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泄trust

2011-08-22 20:53 | 作者:仅仅 | 散文吧首发

你的故事,你的感情,你的情绪,放心里就好,不说出来又不会憋死,说出来只会让人觉得你很可悲。不过有时候真的需要宣泄。

——题记

有时候,在你的生活里,你就是主角。对于别人的生活,我们充其量,只是一份暗示、一份小小的启发,在某种情况下丰富了他人的生活,而不是越权别人的生命

这样想的时候,很多事,应该是很大一部分事都会看开好多。有一段时间了,没有敲一敲键盘,写些什么。可能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和我或有或无的联系着,让我词穷了呢。记得一个长的黑黑的小朋友告诉我,不要总是想太多,更不要拿到一张纸就去思考这张纸经历了什么,甚至去替它感慨一下它的这一生。

呐。原来自己是个这么无趣的人。

天才晓得,它自己刚刚是怎么了。

“天空,像被一张大黑布盖住,暗得快让人透不过起来了,突然间的,妖怪要来了,西边的天空被撕开一个大洞,呀,妖怪来了”——我这样对身边的男孩说。

对方不紧不慢的指这我说:“妖怪不是就在这儿吗?”

呐。我是个邪恶妖怪呢。

一个小姐姐,清秀的小姐姐,呀,其实我也是没见过本人。恩,想起她的话了,“我想是因为友谊也是有容量的,而属于我们的友谊匣子已经满得再也住不下多的人了。同样别人也是。”

这个小姐姐好像和我们一样,有好多好多割舍不下、经常惦念的人。恩。就像她说的,不是我很坏,只是匣子已经满了;不是我太难相处,只是,别人的容量够了。

呐。我不是太坏的人。

一个朋友,不,是知己,额,不,是家人,对,是家人。这个小童鞋的几句话让我坐在床上想了很久,是,很久。

“我想一个人呆着,心都碎了。对不起。你懂的。”是,我懂。我们一家人,走到现在,真的好幸运好幸福,看着太多变化的这个世界,真是很感激有这个家,有这些家人。很想打电话过去,发一通脾气,像以前一样,过几分钟,对方妥协,其实,不是妥协,是在宽容,我知道。只是,这一次,那个童鞋,你很累吧,很痛吧,怎么办,这样的时候,并不能像以前那样,坐在你旁边看着你,等着你痊愈了。我知道,并不是像你说的怕影响我们,是你没有力气去忍着眼泪照顾我们了。好吧。最近,阳光很好呢,快快好起来呢。

呐。我还是个哭鬼。

做了一个,很狗血,醒来后,听说林子也被一个梦缠着呀缠着。好吧,林子说,会去庙里求个符。恩。应该的。把那些欺负我们,缠着我们的小鬼全部赶走。我一直挂念的小女孩在2009年03月04号大声的告诉我:“我保护你”。恩。我并不煽情,是真的想让你保护我。

呐。不得不承认,我仍然念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