颖的伞沿,欲调戏她淡紫色的裙边。她努力回避,可还是沾了两点,惹了一丝不快。也许是理科生情感丰富的缘故,才执意要错怪雨的轻浮。但杨颖不止如此,她从小就怀恨雨,抑制不住的怀恨。

不转眼,天已凉。舞台上,帆对颖的含情脉脉被颖当做了秋叶,下了舞台,颖再也没有看过帆半眼,没有人知道原因。

灰色的天,帆隔窗惦念起舞台上颖送给他的最后一个眼神。水色的眼,红颜两面。只可惜风早尽,已无关他事。心海里这只船,近在眼边,帆却无缘踏上。

颖不顾一切的转身与冷漠,让帆觉得舞台上的不约而遇不过是一次荒唐的擦肩罢了。他的眼神,颖没有读懂。

帆认识颖是因为班级文艺晚会的原因,他和她都踏上了舞台。就是那一次,帆记住了颖身上的苦香味,淡而不腻,透支着帆的思索。帆没有从任何化妆品或洗发膏中发现过这种味道。不可能是香水味,这样一个纯净安然的女孩,犹如晴天草原上的一只羔羊。香水的存在,无疑是对她的亵渎。所以,帆的猜测几乎变得遥无期限。枕着秋的,数着满月一丝丝残缺,颖的无心介入把帆的心全部占据的同时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在理科班,帆就有小磊和阿草两个死党。从初中到高中,帆永远都选择教室的最后一排,从来都这样。他总是那么无耻的偷看教室里颖的几乎每一个动作,遗憾的是,颖从来没有留意过他。

帆终于决定突破颖的防围,突击进去。为了不让颖尴尬,帆特意乘车到邮局把告白书寄了出去。

之后,他每天都在等,盼望着颖可以早一点拿到那封信,然后以同样的方式或是直接走到他身边来给他一个答案。

一周过去了,颖并没有如帆的愿,依然折磨着帆的神经,于是帆的等待基本趋于作废。

夕阳在寒光中褪去那天,帆把告白书放进了颖的书桌。这一次,颖的回复速度让帆始料不及。如果帆没记错,自他认识这个女生开始,这是她第一次走向教室的最后一排。为了他和他的告白书。

“你就是给我信的页帆?”颖冰冷的外表下面透射着气势汹汹。

“是。”帆不敢抬头多看她半眼。

“你喜欢我,你真的喜欢我?”颖表现的有些穷追不舍。

“是。”帆的声音让这个女生彻底压制住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喜欢”。

“可是我对你没感觉,我对任何男生都没感觉。”

颖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帆咬紧了牙,维持着他眼中那欲被摧毁的情泪,延续着他的坚定不移。

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冰冷、直接、无情,践踏着帆的一往情深。

十一月的足球场,帆侧身把耳朵放在逆风口的乱草中,听秋草在这个季节的最后一次交谈,以此来疏散他心海的那湾苦闷。颖的齐肩黑发,修身帽衫,水洗牛仔裤似乎彻底远离了帆的世界。那以后,颖再没有来过教室的最后一排,再没有给过帆亲密接触的机会。

小磊说:“兄弟,该放就放吧,有时间和我打打球,你都快成情痴了。”

“一起喝几杯也行。”阿草插了一句,结果被小磊按在地下揍了几十拳。

窗外梧桐树叶就要落完的时候,帆取出刀片在无人的清晨狠狠的在树上刻下了一个“颖”字。他告诉自己,如果有一天他提前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么至少还有这棵忠诚的梧桐为颖守护,为他延续着对颖的牵挂

森是颖座位周围唯一的个男生,长的阳光、利落,与颖的性格很投机。颖总是和森说笑,她什么都说,不会像面对帆时表现得那么斤斤计较。颖的这种表现让帆感到恶心,可他还是会厚颜无耻的默默关注着。看来,要取代森的位置对帆来说比做还来得不切实际,因为他讨厌喋喋不休的交谈方式,就算是和颖也不例外。

圣诞节在中国校园掀起的火热度让帆这样的男生有些难以适从,平安夜那天,帆和小磊去大吃了一顿,并没有带上阿草同行。因为阿草在美味面前一向收不住嘴。但这该死的不知怎么找到饭店来的,慌忙的把“森送颖苹果”的消息当场宣布了。小磊随手拿了块红烧肉堵住了阿草的嘴,同时似乎也堵住了帆的食道,含在口里嚼碎的菜沫怎么也咽不下去。

期末的最后那一天,帆难以抗拒的目送颖的背影渐渐离开。这无疑让帆的假期拉的更加漫长了,把思念投给时间,收获的有时候只是几场噩梦而已。

春花淡尽了的不怀好意,把颖脸上的那层冰冷撕了下来。她与森的眉来眼去终于把帆的纠结推向了极至。他鼓起勇气,从颖的身边闯了出去,像具死尸一样往操场上一躺,再也不想起来了。这是颖开学以来送给帆的见面礼,却让他难以消受。

002恋在愚人节 转机到来那天,刚好是愚人节,颖午休的时候把几个月以来的神经兮兮全睡没了。关于颖的不请自来,帆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页帆,外面有人找你。”颖的笑容让他仿佛如临仙境,不知找什么词来回应。

“哦……好的。”帆匆忙离开座位,差点被凳子绊倒。他拼命的在找颖说的那个人,可是什么都没有。回来的时候,他给了颖一个失落的眼神。

“没有找到吗?”

“没有,哪儿都没有。”帆感觉在颖面前丢尽了脸。

“听别人说,在愚人节受骗的人,是最幸福的人,所以你今天一定会幸福”

“啊……”这个人粗心的男生,竟然不知道今天是愚人节。

如果这种遭遇能构成一种幸福,对于帆来说,也只有颖能给他,换做别的女生,帆最起码也要白她几十眼。颖确实打动了帆心积许久的静水,荡起了几丝波纹。

然而,要牵起一个人的手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帆到现在还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四月一号那天以后,颖就疯了似的公开了身份,成了帆的女朋友。阿草百般无聊的说,“小子,愚人节答应你的事你也敢信啊?”

帆不愿理会阿草,因为他知道,就算是颖不懂事设下的陷阱,他还是会心甘情愿的往下跳。再没有比和颖在一起能让他感到震奋的事了。

半夜无云,帆说,他愿意做一个牧羊人,将颖这只羊羔放逐天涯,把她带到每一寸长满青草的星空下。

颖的转身背后,没有人知道原因。帆说:“颖喜欢我,我闭了眼,她用葱指在我手心写过那三个字。”

十七岁的颖,就这样不顾一切的坐在帆的身边。四月的天,这个女孩绝对可以做帆的降暑剂,把持着这个男生的心跳。

帆说,他特别吃瓜子,不管什么口味,一概不拒。于是颖就买来一大包,在语文老师的眼皮底下一颗一颗的把皮剥去,再用白纸包好递给帆。看着帆大口大口的嚼着每一颗瓜子,颖就像一只没睡醒的猫似的,眼眯成了一条红线。

同学们都说帆走了狗屎运,才会遇到这个水灵灵的女孩。每一个单身的男生都嫉妒得快要喷血,他们的一举一动似乎在告诉帆:“页帆,你要是有一天伤害了杨颖,我们就把你大卸八块,以此来惩罚你浪费资源的糟糕行为”。

所以帆从来不敢无礼,总是那么老老实实。

003不解之觞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森再也没有和颖说过什么,专心的读书去了。帆不了解这个帅气阳光足足高出他五公分的男生为何从颖身边走开,他们两唯一的接触就是在篮球场上联手把其余的班级拿了下来,那时他们成了班级女生心中的英雄。

这是在颖成为帆女朋友之前的事了。帆清楚的记得,球赛那天颖亲自把水递给了森,结果森傲慢的接过水,没看颖一眼就走了。帆对阿草说:“真想把这个没礼貌的臭小子揍扁,竟敢对颖这样的女孩轻视到这种程度。”

阿草听完这句,骑自行车消失了,仿佛在逃避一场即将爆发的灾难似的。

帆没有动手,他还不至于那么粗俗,更不至于愚蠢到打一个高他五公分的男生,他为自己的眉清目秀争取了继续保留的机会。

帆并没有问及森和颖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颖也从来不说。或许是这个大个头男生在一对恋人面前表现出来的该有的懂事和成熟罢了。但这仅仅是帆的一厢情愿的认为,没有人知道真相,帆也不必去多想。对于他来说,现在颖是属于他的,除非真验证了缺心眼阿草说过的关于狗屁愚人节的那句坏话。帆不会把阿草的话放在心里,阿草只喜欢踢足球,“足球就是我女朋友”这八个字是阿草亲口对小磊和帆说的,这个不懂风情的人说出的话谁也不会在意。因为帆记得阿草的家坐落在一座小有名气的佛山脚下,从小就断了他姻缘,被佛祖掐断了情思,这辈子不会再有姻缘了。这个传言让帆打心里面为阿草感到难过。

因此,帆想当然的认为,这辈子除了颖,他不会再有爱别人的权利了。

磊有些抱怨帆的忘恩负义,因为自从帆投入了颖的怀抱,爱情就占据了他的所有时间,想要陪磊出去疯一下,几乎成为了不可能。

磊说:“为什么?”

帆抱歉的告诉磊:“她需要我,至始至终,有我陪在她身边,她不再怀恨雨了。”

颖是个可怜的孩子,四岁的时候,妈妈就改嫁了,爸也很少管她,她成了一个讨人厌的孩子,从小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去年爷爷因病也逝世了。

她从此就不再相信还会有人爱她了。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如人意。没有男生敢接近她,从来都是她低声下气的去搭理和她一起长大的那些男孩,他们不喜欢这个怪怪的女孩子。

这样的话,森例外的成了颖生命中主动搭话的第一个男生,而帆也例外的成了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友。

她的疯狂可想而知了。她总是拿一种调皮的眼神静静的看着帆,看着帆眼中的自己,然后露出浅浅的微笑。

小磊把帆抓了出来说:“蠢货,杨颖就是个少根筋的女人,赶紧离开她,否则你迟早会死无全尸。”帆理所当然的和磊闹翻了。磊说帆无药可救,帆说磊吃撑了多管闲事。

因为小磊说这些话之前,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不知道什么原因,颖心急火燎的对帆说:“帆,你喜欢什么颜色?”

“蓝色,水的那种蓝。”

“我给你织条围巾吧,格子蓝镶米黄那种,冬天你就不用那么冷了。”

“可是现在才五月。”帆只是觉得冬天还离得很远,现在织围巾还为时过早。

“可是冬天很快就会到的,帆。”颖表现出从未有过的执意,她的较真劲让帆有些很不习惯

帆一把将颖搂进怀里:“颖,我想在冬天来临之际收到你的礼物,我想你在冬天来临之际为我去编织。”

颖带着失望的眼神,陪同帆一起望向远方被风吹乱的人群。帆的肩不宽,但足够让颖忘乎所以的去遐想一切关乎他和她的未来了。

此刻,帆的心有了些失重的空洞感,对于身边这个女孩,他似乎有了一丝不懂。可是一切的真真假假都不再重要了,在帆心中,知足现在,珍惜眼前就是最不可多得的恩赐。多想,无疑就是给感情增加负重。

颖果然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石沉大海了。

颖说,关于未来,她从来没有想清楚过。知道明明猜不透,还是刻意的去追逐。

帆说,他会一直喜欢这个女孩。但他不曾答应过谁要生生世世的陪在这个女孩身边。他只是说喜欢,只是做那些让颖感到快乐的事情。

每个女孩都爱花,唯独杨颖不是。她讨厌花凋谢,特烦那种暂的开放。但帆还是给她送去,银色纸盒,装满的全是晾干的玫瑰花瓣,平整的一片靠着一片,透着凝香。

颖说这是她收到过的最满意的生日礼物。帆说这样颖就不用担心它再会凋零。

没有人会怀疑这对恋人的感情。可就在那几天,颖足足有两个礼拜没有和帆说过话。早熟的枇杷是颖亲自从树上摘下来的,就那么一颗,形单影只,她硬要让帆吃了它。帆说,他要等枇杷风干,然后买一根全世界最漂亮的红绳,栓到枇杷上,戴到颖的脖子上。这样的话枇杷的香味就会永远封藏在果皮之内,他们的回忆就会有无尽的轮回。颖说,风干的枇杷是干瘪的,失色的。如果把记忆交给它,那她的回忆就会变得没有色彩。

就是这样简单的拒绝,不小心弄疼了颖的心。这让小磊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测,“杨颖就是少根神经”。只不过这次他是对阿草说的,他觉得和帆谈任何有关颖的不是,只会给自己惹麻烦。

正当每个人都觉得这件事如果帆不先主动就解决不了的时候,颖的出现让他们悍然倒下。她端来一盒饭,双手给了帆,她说这是她第一次为一个男生做饭。

帆神情惊慌的接过来,眼含滚动的咸泪,大口大口的体会着这盒道不出名的稀世炒饭。颖身上的油烟盖住了帆一直猜不透的那种苦香味。她原谅了帆的不知好歹,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打动着他。

004转身离开 也许最烂漫的故事就是一起吹风,看海,数星星,一起走过平白的每一分钟,不为任何东西的牵制而停止为对方的心跳,也不为乱世中的小吵小闹坏了情深意切。只为了一种感觉,一个人。

就这样,他们牵手走进了高三的焦灼岁月。凝望着木棉树叶萧萧的落下。去年的这个时候,页帆爱上了杨颖,爱上了她身上的苦香。去年的这个时候,天开始转冷,杨颖开始冷漠这个世界。

除了爱情,页帆和杨颖还要做好的就是高考。南方的十月还不是很冷,颖却那么敏感,成了全班穿得最多的人。看样子她在拒绝着每一丝可能到来的寒气。实在不行就把手伸进帆的口袋,她和帆,两只手的世界,只因为一只冷,一只热,它们注定要走在一起,来完成一段折中。

如果每一件事的发生都需要一个看似合理的理由来解释,来抚平这件事所创下的伤害,那这个理由得完美到什么程度。而偏偏杨颖就抓住了这样让人疼痛难痒的无厘头借口。

不会有人想到,就在十一月十号那天晚上,杨颖和页帆分手了,就连杨颖也不敢相信她会是这次事发的主谋,帆更是一头雾水,连呼出的气往哪儿喘都不知道。

“页帆,我们分手吧。”她的语调是一种少有的自然,自然得让帆愣了有十分钟左右。

“对不起,我骗了你这么长时间,我没有爱过你,一直没有,我爱的人是刘森。” 颖得寸进尺的继续着她的理由。

帆没说什么,他似乎真的不需要说什么来向颖要回一个能让他舒心的借口。没有人知道这个男孩的心受了多大的重创。拿阿草的话说就是,还不如把心丢给狗吃,那种疼痛来得才叫人痛快。

帆的情绪降到了冰点,起身就夺门而去了,颖追了出来,她喊他的名字,帆不转身,怎么喊都不转身。帆不知道回过头来还有什么可以值得相望的。

帆走出了漆黑的校门,清寒的夜,颖用眼泪目送着这个一直深爱他的男孩,看着他渐远的背影一点点消失。

帆的泪在他转身离开时就闯出眼眶了,陪同天幕上一颗颗乱了章程的流星陨落着。难过的是一切都已不再,难过的是曾经的一幕幕在此刻全当空头白纸。记忆的文章里,漂亮的字迹一点一点的湿润了。他不会让身后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孩看见他的泪水,更不想回头为她擦干泪水。他的心里只有三个字:“为什么?”

就是这样的帆,坚决的转身,坚决的不愿相信但还是毫无办法的接受,坚决的不留下哪怕一个字的回答。他认为自己简直受尽了侮辱。

也许阿草的话是对的,愚人节说出的话不能当真。小磊也是一个贱男,明明和帆伤了兄弟情,还是不要脸的来到帆的身边。他说,“和兄弟的幸福比起来,我贱不贱都无所谓了”。

自那以后,颖和帆成了毫不相干的两人。所有的一切,伴随高考的结束支离破碎了。没有人再会提起理科班这对让人伤透心的情侣。

005中舞泪 帆去了北方的一所大学,小磊和阿草也有了如意的归宿,关于杨颖的消息,一点都没有。

北方的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帆收到了一个包裹,是杨颖,这个消失好久的女人又一次出现了。

帆打开包裹,里面躺着一条格子蓝镶米黄的围巾,还有一封信。他撕开了信封。

帆:

这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所以请你无论如何也要读完这封信。

你不会再见到我了,因为我变成了全世界最无敌丑陋的女人,如果我出现在你面前的话,你一定会恶心得吐出来。

记得和你分手后的一个月,我就彻底辍学了,我的不治之症终于在十二月的冰冷中病发了,我的脸上长满了无数的血斑,是因为冷的原因。

我痛恨遗传给我病的妈妈,她并不是如我所说的改嫁了,而是我四岁那年她才发的病,于是自己离家出走了,谁也没有去找过她。

我恨她的命比我好,我很我太可怜,这么年轻就发了病,我恨我失去了你。

只要冬天一来,我就怕得要命,怕得不愿理会你,怕有一天我的面孔会把你吓坏。我爱你,只有在季才可以那么安心的爱你。第一次和你跳舞就记住了你,你从邮局寄出的信我其实早就已经收到。因为我不敢相信你这样清秀的男生会和扯上关系,我也从来觉得我这样一个有病的人是不配拥有爱情的,所以一次次冷落了你。

但我还是自私的答应做你的女朋友,可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会离开你,所以我才把无辜的刘森扯了进来,诱骗你同意我提出的分手。那时候你的成绩掉的很厉害,我告诉自己不能托你下水,可又不知该怎么劝说你,所以才有了后来对你的无情无义。

围巾我早就织好了,可没想到还是来不及送你,这两天看到天转冷了,所以我赶紧给你寄过来,顺便将你记忆中的痛苦一一涂抹干净。

噢,对了,关于你把我的名字刻在教室外的梧桐树上的事,小磊早就偷偷的告诉我了,可你却从没有和我提起过。

我的未来我有些看不清楚了,有人在背后说:“这样丑的女人,死了算了。”可我没有去死。我活在世上唯一的念头就是为了那棵刻有我名字的梧桐树。你走了,可树还在那儿,你说过它会为我守候的。

你说要给我戴脖子上的拴着红绳的风干枇杷,我已经没有机会再去要回。你一定要幸福的活在这个世上,千万不要记得你爱过我这个丑陋的女人,因为我从来都是个大骗子,是你人生的一大败笔。

为了让你把我忘得干净一些,我决定不留署名了,最好你读完后就一把火烧了它,干干脆脆。

那么,再见!杨帆,再见!

杨帆除了用泪水打湿手中的纸张,这个世界上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角落来安放他此时的情感。信里的字墨,散发出苦香,这就是帆从来不得而知的那种颖身上的味道,可他现在才发觉。

帆朝着漫天飞雪狂叫着杨颖的名字,释放着他对颖深深的误解,痛骂着自己曾经的任性离去。但有些模糊的事情明白的时候往往就是来不及的时候。雪映白了帆的复杂心绪,同时也还杨颖了一片清白的世界。

帆用围巾包住了脖子,挡住了风的僵冷,拖着千斤重的脚步消失在了雪影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