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皎皎水边城

2011-07-26 17:27 | 作者:梦紫芷秋 | 散文吧首发

他从西边的水乡来,她从东边的水乡来。君住长江长头,妾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虽然,他们身边的水不是长江水,可是就有不知名得缘分把他们牵到了一起—

跋山涉水,只为遇见你;

待字闺中,只为等着你

他经历离乱,他名满天下,他行过许多,看过许多云,喝过许多酒,却只过正当最好年龄的女子

她选择嫁给一个天才,她选择做光环下的阴影,她选择成为英雄背后的无名妻。

他就是那出身行伍,以文章闻名,自称小兵,漂泊过,潦倒过的“乡下人”沈从文,而她竟是出身名门,娴雅如花,是男同学心目中的校花“黑凤”,是苏州四奇葩之一的张家三小姐张兆和。而如此不同起点的两人竟走在一起,绵绵相伴了五十五年。他们历经坎坷,在磕磕碰碰中把甜美相恋的童话延伸成了永世相守的神话。

他对这位学生一见钟情,却又难以启齿。于是,才华横溢的他拿起了笔,对着纸张一抒长情。四年的苦苦追求,他写了无数的情书,终于等到了那“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可他的笔却没因她的的“允”而放下,仍在写,而这一写就是一辈子。从情书到家书,书信让俩人从未分离。正如她自己所说:“在这种家书抵万金的时代,我应是全北平最富有的人了”。这不禁让我想起了鲁迅和许广平,两人也异地鸿雁传书,青衔情,演绎了一段“以沫相濡亦可哀”的情感世界;让我想起了三百年前那坐在拉萨宫里是西域最大的王,流落在拉萨街头,是世间最美的情郎的仓央嘉措,他为他心爱的姑娘写下一首首情诗,让你明白“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的事;别问是劫是缘。”而他们的故事,正如他们的一样感人。张兆和一直周密地保存着她的二哥写给她的情书,即使是亲姐妹也不让见。可又有谁曾预想过这些珍藏的书信竟会在日后的战火中被毁,只剩下断简残篇,曾经的无边惆怅和瞬间心动都随着国运沉沦了。

他温柔地唤她“三三”,她亲昵地唤他“三哥”。正像是张爱玲对胡兰成所说的,我化石为张张或张牵,天涯海角,无时无刻不在召唤着你,牵挂着你。白白的脸上流着汗水,他是走路倦了的人;她是那有绿的枝叶的路槐,可以让他歇息。正像三毛对荷西说的,我渴了,倦了,也困了,荷西,那么让我可靠在你的身上,再也没有眼泪,在也没有恸哭,我只是要靠着你,一如过去的年年月月。他也是个漂泊的倦了的人,而妻子的眼眸是他的星子,妻子的微笑是他的虹。有了她,他才有了晴天;有了她,他才有放飞想的空间。在她的依靠下,他一如既往地浪漫着,做着青山绿水之梦;而她嫁给了他,却蜕变了,为了他能继续做浪漫的梦,她在他身后低吟浅唱,洗尽铅华,缄默地度过了风雨如晦与太平盛世。从她身上,我们明白了,一个有才华的女子是幸运的,因为她有机会得到一个同样有才华的男子的青睐,与之琴瑟和鸣,过风雅人生;一个有才华的女子又是不幸的,因为她的那份才华本来就可以成为主角,可是遇到了爱情,它只能是配角。才子与才女的婚姻往往是一处没有主角的戏。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矛盾,前人才呼喊出“女子无才便是德’吧!看来,前人不愧为前人,他们的预想太超前了。

总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是这个咒语似乎被他们的爱情打破了。婚后他们二人,相守则红袖伴读,伴出令读者击节的经典《边城》;相别则鸿雁传书,传成温馨动人的《湘西散记》。自看了《边城》,便喜欢上了它,但只是纯粹的喜欢。现在才知道,《边城》是他向她许下的一个诺言,他曾对她说,有了爱,有了幸福,便自然而然会写得出好文章。等着吧,我要写一部小说给你看。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完成了《边城》,却不想一部预备给她看的小说征服了所有人。而他仍然还在为她写,写《主妇》送给她当结婚纪念日的礼物。他的笔下常有她的身影。

他是凤凰之子,他笔下的湘西是那样的静,那样的美;那么传奇,那么多情。然而他离开了故乡,走向了世界,故乡只是被抛在背后的回忆了,心中只有那份如水涣涣的思念了。不过,他仍在写湘西,写湘西的人,写湘西的情。他自己也仍在演湘西,演湘西人的执着与坚韧。直至现在,他们二人仍在另一个世界演绎他们的故事。“边城色比罗裙,小翠歌声处处闻。”他们长伴彼此,日日望着江上,回想着当初的一篙点出一生涟漪。我们不妨浪漫下,想着他们就是当初游于此地的“边城人”,翠翠终于等到了明天。

他们两个结伴而行的漫长旅程带走了张家三小姐的风采,留下的是动荡中的美好的故事,一个用一生讲述的故事。相知相念约相依,相思相信长相忆。天眼海角,洪荒偕老,相伴一生归。

评论

  • 刘小痞:天眼海角,洪荒偕老,相伴一生归。
    回复2011-07-29 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