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电影

2011-07-25 15:03 | 作者:春雨 | 散文吧首发

时候的电影看得非常不容易,比不得今天的电视和网络。那时,一个公社一台电影机,各大队循环播放,周期大概为一个月一场,特殊的电影要跑片播放,一晚放两个大队。一场好看的电影,我们能连续看几个大队,看一样的内容,看一样情节,有的情节我们背得滚瓜烂熟,今天也是记忆犹新。今天,回看当年的电影,其中的人物一样的熟悉和亲近,其中的歌曲一样的悦耳和动听,心中的激情随着历史的情节跌宕起伏,缠绵不断。那些歌曲,那些情节把我们带回到那红色的年代,感受那个时代的欢乐。我的心情和当年一样年轻澎湃,也会再次激发我从小般的激情和豪情。

有一天电影安排到我们大队了,我们会奔走相告,告诉在外做工的兄弟姐妹,告诉远庄的亲戚朋友,邀请他们到我们家一起晚饭,晚饭后一起去分享喜悦。放晚学了,我们快速跑步回家,快速吃完晚饭,快速到电影场抢占好的位置。有时候,放学晚了,干脆不回家晚饭,我们转悠在荧幕的前前后后,帮助放电影人做做小工。放晚学到放影前的这段时间等待和期待的心情比电影的一月周期还显得漫长。

在电影场,我们小孩是不坐凳子的,路上随手拽把稻草,铺在靠近荧幕的地方,坐着仰望荧幕。观看时,虽然有点仰脸,但是观看时看得清楚,出来进去大小便也很自由。远离观看的,有坐着凳子的,有的站着地面的,有站在板凳上,有的站在自行车上,有的爬到篮球架上,有的爬到就近的草堆上,虽然不很整齐规范,但却有良好的秩序。实在没办法的,有的就在荧幕的背面看看,听听电影的声音。

放映的时候,几千个人,几万只眼睛一起聚焦那不大的荧幕,没有人管理,没有人维持秩序,但却没有一点骚动,也没有一点声音。情节的起伏,人们跟着一起高兴,跟着一起流泪,放《红楼》的时候,那痴迷的人甚至抱住荧幕的柱子狂呼大叫。看战争的片子,人们全身心的沉浸到战争岁月的炮火纷飞,去憎恨蒋家王朝的腐朽没落。

电影换片的时候,有一段间隔时间,人们会一阵哄堂的尖叫,情节的嘎然中断犹如吃奶的孩子突然夺去了奶头,就如今天插播的那些泛滥的广告一样让人生气和着急。换片一结束,影场即刻恢复了安静。如果放影人技术不娴熟,换得太慢了,他会遭到哄堂的嘲笑和谩骂。

电影结束了,大人们会急促回家,我们伙伴在路上悠闲的玩乐,一路的玩耍,一路的表演,一路讨论和争论,有时还些搞恶作剧。到家的时候,头脑还在兴奋,睡在床上,头脑中回旋着电影中情节,睡梦中呼唤着电影中英雄的名字。

因为要看门,爷爷是要不到看电影的,每每看过以后,我们郑重其事地讲给他听,一如他平时讲给我们听的故事,他听得如痴如醉。故事结束了,让人回味片段,他还问下面怎么办,搞得我们啼笑皆非。

平时,在学校里,在家中,我们会训练电影中的不同角色,互相争着扮演电影中的人物,正面的角色谁都愿意,反面的角色谁都不想扮演,姓胡就会叫胡汉三,姓董的会叫董存瑞。如今我们快奔五的人了,我们还会互相叫着当年的扮演外号。

今天,我们怀念电影,不仅怀念电影的情节,怀念我们崇敬的那些先烈,我们更加怀念看电影的氛围,怀念那个年代人们思想的纯真,怀念我们儿童年代的天真无邪。同时,我也深深感觉到那个时候的人们对文化的饥渴和期盼,倍加惋惜今天文化富裕的条件下人们对文化的追求变得畸形,惋惜他们对现有进步的高尚的文化变得无动于衷,特别是少年人,整日沉湎于网络游戏,寻求不文明的刺激,长远下去,我觉得没有裨益,有必要加以正确引导和疏导。

许立

江苏省响水县国土资源局

电话:13625135918邮编224600QQ:98789985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