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草原来

2011-08-02 11:01 | 作者:西云 | 散文吧首发

拿起笔来,心中惶恐。痴迷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句。去草原,就成了我心心念念的愿望,并时刻为这个想的实现而祈祷。当幸运之神真的降临,那份欣喜痴狂不言而喻。托朋友的福,带着激动向往的心,随朋友信马悠悠行驶在千里之外的自驾游旅途。俗话说:闻景不见景,见景最伤心。往往传说中的美好与现实落差太大,自然惆怅失落。可我们到了草原,我无语,知道错了。

从不着一丝纤尘的清新空气,那份明朗清爽,已经让人沉醉心仪了。草原的美,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既使用世上最华丽的词藻堆砌都显苍白。何况我这拙笔一支,更没有妙语生花的本事。恐伤害了草原这人间的美丽天堂,但又想给自己一份交代……

汽车驶入内蒙境内,最先令我关注的,是那蓝蓝的天空,天空漂浮的洁白的云朵。从前拽词说:看风云变幻,云舒云卷,此时才有了深刻体会。草原的云,真就像神奇的魔法师,能凝聚成立体感超强的各种实物。刚才还是由云汇集的高山、峡谷,一会儿变成了圣诞老人背着礼物,手里还牵着像麒麟兽似的动物;一会儿又变成似玫瑰的花朵或高大的蘑菇云。可以说变化多姿,你意想不到的东西,随时会映入你的眼帘,令你目不暇接,叹为观止。

想象中的草原,都是一马平川的草地,那里鲜花遍地,落英缤纷,芳草萋萋,蝴蝶翩翩起舞。到了才知道,草原既有幅员辽阔的草地,又有丘陵山谷,呈现出参差错落的美。但唯一相同的,是那青青碧草,犹如美发师修剪过一般整齐,把满眼的绿波铺向天边。

当我真地站在茫茫的草地,沁人心脾透彻清爽地是艾草的清香。感觉天大地大,天地相连的尽头就像圆圆的蒙古包笼盖四野,而我竟是那样渺小,渺小的如一粒尘埃。在寂静的晚,听远处蒙古包内欢乐的歌舞,仰望蔚蓝的星空,寻找银河两岸牛郎星和织女星的踪迹,不知“七夕”将至,喜鹊儿是否到来?很久了,住在钢筋水泥筑成的楼房里,人间的灯火黯淡了群星的闪烁,也忘记了阴晴圆缺的转换。

清晨的草原,株株碧草的叶尖顶着粒粒露珠,在晨曦中闪着晶莹的光芒。远处升起的白烟,令芳草地浸没在氤氲里,那是由无数露珠汇集折射阳光形成的奇观,如梦似幻……坐在牧民的蒙古包里,感受不同的浓浓的民族风情。看远处牛羊在蓝天白云下,悠闲地吃草、玩耍,不免羡慕它们,能在没有任何污染的草原度过一生,也是造化吧。

途中遇到一片花海,大家喜不自禁,赶快下车扑向花的怀抱中。“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古人描述的胜景真的在眼前出现,我有些迷茫了,觉得那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而已。形态各异的花朵,绽放出迷人的色彩。摄影师坦言:我不知道该如何取景了!是啊,处处皆景,又怎么会找到角度呢?我更是不知怎样表达心中的欣喜,只好唱道:我美了美了美了,醉了醉了醉了……游客有的激动地要哭了。大家说快离开吧,离开这迷人的花海,少一些对花草的伤害。是的,我们不忍再伤害,只在沿途去欣赏赞叹大自然的神奇和施舍。

返程的路上,一群牛在路的两旁悠闲地吃草,我们慢慢地驶近它们,发现有一只花牛在路上休息,到了跟前,朋友把车停下,玩笑地对它说:你看看,你也不把鼻子上的苍蝇弄干净?谁知路旁一只肥壮的牛发起脾气,冲我们高一声低一声的吼起来。那意思快点离开,这是我的地盘。看它牛气冲天的样子,真的吓到我们了,如若不快走,它会冲上来拼命地。牛的表情既觉得有趣,又有些感动,它在尽自己的责任保护家族的安全。

一首歌里唱到:草原在哪里?草原在我的目光里;草原在我的心里;草原在我的生命里;草原在我的梦里。今天在一起,明天要别离!是啊,即使不舍也得舍,既然注定要别离,买一束永不凋落的干支梅,我把草原带回了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