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天我会看见那片海

2011-08-02 13:40 | 作者:若微尘 | 散文吧首发

莫名其妙的想起老哥曾经问过我的一句话,他问的是爸和男朋友只有一个获生的机会,我会选择谁。这个问题已经老掉牙到可以让我太爷爷听了,但是,我还是正色回答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知道。我说,我会选择老爸。我说了一个更俗套的理由,因为爸爸只有一个,而男朋友我想有几个就有几个。或许会和老爸闹闹脾气,或许老让老爸生气,但事实上,我最最的人除了他没有谁。这几天一直没睡好。因为我这内存220兆的脑袋里装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有些我都无法用语言来述说。我想我如果不写一点东西的话可能会被这个世界玩得疯掉。所以还是想写点什么。是的,我承认我在纠结,有可能我还在吃醋。可是我晓得这醋我吃不得。可是我还是不舒服,他不是我爱的人,我也不是他爱的人,可是我就是不明白我吃的是哪门子的醋了。很多人说我痴情,其实我不是,我只有在特别特别特殊的时刻才会想起自己最初的爱恋,现在于我,只有客气和疏离。这条路上,我走的并不彻底。或许不管爱不爱,都是成为了过去,我习惯了。我说他们关系那么好,而我不知道怎样逃。小人说他们关系好,你何苦要逃。

现在想想也是,那天进了她空间,我就在想,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他和她有那么多的过往,有那么多的甜言。原来带给我感动的他也带给她更多的感动,我的确没有资格成为那个唯一。他对我的好只是因为他的好。不是因为我本人吧。偶然经过我们曾经一起到过的地方,就会想起很多关于他的回忆,在身边的人就是在身边,记得我们上次在超市,笑料百出,我说他是做贼(心虚)那句话没说完我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忘了接下来是什么,笑的肚子真的痛了,因为他的反应。忘不了那天我纯美的裙摆,他额上的晶莹汗珠。他是第一个陪我过生日的男生。第一个送我生日礼物的男生。可能自己是太感动了。现在把窝在心里憋得难受的话说出来感觉很坦然。遥想那一天也没有多久,差不多3个月以前,他一把抱起我,忽然现在特别怀念那个时候,怀念他的温度,怀念他的搞坏。只是我知道即使时光在这么倒流都回不到那个时候,怪自己不好。我认了。把那颗玻璃球放在自己的怀抱里入睡有点点睡不安稳,真的,境里都是不安。我知道我在害怕什么,我在害怕玻璃的易碎。睹物思人吧!但我还是想说,十七岁的年华里遇见他,真好。如果这天地最终会消失,不想一路走来珍惜的回忆没有他。只是我知道不管那个人是谁,是他的初恋还是lq都不会是我。我应该站对自己的位置,马虎不得。原谅我是个矫情的女子,只能借用好朋友的身份祝福他。

谈点其他的好了,谈到爱情,我觉得我有点脆弱的不像话。呵呵,这个暑假真是把我够折腾的,参加了一次葬礼,心情是很沉重的,虽然去世的那个人是我带点亲戚关系的哥哥,因为没有很熟悉我没有像我想象中的大哭,只是掉了眼泪而已。只是他的家人真的让我好心酸。我抱住他的妻子,告诉她,一定要好好活。紧紧的抱住她,除此之外,我觉得语言好无力。我想人真的要坚强些,那些错失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自己家人健康的好好活着,什么都不重要了。有点恰巧的是居然碰到了子璿哥哥。更没想到他按辈分居然是我的叔叔呢。先前让大大哥哥认出我,我都惊讶的不得了。这个世界那么大,可又那么小。

有个朋友说,林霞,你在乎的东西在乎的人太多了,这样太累了。是吗?可能吧,那好吧,我以后学着那样的洒脱,学着不再疯狂的大哭大叫,学着稍微文静些。学着矜持。我可以装作什么都无所谓的,既然要学着不在乎,那么好啊,我就不在乎好了。只是到目前为止的自己,一直都是需要很多温暖女孩,很多很多很多。喜欢那句话“失望到极致,也便坚强到极致。”独木舟告诉我们,成为黑暗中的光,是我们的本质。我一直在寻找,我在想,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地成为理想中的自己,那个考试永远不会失利的我,那个永远不会被困难打倒的我。那个可以一直坚强到没有眼泪的我。那个可以面对所有都可以淡然微笑的我。

一直有个愿望,希望有天能北上去看海。我知道,迟早会有那么一天,无论我是一个人去的,还是两人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