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梁山随想

2011-08-20 16:18 | 作者:三峡诗雨 | 散文吧首发

高梁山,又名菩萨顶,高粱耸翠是古时梁山八景之一。据梁平县志记载,梁平县名乃取高梁山下的平坝之意,因此高梁山可以说是梁平的象征了。

在我的印象中,对高梁山的认识仅仅局限于东山林场农家乐和菩萨顶雷达部队驻地。

刚刚过了立,我有幸与四十几位驴友一起,冒了初夏的酷热,从东明湖傍边,穿越肖担沟的密林,沿着荆棘丛生的羊肠小道,登上了高梁山的主峰,投入了高梁山翠绿的怀抱,与高梁山有了第一次深情的接触。

上得主峰,驴友们分撒在密林中寻找最佳位置,悬挂吊床。我是刚刚买了吊床,还从未使用过,拿着吊床的系绳,不知所措。“黄金万两”和“冰川”,忙前忙后,一会儿就帮我挂好了吊床,看着他们满脸的汗珠,感激之情溢满胸间。

虽是初夏时节,但由于山高林密,山上季节相对要迟缓一些。我在林间漫步,欣赏着高梁山的无边色,火红的杜鹃一簇簇夸张的在林间怒放,一些无名小花,像一粒粒色彩斑斓的钻石撒在林间的草丛中,争先恐后的露出自己的笑脸,又像碧天里的星星在深邃的星空中不甘寂寞地眨着眼睛。几只金色的蜜蜂扇动着透明的翅膀,在花丛中上下翻飞,在花间嘻戏、撒欢。漫山遍野的松树像利剑刺向蔚蓝的天空,斑驳的苍苔依附在粗大的树身上,似拂在诉说自己寂寞的身世。山风顺着垭口,习习吹过,时急时徐,松针随风飞舞,纷纷而下,像像雾。“布谷、布谷……”,偶尔传来的一两声鸣,在寂静的山林里缭绕,回荡,鸟鸣山更幽。

走在宁静的山间小路,高梁山那脱净尘埃的秀逸,优美,镶嵌在这浓的化不开的绿意中,不期然的掩入了我的心灵,在这宁静的大自然中,你什么都可以不想,什么都可以不做,放下工作的压力,忘掉生活的烦恼,放松身心,或歌或舞,高梁山就像一条温存的臂膀,搂着你,揉着你,为你舒缓工作的压力,消除生活的烦恼。

我在心中自责我的疏忽,自责我对高梁山的漠视。高梁山,多少次我从你的身边走过,多少次我曾仰望你伟岸的身躯,但我从未像今天这样走进你的心扉,投入你博大的胸怀,深情地了解你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兄弟好啊,五魁首啊”远处传来驴友们猜拳行令的吆喝声,叫好声,猜拳声,笑声,此起彼伏,带着欢乐在林间回响。人生几何,对酒当歌,驴友们走时为兄弟,歇时便行乐,把酒凌风,豪情上九霄。无勾心斗角之龌龊,存互帮互助之风尚。

夕阳西下,高梁山像墨泼的山形,衬出轻柔的暝色,密稠稠,七分鹅黄,三分橘绿,那妙意只可去春的边缘捕捉。站在下山的垭口上,瞭望归途,肖担沟的层层梯田如一幅传神的春意图展现在眼前,辛勤的农人在夕阳的余晖里,播下着希望的种子,栽种对秋的期冀,远处的农舍掩映在金色的霞光里,佳荫处有农舍,有农舍处便有佳荫。站在佳荫,眺望远方,梁平县城在眼前次第展开,远处紫气升腾,霞光漫天,回首高梁山,我摘下头顶的帽子,挥一挥手,向高梁山道别,迎着风,向着霞光万丈的县城走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