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小可爱

2011-08-05 15:58 | 作者:幸福像花儿 | 散文吧首发

窗外,势见长,稀哩哗啦地倾泄而下,天空越发暗淡。远处,云烟腾腾,树木、房屋,全笼上一层或浓或淡的轻纱,这样的天,让我不禁又担忧起那个小可来……

(一)失踪

她是我前不久(一场大雨后的傍晚)收留的小猫咪,全身白,只脑袋正中有一簇硬币大小的灰色。就是这只我对她百般呵护的小可爱,却离奇地失踪了,就在昨个傍晚时分。雨渐停,我像往常一样隔一小会儿就会去院前的车屋看猫咪,可是明明之前还端睡在笤帚旁的,却任我怎么唤,愣是没声!院内,花丛中,辣椒叶下,墙角旮旯处被我寻遍了都!

今个一早,我正在院中水笼头处清洗着一只刚杀完后的大公鸡身上的细毛。只听屋外,不时有“喵喵”的叫声,便丢下手中的鸡,跑出去,来回水泥路上巡视,“咪!咪!”地唤着,没有!

小猫咪去哪儿了呢?昨个一下午,我家院门一直都是反锁着的,没人出去呀!会不会被附近的那只可恶的老黄猫“害”了呢?要不然,它是不会一个人出去溜达的。这些天里,它很聪明,生怕我把它给扔了似的,一步也不离院门。每天清早,晾衣服,扫院子时,都有它顽皮的身影:在你腿前蹦来窜去,一会儿戏戏花草,一会儿巴在老公球鞋上两只小前爪儿不停地拨弄着鞋带,一会儿又在平坦的水泥地上打滚……有一天,我看它把我车屋门边的那一盆不知名的绿色植物给践踏得不成样,就装作生气状把它轻轻丢在了院外。院门关上后,它呢,小脑袋直往门与墙间的缝隙中钻,爪子也不断地向上爬着,可终因巴不住而屡屡摔下,喵喵喵地哀求着……

哎,现在鸡全弄好了,我再去楼后的田间转一圈吧,四处张望,仍一无所获!这都一加一上午过去了,外面的雨仍像收留它那会儿一样,滴嗒个不停,猫咪,你去了哪里,会否又被雨淋得一副可怜兮兮样儿呢?

(二)怜悯

记得它刚来我家那天的情景:

刚放假第二天,从学校加班回来,听院门前有“喵——”一声,两声。我循声瞧着,呀,只见门前,谁家停着的一辆农用拖拉机车厢底下,两只几乎完全一样的纯白小猫咪,只巴掌大小的身躯。可怜的家伙,这又是谁把它俩扔在了这儿。不免又让我想起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小猫被扔在屋后田边的杂草丛中,曾经的我总有想把它们带回来的冲动,可是这些猫崽们充满了对人的恐惧,不让我接近,最终只能是在家中准备一些饭菜,搁在塑料袋中,展放在猫所活动的范围内,一到夜晚,“喵-喵-喵-”凄怜地哀号,让人听着很是怜悯。直到某一天,声音消失怠尽——

这两个小家伙中的一个,还不错,当我回来拨点小黄鱼汤拌饭递至不远处时,它就真的朝我这个方向蹒跚着走来。我摸了摸它,它仍会一声两声地叫着。那会儿雨势要来了,可是,吃完后的它俩呢,却又攀到了拖拉机底部的铁架上蹲着了,我只得关上了院门。

啊,雨真是说来就来,豆大的雨点啪啪啪地敲击着大地。随后,倾盆而下,哗哗哗,嗒嗒嗒,唱起了交响曲!此时,仍能听到那两只猫的凄楚的哀叫,直到傍晚,雨大概是唱得累了,高音渐失,但缠绵的低音并不曾减,雨丝潇潇洒洒!

我乘着雨小了,打开院门出来透透气,邻居阿姨家门前,呀,刚上午看时还是白白的猫咪,如今却成了落汤鸡,身上的绒毛全被打湿了,巴在瘦小而又圆鼓的身躯上。“这可怜的家伙!”“是滴哎,也没人要。我刚刚倒了一些剩饭剩菜,”邻居阿姨也在门口。“难怪小肚子鼓鼓的!”

雨又开始加快了脚步,人站在外面都觉得凉叟叟的,看看外面,也没个藏身之处,冻个一晚两晚,这两个家伙可要更悲惨啦!

(三)收留

我回房试探正看电视的老公:“外面有两只小白猫,我想收留它们。”“啊,还两只呀,不行!你大概又忘了……”我怎么会忘?那是几年前的事了,那年的暑假,我与老公先后被猫咬过,两个人先后去医院,一连打了好几次针,分什么一、四,七几个月一次。

我没作声,就冒雨出去了,看着它俩那老鼠般的模样,不自觉地抓起来,放进了我家院内的车屋中了。一开始还不停地转头叫着,(进了一个新环境,大概不太适应吧?)瘦弱的身躯颤抖着,不久便开始用舌头舔起自己那脏乎乎、水淋淋的小脚与身体。

又回房,“我还是把它俩给带回来了,我就在想,天地之大,难不成容不下这两只小猫崽?”老公笑了:“你收留就收留吧!”我听了喜悦溢满脸颊:“老公,好爱你哦!”我又开始担心起来,“这俩家伙,吃住是不成问题,可就怕那只大黄猫会来咬它们,听隔壁阿姨曾经说过,公猫会咬别的小猫,甚至还把它给吃掉。那怎么办,别到时候好心反倒害了这俩家伙。”老公没作答,正看着他的中央五套呢,我呢,真是好烦神的主儿——

(四)照料

傍晚,又亲自送点中午剩的鱼杂碎,它俩喵呜喵呜地,一只小寿碗,正好容下它两小脑袋,还不争不抢,蛮有规矩!呵,好像知道有个容身之处了,它俩吃饱后,开始自娱自乐起来,分别用小前爪拨起对方的尾巴来。

好了,让它们玩去吧。哎,回来后的我,浑身都像是有虱子似的,挠得我四处都有点状的小红疱。

“喵-喵-”呀,第二天一大早做着清的我被这声音给扰醒。这两家伙起得还真够早的。赶紧去看看!它俩经过一夜的时间,原先那湿淋淋的毛,现在全干了,身上也白净了些许。

这么早,哪有什么吃的呢,我都打算下点面条给它俩当早餐,可想到有牛肉味的小饼干,还是暂时让它俩先垫垫肚子,等中午再说吧。我撕开,把薄片揪碎了一丁丁丢在地上,只见它俩“呜呜”地吃着,一夜过来,就饿成了这样哩。

我在一旁端详着它俩那吃相,哈,难怪昨晚接触过它俩后的我全身作痒呢!你看,这白色的细毛间,一颗颗米粒大小,黑乎乎、亮晶晶的,那不是虱子么,啊,在小猫身上自由的游走着。

除虱运动现在开始!

我先后拿起灭蚊净,给整个小屋喷了起来。可是没能起什么效果,便又找来饮水机的长方体纸盒,把小猫们放进去,对着里边喷了三四次,赶紧把上边的盖给盖上,两个家伙不停地在里边叫着。知道你俩难受,忍忍就好了,出来后就舒服了,没虱子咬你们了。

第二天午饭后的我,舀了点鸡汤,放了一小勺饭,又夹了块鸡头,用筷子把肉剔了出来,撕成一缕缕的,拌拌,送去时,它俩正在睡觉,闻到香味便跑来,“哇呜哇呜”……这正是“糠箩调米箩”!

吃完后的它俩洗完脸后,开始拿靠墙边的笤帚当树攀援了起来,一会儿工夫,两个小家伙,不哭也不闹,舒适地依偎在一起,正做着甜美的之梦……

(五)后记

猫咪呀,你去哪儿了呢?(注:其中的一只,就在第三天吧,被我一亲戚带回了她家。)

失踪没两天后的一个傍晚,我路过前面一家后门,偶听“喵”一声,转头一瞥,一只白色的小身影在这家前门边悠然而过,哈!你没死就好!在他家呆着也好,省得我还时常烦恼,过些日子出去玩个多天你怎么办?我的小猫咪,愿你过得舒心哟!呵呵,经过我十多天的照料,如今的她全身都干净之极,不烦没人要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