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笺繁华。许我一生流浪

2011-08-18 15:55 | 作者:落笑『凭轩』 | 散文吧首发

挥手作别首的心情,背影零乱,风吹褶了记忆

——题记

旋律响彻的天明,红花滴露。是否我们一个不寐的突然,可以描绘出一场清晰的深情素胚。思量落定的顾北,请再一次允许我的盛装苍桑浪迹天涯

如果回忆只剩扉笑无言的倦怠,满地残红,请容许我用落叶的秋凉憧憬一处蝶衣裳舞的恋;如果记忆只遗留月白风高的寂静,繁华过夕,请放纵我执微凉之手挥毫一纸唐突的落笔;如果回忆还可以冰凉透彻到开出冰,请允许我点墨伤残败迹,忧伤肆意,我无望的寒含香枕。如果记忆已经不能私藏一个某某的微笑,请忽视我曾倔强的勇敢,容许我单寄尺素凭空思念天涯沦落。

各自散场,你轻装的消失,我还想你们给我一个假装的佣抱,在未来的未来还能感受这烙印成美丽的温暖。我说我不够勇敢,不够勇敢,不够勇敢。

你走了太匆忙,未来的及唱首〈老男孩〉,勉怀我们曾炙热到忧伤的继歌卖醉的蓝颜往事,纪念那年天遥不可及的想。

你走的太安静,还没有认真端祥你的容颜,胡须乱了、指甲长了、豆豆多了。是否三年以后你我各栖枝木,遇见,转首冷漠。你的背影依旧熟悉而陌生你的脸花了记忆从长。

你走的太慌张,我无处安置别绪离思,信手占卜,为三杯两盏淡酒的感情何去何从,圆一个慌言,从此我不在是自甘堕落,一味逃避的落笑凭轩。。

即将轮到我一个人远走福州,你从容的微笑曾多自在的清晰,翻开今记忆的模糊,依旧放不下自以为是的感情,没有开始缠绵就已经枯萎,美丽是风折的施舍,给不了步附影对的暧昧,就让我一个人在红阑珊中浮放伤足。伪善、伪善,我南郭开轩的记忆零碎了满地的慌乱,我的爱怜何等的歉悲,多余的望别,茫然消逝。拉线的某某还希籍你的一个小小的拥抱,让在这忧伤的明媚盛夏不再感到心寒。看不清眼眶湿润谁许谁幸福的深情,读不懂七心玲珑一瓣一华年的相思,猜不透执手倒影天涯亦海角的双憩。谁来拯救一场茫然失措的决别,在你勇敢还续的早晨,能够挽回懦弱的步伐,然后拉住你的手,我们相爱吧!爱情是不属于我的沉默,最终安静没有痕迹的流逝……

有些话,有些浪漫的给予,有些言之欲止望而退却的境地。总那么轻易地想和某某分享,结局的人却狼狈的退缩,手缝的勇敢,不经世事就破了毫无挽留的余地。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明午一点的火车,从此浪迹他乡,没有枕首不寐风落初台的2717,你回味的口吻,一段段苍白美丽的往事,三年的重影迭迤,都写在一件白衬衫上,落款:某某。没有书香逸迂博文轻叹的楼榭,我用诗人的意境给一场暂到心痛的思念,着抚上灰色的心情,在你血液还如此炙热的时候,转身离去,相思不再是我独钟的自悲,幻化飞扬,散场凄刻成我一生的爱相随;也没有了宾朋满座倚窗吹凉的27路公交车,记忆着落的边缘已经开出了狼狈,你们都踏上幸福的旅途,而我依旧是折了翅膀的天使,在人间找不到天堂的路。

华丽一场场的无心思恒的记忆,疲惫一处处怀念深沉的转身,望别一习习朝风暮雨的柳亭;已然是十年踪迹,十年心。夏雨淋漓的对望,风停了,雨落了,我、她都触影的雨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