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亲娘的口头禅

2011-08-15 15:22 | 作者:海尔罕 | 散文吧首发

丈母娘湘南祁东县猴子冲人,在武汉生活接近六十年,怎么说她也算是个老武汉了。可她湘音不正,汉味未成,道出来的话儿甚是难懂。做她的幺女婿二十年有八,只是近些年我对她的南腔北调才有了真切地领悟。

与她小女儿相识时,她是不怎么满意的。按照她的思维,自己好不容易从遥远的农村来到偌大的城市,女儿起码得嫁个像样的人。

上门娶亲的那一天,她的情和泪如同暴一般倾泻。我斗着胆挪到她的面前:“您家莫哭啥,香嫁给我只会更幸福,又不是去遭罪!”。打那以后,她开始改变了对我的认知,亲近中还有那么一点敬畏。到后来,好多话她不去与亲生儿女们说,很乐意对着我这个女婿絮叨。

慢慢地,腰酸背痛的,她呼着我陪她看医生,似乎我对她才有那份真诚;家长里的,她很放心让我去操持,感觉我不是外人。她没有进过学堂,却特能唠叨,至于内容除了家人,左邻右舍是听不懂的。有那么几句乡音渗着汉调、几乎是冲着我的口头禅,叨了快三十年,让我慢慢地有了感觉,越听越亲切。

“过久来啰?”。每次为我开门,她眸子里总是扬溢着幸福地说着这句话。那意思只有两层,其一是“你怎么隔这么久才来啊?!”,我和她幺姑娘都是上班族,只有周末才得空闲,也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去她那里了,至少呆上个半天。二则是“你以后哇,是不是天天来咧?!”,那表情,半是责备,满是期待与期望;。

“有么事嘛?”,这句话是在我们遇忙给她打电话时必问的,要说,我们那会找她有什么事咧!这是她特有的表达方式,。她对我们除了牵挂,就是念叨,担心女儿女婿头痛脑热的、生怕我与她女儿有了摩擦。当然,她更害怕我不去她家,潜意思是:你不来我好担心,看一眼心里就踏实。

“恰了冇,哈?”是句很湖南的话,湘音里“恰”是吃的意思,整句话意翻译过来就是“吃饭了没有?”,不论我去她那儿是上午还是下午或是晚上,是饭前、饭当还是饭后,她都统统这么说。逢去她都差自己的儿女去买些她认为我喜欢吃的菜,生怕我饿着了,生怕我不吃她的饭,包括她掖掖藏藏的水果、零食。这份,除了母亲的本能,就是深深纯纯的母爱,经常弄得我的那些姨姐、舅弟们醋气熏天。

“回克搞么事啊?”,每次去探望她,我们都是很慎重地向她申请回还,而每次我都担惊受怕、无语着她问的这句话。难道我就不能回家吗?其实她的意思不是不让我回家,而是想让我在她身边多坐那么一会儿,多吃点她私舍的小吃,多和她唠唠有盐无油的那些话。她很清楚,一别一周,一周才能拉上一次话。

“明天来哈?”,拧开她家厚重的防盗门的那一刻,她铁定要说这句话。不论明天是周日,还是周一,她必须用她的真诚,她的真爱送上一番暖意,对她而言,那是份牵肠挂肚期盼,是一份甜蜜的守望。当我回首五楼的窗台,总能你发现她切切的瞅着楼下,那摸样不像是送客,更像是迎接亲人的归来。

八月仲秋,丈母娘就要迈入八十五岁超高龄了。近来,她的神形大不如从前,偶尔还犯些糊涂。我开始担心属于她,也属于我的几个口头禅,有朝一日突然停了下来。那将是怎样一种辛酸,怎样一种失望哟?!(2011年6月24日下午至深雨中的情牵)

方言注释:

①。老亲娘:武汉人对岳母、丈母娘、妻母的称呼。很亲切,很直白,很上口。

②。幺:武汉里话指代最小的女儿或者儿子,也有小的意思。

③。冇:没有之意。两湖人都爱用。

④。恰:湖南话,吃、喝的意思。恰饭、恰酒,恰得个昏天黑地。

⑤。回克:武汉话,通回去、回家之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