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3 09:16 | 作者:宇宙幽灵 | 散文吧首发

踏着坚实底步子,在需要的季节

肩负沉重的铁铧,在这块瘠薄的地上

用汗水和心血,无数次,忘我拉犁

寒冷的天,任冰洌的泥水浸泡双腿

前行冲冲,主人却嫌太慢太慢

厉声吼叫,竹鞭猛落,周身血迹

炎热地盛,任骄阳晒裂无遮的肌肤

拼尽老力,主人却说太笨太缓

竹鞭再抖,臭汗和着血,淋落黄土壤里

几把干涩的稻草,一盆无味的清水

也成了这生,最奢侈的贪图与享受

休憩在几根木条和茅草搭建的漏棚

也就是这辈子,难得的舒坦和安逸

当无情的岁月,流去了年轻时光

当常年的辛劳,耗尽了毕生的精力

再也不能拉铧耕耘的老残之躯

得不到掩埋尸骨的巴掌大块土地

等待的,是无情的抛弃,还盼着

卖个好的价钱,等待着屠刀的降临

把身上仅剩的瘦肉,和这张老茧皮囊

都奉献给那些,高尚的主宰,贪婪的嘴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