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孩子们的那些事儿(四)

2011-07-26 22:29 | 作者:幸福像花儿 | 散文吧首发

今天,全校唯有我们毕业在即的三个班在上课,也是这些个孩子小学阶段的最后一个上课日。

一大早,东方一片白,应该是个天朗气清的日子。我呢,因今早有我的早辅导,昨晚休息前便按惯例把闹钟调至5点40,洗洗漱漱,一个小时已足够。来到校园,啊,昨天一天的普通班考试,看把整个校园给折腾的——“白色纸花遍地开!”

抬头看三楼,只见Y校长的背影,他已挨办公室查老师早辅导到岗情况了。我看看手机,整6点40,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地小跑起来。平时有普通班学生不觉得,今个,走在楼梯上,便听到我班学生读书声夹杂阵阵嘈杂声。

过校长室,来到我班后门处,教室第三组第三排的TYH,和后面的孩子在笑着说些什么,见我后,立即转脸坐正,比孙悟空的速度更胜一筹。其余同学呢,待我沿走廊直向前门方向,眼睛不忘向窗户内投去时,他们个个端坐在桌子前。

刚来到讲台,只听:“陈老师,LY一叠试卷被考试学生撕了。”此时第一排居中的LY默不作声地坐着,眼睛不时抬起等我的答复。又是哪个替LY道:“陈老师,他还有六年级上册语文书也被谁给撕成了碎片。”“我语文书也被哪个讨厌鬼给撕了。”这是TYH,只见他站起身伸长脖子接道,平时的他嗓门就是最高的,今天也不例外。

说完后的他们,个个静等我的反应。我呢,没顺着他们:“哟,怎么,被撕后,难不成还值得炫耀吗?你们这语文书和试卷,放假两天都不带回去吗?上课!”互相问好后,打算走马观花似地再把语文书的重点内容带着他们巩固一轮。同学们明白我的意图后,便书声琅琅起来。

我呢,看着眼前,环视这三尺讲台四周,简直就是一片狼藉:宽大而又厚重的讲桌,被监考时的老师拖至黑板前。地上,满是一堆堆被撕后散落的纸片,厚厚的铺满原本深暗的水泥地面,不知是谁的一本无封面字典也面容憔悴地躺在了黑板下的墙边。学生座位处,一个个脚边,也是多处被揉成的纸团杂乱无章地占据着。门外,目之所及的走廊一端,更是惨不忍睹!心里暗思:上个周五时,还想过要提醒他们,有普通班学生来我班考试,最好把贵重的东西带回,以免怕出现此局面,可最终还是一个转念忘了,结果还真如预期所想。

看着这地面,我实在是无心上课,立即双手击掌示意学生停下。“同学们,知道是哪个年级的学生来我班考试的吗?”

“X年级,他们可真是讨厌。”

“哦,知道这种行为不好,是吧?那我们自己呢,表现又怎么样?”说完后的我便把视线落向了地面,他们一个个心领神会似的不作声了。“老师真是看不下去了,难道早晨来后,就没有谁带头捡捡吗?”我边说边又把目光投向了几个班干,只见他们几个,一一躲避我的视线,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知道现在一天当作两天用,时间宝贵,可学习是为了什么,学习不也是为了自己甚至他人今后的美好生活吗?”

学生们一个个若有所悟似的开始蠢蠢欲动,忙着离开座位,弯腰拾了起来。每每这时,我是很留心孩子们细微表现的,以备下面讲话时有针对性地去说,而不是泛泛而谈。

很快,“旧貌换新颜”算不上,但至少也有些教室的样儿了。他们捡完便自觉地回到原位坐下,听候指示。“知道吗?刚老师细观了一下,前面第一排的8位同学,他们不但把自己脚下的纸屑拾了,而且还能帮着把老师前面讲台这一大片地儿都捡了,其中GR同学连续往返捡了三次,LGY呢,作为一个女生,她都知道要主动帮老师移讲桌。马上课间四个值日的同学把教室再好好清扫一下。现在继续上课——”

看看这一场景,到了别人的班级考试就是这样,鬼子扫荡似的。可我的学生难道就没问题可言?早晨来了,一个个都没有想过要去把纸屑捡起。说到这可能有人会问,早晨不值日吗?嗯,不知从何时起,我校的老师们都已习惯让学生午时打扫卫生,认为早晨是读书的大好时光,可不能浪费在扫地上。

写到这,便想着当时下课怎不去问问我们的班干几位同学,他们一早来为何没能出来把班级给整整,难道是想留下“第一现场”以待我的明查?还是就是一味地只知道学习了呢?

哎,这教育怎么了?高分低能?除了学习,我们的老师,教育出的学生还能干些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