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山花烂漫时

2011-08-05 12:09 | 作者:华丽的木偶 | 散文吧首发

他对她说;待到山花烂漫时,我就娶你为妻。

野百合也有天,幸福快乐的开放在山野间。那一片烂漫的野地里啊,就是我们的新房。你将成为我的女人,我就成为了你的男人。一次牵手,终身相守。

——————-题记

三月清晨,我掬一捧清泉,洗我清瘦脸庞。寻一条阡陌的山路,登临那一片山花烂漫的谷。一路上的流泉叮咚宛如琴瑟的天籁,偶尔一两朵野百合开在草丛里,带着露珠探出洁白的容颜。一轮朝阳斜斜的挂在山顶的树梢,透过婆娑的叶,洒一地斑驳的影。儿在欢快的鸣叫,跳跃与我头顶的枝蔓,一只掉落的羽,飘落我的眼前。我愉悦的心突然感到了莫名的疼痛,让我想起了一位化作布谷鸟的凄美的女子,想起在也没有回家的王刚哥………

其实关于布谷鸟还有另一个传说;王刚有一个弟弟叫博古,他的继母想害死王刚,炒熟了黄豆叫王刚与博古去播谷山种豆,谁的豆出苗了谁就赶快回家。博古路上闻到王刚袋子里豆种的香味就与他换了炒熟的黄豆。王刚的豆苗很快出苗了。博古的豆一直也没能出苗,他望着王刚的背影,高声地喊:“王刚哥,等着我,豆苗出,同下坡。王刚哥,等着我……”

后来张氏来到山披上,看见那块大石头上站着一只漂亮的鸟,悲凉地不停叫着:“刚哥刚哥,等着等着,刚哥刚哥,等着等着。”那鸟看见张氏,叫得更凄惨了:“光种不出,害我博古,害我博古,光种不出。”

每每想到这些,想到布谷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啼泣,以至于口流鲜血。我就感到玫瑰花的艳丽是那样的刺痛我的眼睛仰或打满补丁的心。情,是那么的凄美,亲情,是那么的现实,家庭是一个在风中随时会倾覆的危巢。漂泊里,我找不到一个可以停靠的地方,寄放我不安的灵魂

我只是想,爱情在幻灭的时候,爱情不灭的精魂竟能幻化成一种痴情的鸟儿,忠贞不渝年复一年地倾诉着心中的那份永不磨灭的情感。是否会让我悲苦的心不会感到那么的沧桑。是谁的家成了暂住的旅馆,漂泊的生活成为了迁徙的候鸟,振翅的羽孤单的飞翔于冰蓝的长空,远方那么远,看不到尽头。油然,从心里升起对生命的敬畏和对生活的恐惧。在你飞过的时候,也许会偶遇一只比翼双飞的鸟,但终究都会远离。爱情,在生命的长河里,渺小的像一滴水,你放他在海里就永远消失了,你放他上岸,他就枯竭了去。爱情是要我们有一颗敬畏的心,在爱情的面前,我们低头。在你爱的人面前,我们也要低头,不是因为我们卑微了我们的自尊,而是爱情需要我们低头来浇水,弯腰来耕耘。

当他对她说;“待到山花烂漫时,我就娶你为妻。野百合也有春天,幸福,快乐的开放在山野间。那一片烂漫的野地里啊,就是我们的新房。你将成为我的女人,我就成为了你的男人。一次牵手,终身相守。”

这是像山像海一样的誓言啊!可惜了,我们常常被名利与世俗的枷锁囚禁的太久,我们忘记了我们活着的根源————幸福。

当你放手你也许就放走了你最珍贵的东西,错过了,一辈子,你再也找不回来。

蹉跎里,错过了。

待到山花烂漫时,等待到底有多远,远方有多远?我们在等待里错过了眼前的爱情。我们无法掌握远方到底有多远,最后,我们把爱情败给了距离。我们听见了布谷鸟泣血的哀鸣;声声婉婉廷廷,凄凄惨惨楚楚,悲悲恨恨绵绵;纷纷扰扰缠缠;霓虹灯下有血泪,繁华落尽,醒,是谁在梦呓,惊醒了一颗麻木的心?又有谁那一针一线,就一豆的孤灯,为你的心打上补丁?白天那么喧嚣,晚,人们还在折腾,没有谁了,真的没有谁在关心你了。孤独,我们的心都是孤独的,但我们不敢让那种感情过来,于是我们开始,折腾夜。

我们的内心都是孤独的,只是被我们用微笑伪装了去。

我回来,站在山脚下,看见有农户的炊烟袅袅,我心宁静而喜悦。我看到了爱情,褪尽铅华,恢复她烂漫的纯净

我饮一捧山脚下的清泉,懐着一颗感恩的心,思量一饮一啄的缘分;清泉啊,我要不饮你入口,你又怎么走进我的内心,清泉啊,我不捧你洗我清瘦脸庞,你又怎有啄我脸庞的机会。你错过了我,你会一转身,远去,你知道远方有多远;

到底远方有多远,你问我,我又去问谁?

HZW,2011。8。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