眸子里,那一汪清泉

2011-08-08 12:08 | 作者:夏晗蔓 | 散文吧首发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致橡树》

可我只是一朵鸢尾花一样纤柔的女子,不像木棉花就连花瓣落地那声音还不绝于耳,仿若无懈于所有尘世繁华。你的怜取,终究博得了我倾香一醉,启开我久锁的心门。

然我只会漫山遍野寻找那叫玛格丽特的花,然后一瓣一瓣掰下,你,你不爱,你爱,你不爱……庆幸我最终未曾得到一株,不能预测那未知的结果。又愁黛玉的病渐渐侵蚀着我,多疑,忧愁,爱哭。

——前言

【不羡鸳鸯不羡仙】

眼里饱含着迷离的泪水泪光仿佛闪烁着你的倒影,视线却又那么模糊,泪滴缓缓洒落,不曾止住脚步,脸庞印满它的足迹,仿若将要浇灌大片红豆园。你是否有见我,泪眼婆娑,独自一人守望着麦田?期盼的眼神,你是否读懂,那是在等待着你的出现?

你的前世不是神瑛侍者,而我也不是绛珠仙子;我们更没有西方灵河岸边三生石畔那段奇缘,今生,我眸子里,那一汪清泉却只向你流。

【心之所向你自知】

有人说,大凡女子都是水性杨花。我生命里出现如此想法的人如沙漠里粒粒沙子。他们人云亦云,他们说我也有杨花心性。我无力争辩,一个柔弱女子,没有顶天立地之能,也无惊天魄地之语。我只是沉默沉默,即使被调侃成故作矜持。我的心还是自由的,没有人能左右,暗暗对他们说,你们读不懂我,不要紧;你们看不透我,也不要紧;你们猜不到我的心思,更不要紧。万千世界,只觅一个,终究寻得,风度翩翩的你。你窥出了我他们无法识得的杨花水性。

【缠绵悱恻窃窃语】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我的柔情融化你冰冷的心,你的关怀解开我紧扣的门。两情相悦,你侬我侬;相互惦念,地老天荒。我叮咛,无论走到哪里,记得带上我。你嘱咐,抓紧牵你的手,才不会在归家的路迷失了方向。

【深情缱绻暖暖意】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海誓山盟言犹耳,热泪盈眶笑如花。为我在黑点亮烛火的你,是一生的守候。天长地久终茫茫,无奢望。长相厮守在今生,倍珍惜。

【痴痴情愫阅不尽】

炎炎日,愁绪万千,相思无尽,赶走七月,忧迎月八。轻推窗门,送走一缕带着我问候的呼吸。抬头仰望天空,微微湛蓝湛蓝,伸手张开指缝,束束光芒透过缝隙直射眼中,灼烧得涩涩地疼,眼里镶嵌着晶莹的光亮,依旧逞强,保持着姿势。一份执着是否能穿透时光,到达未知的世界里,去搜寻你的身影,去聆听你的呢喃,回到你温暖怀抱,轻轻倚靠你臂弯。

【眷眷离愁数不清】

夏夜半,月未央。光如水般涌到书桌旁。难以入眠,借着微弱的灯光读那宋词里所隐含的一则则演绎离别故事。缓缓起身,朦胧的月色笼罩着整个黑夜,偶尔一两颗零星作伴。广袤无尽的苍穹,席卷了白天的笙嚣,整座城都已入睡。盯着神秘的星空,一如你的脸庞,我的心开始躁动不安。微带寒意的凉风轻抚着我,静静地听取风的声音,泪花在眼眸中逐渐绽放开来……

【泪洒一蓑相思

天上乌云密布,路上行人匆匆。天空一下子变了脸,阴郁得让人不觉毛骨悚然。霎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我关紧窗门,拉好帘卷,犹如一个受惊的小孩,躲到一角,闭上眼睛,捂住耳朵。一直都很顺很乖,缘何还怕这雷声。窗外雨哗哗地下,屋内水帘般的泪滴恣意飘洒。瞬间,对你的思念如潮水袭卷而来,你可否明白,你伞边掉落的串串雨滴即是我对你的丝丝想念

【心经一场风花

夏季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片片云朵渐渐散开,绽放了一张笑腼如花的脸,天空更加明朗。不远处的树木经过雨水的洗刷更加郁郁葱葱。绿树浓荫,语呢喃,不禁又平添一番忧愁。我的栖息之地又在哪里?雨停泪不止,它偷偷地从眼角划过日渐消瘦的脸。

我的眸子里,有一汪清泉,泉水有时甘又甜,有时苦又咸,等着你,品尝它所蕴含的味道。

——后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