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之泪

2011-07-22 19:48 | 作者:尘梦如风 | 散文吧首发

天空不安分地下起冰冷的孤,我不敢抬起头去看清你的脸,怕你的转身会让自己陷入零度的悲伤

以前,自己总可以站在窗前看着你,瘦瘦的身影,慢里斯条的经过,那速度比蜗牛爬行的速度还要慢。

而每次见过你之后,满脑子都会傻傻地在想——

我们的世界有什么不同?为什么我们只可以成为过客,甚至只是见过而不知道彼此的陌生人而已。

可能在我的世界里,对你的恋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还是你从不知道我的感觉。

就象阴天里不小心掉下的雨一样,带着冒名的身份来到了人间,找到了所有自己的情感,但却要用一句对不起去结束它。

第一次和你说话是在一次运动会上。

你是参加比赛的选手,也是很多人一直想要去打败的对手。

因为自己对摄相有着浓厚兴趣的缘故,而选了在那次运动会上,好好地捕捉最精彩的一瞬间。

你走路怎么不看人,是不是你的隐形眼镜掉了,我帮你找找吧!没想到,他是一个很热心的人。

没没有,我只是——忙着帮我找东西的他,并不听到我紧张的回应。

看着他一副很为我着想的样子,心里突然感觉到一股暖流往脑门冲。

对不起!还是找不到!要不我陪给你吧!你负责的神情让我无法回答。

不用了,是我自己不小心弄掉的,所以你没必要向我道歉。没想到自己被冲昏了大脑,大脑还可以给出这么快的反应。

那我先走了!一挥手之间,他擦身而过,而我只能静静地拍下他的背影。

如果可以的话,我只想陪在你身边,但命运总不会给任何人改过的机会。

什么!不会吧!你哪听来的!这么优秀的大帅哥竟然命不久已。旁边八卦的声音让自己的心情上下起伏不定。

心里错中复杂的疑问一个个向自己问为什么,自己知道,答案比什么都要秘密。

每次看到他一个人坐在草地上看书,疑问总会促使自己跑上去。

害怕压过了所有的勇气,不是我们那时还陌生,而我怕打扰到你的生活

一张英俊的脸,因为生病了而变得消瘦,让人感到寒心惋惜。

你的背影总是那么孤独,应该是你自己习惯把自己锁在孤独的城堡里,不想让任何人陪同自己去面对这样的痛苦

但我还是闯进你的世界,还是住进了那座城堡。

可能是上天听到了我心里的话,让我和你有聊天的机会。

那是我第二次和你说话,而且是在一场大雨倾盆的时候

你,听说你得了一种病,很怪很怪的病?站在一边的你沉默了一会,才转过身来看我。

算是吧!但我从来没想过它是一种病。谢谢你的关心。你总是那么冷酷,对每个人都是这样。

我我——你就是那么冷酷,为什么不肯让别人进入你的世界。破口而出的一句话并没想过会有什么后果。

那你为什么还要问我这些明知故问的问题?我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如果有另一个人进入,我会很不习惯的。你的话语重重砸在我的心上,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远去的背影。

暂的回忆总让人记忆深刻,因为它比长久的所有还要珍贵。

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向你打招呼,甚至连想念的勇气也渐渐消退。

直到听说了住医的消息,心里才渐渐浮现有关你的一切。

什么!他住院了。难道那些传闻都是真的,真得好可惜啊!七嘴八舌一点点地从我的灵魂里抽出了有关于你的疼痛

第三次见你是在医院里。

我一直站在老师和同学们的背后,静静留意着你,勉强的笑,眼神闪过的忧伤,以及那比以前还要消瘦的身影。

你并没留意到我的存在,而是静默地看着老师的脸上出现的表情,同学们同情的的举动。

直到他们都离开了,没带伞的我被隔离在这里。

如果我们还有第三次见面的机会,那就是上天在眷恋着我们这份感情

本来不想进去和你聊天的,可是自己却不小心走到了门口。

醒着的你一直在望着门口,不是你舍不得老师和同学们,而是你习惯了守侯孤独。

被你叫了几声,自己才回过神了。

在你的示意之下,自己慢慢走近了你,看清楚了你脸上的疲累。

你什么时候来的?刚才怎么没看到你,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所以——他一边在猜测,一边搜索我的情感。

没有!象我这样的人,哪有时间生你的气。我宁愿自己被题海累挂了,也没那么无聊和你扯上关系。自己的脸色在他的眼神下总隐不了自己的情绪。

如果你不是在生气,我想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难道是因为天气的原因。象是给我留个下台阶。

是天气,如果不是下这么大的雨,我早就冲回去了。自己的反应还是那么快。

在自己说完这句话之后,你微微地笑了,而且还用手捂了一下眼睛。

你这种动作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看出我在——没敢把自己的情绪出卖掉,所以后面的声音小得比蚊子的声音还要小。

对不起。其实,上次,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道歉,可因为这病的原因,所以一直没和你说清楚。突然的严肃让我安静地听清楚你的苦衷。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而且我也没把上次的事情放在心上,况且你已经和我道歉了,我也接受了。所以就当那件事从来没发生过。乐观的话语拉近了两个陌生人的距离。

那句话以后,我们开始了长聊,直到外面的雨回到了天堂才结束。

回到家后,心里一直在想着刚才和他聊过的话,就连老的问话也听不进。

饭一点点放在口中,没等嚼烂就吞尽量肚,坐在一旁的老爸,一直在看着我怪异的举动。

人的好奇,不是因为自己不知道那些,而是自己想去明白那些。

一一,你最近怎么了?怎么吃饭老是魂不守舍。是不是学习太累了,还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眉头揪不过紧张的担心,问话里多少有那么几份疼爱。

没有,只是有点不舒服,我想先回房休息下,爸,你慢吃。算是自己故意把自己的秘密藏起来。

晚上,看着爸爸一个人坐在客厅静静抽着烟,沉默的眼神好象在想些什么。

爸,今晚你不用去值班吗?你怎么又抽烟了,是不是有什么心烦的事?不问还好,一问就中招。

爸倒没什么烦心的事,而是你,看你晚饭没吃东西就跑回房,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如果告诉了你,你一定不会生我的气,因为你一直都那么相信我,但我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把它好好藏在心里。

没什么了,只是有点不舒服,所以回房睡了一下,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女儿都这么大了,做事很有分寸的。谎话把所有的秘密收了起来。

那就好,学习太紧张对身体不好的——一大堆的大道理把我的大脑堆得满满的,就连喘气的空间也不剩。

看着窗外下起密密的细雨,心里涌起的思念控制不了回忆伤痛,惦记的那个人一定那样安静地沉睡着。

和他认识这么久,从来没听说过他害怕什么,还是我一点也不了解他。

可能外表冷酷的人背后总是那么孤独,孤独地承受着日月的涂饰,时间的洗礼。

昨晚下了一场雨,今天天气放晴了,我们出去走走吧!盛情的邀请在他的眼前一样没有光泽。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静静看书。被打击的伤痛化成尴尬的肃静。

信心被打击得一文不值,安静成了我们保持距离的理由。

如果你想出去,我可以陪你。你的话总是那么出乎预料地让我吃惊。

那我们走吧!听到你的请求,心里乐滋滋的。

你为什么想了解我?好象我们以前有认识过吗?这算是在试探我的记性还是在挑战我的耐性。

哪有,我只是好奇而已。没想到自己会用好奇来隐饰自己的紧张。

好奇,还是第一次听说我会成为别人好奇的对象,不过,还是谢谢你。第二次听到你说谢谢。

谢谢?我又没做什么?而且我们又是朋友,互相帮助是很正常的事情。怕你看到我脸红的样子,所以自己刻意把头低下。

朋友,这个词,在我心里还是第一次出现。你认真地说出你心里的秘密。

第一次,怎么可能呢?惊讶的表情看出自己的疑问。

真的!一直以来,我都不敢去交朋友,怕自己离开会给别人留下无法栖止的伤悲,所以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一直都是一个人的原因。

说完以后,你转身往病房方向走去,那身影象是在告诉别人,你的世界早已习惯了寂寞

自己很想跑上去,和你说——

你的世界还有我,我不怕伤悲。

但心里一直被抽空的记忆把所有对你想说的话,压在了心灵那片为你下雨的天空下,不能为你做些什么了。

对你陌生的感觉第一次占领了我冷冰的心跳,泪水早已在心里流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而我只能呆呆站在你的对岸,看着雨水将你给的所有记忆模糊掉,直到自己不能思考为止。

路上,来来往往的成双结对,经过的温暖微笑,但心里怎么也不能微笑。

间的雨,是那么安静地下着,算是在陪我一起哭泣。

为一个舍不得的,为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为思念不能解释的所有话。

什么!怎么会这样!医生不是说——还没说完,自己早已往医院那个方向跑去。

扑面而来的热气让自己的心跳不停地加快,着急的呼吸尽力地让飞跑的速度一点点加快。

护士,病人是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汗水已认不请自己声音。

同学,你冷静一下!医生正在里面抢救!安慰不能平复我内心的叛乱。

坐在椅子的我,满脑都在幻想着了等下发生的恐怖情节,手一直捂自己害怕见到离开的身影的视线。

一一同学,现在情况怎样?老师第一时间问的都是这样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医生正在抢救!没说完,自己就紧紧抱住了老师。

没事的!我们要相信医生,相信尚名!泪水在话语间不停地表露出来。

时间在点数着秒数的滴答,紧张的十指一直那么用力地紧扣着,眼神一直盯着那扇隔离生死的大门。

你们谁是病人的亲属,跟我来一下。好象在预说着不祥的先兆。

我是他的老师。一一,你先在这里等一下,老师去一下就来。在他们远去的背影里,我似乎看出了事情的不对劲。

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我们要尽快动手术,但手术的成功率很低,我们也不敢保证,所以麻烦你尽快通知病人的家人。医生的表情很让人担心。

病人是个孤儿,他的监护人现在在外地,但我们又联系不上他。要不我和病人谈一下。再给你答复好吗?紧张的声音在恳求着。

那你去吧!我先和其他医生研究下病人的病历。医生用简单的几句了结了谈话。

听到所有的谈话的我,呆呆站在门口,沉默地低着头,小声地流泪

一一,你怎么哭了!难道你听到我们的谈话了。老师知道,但现在还有希望,我们不可以放弃。把眼泪擦一下,免得被尚名看到,那就不好了。白色的纸巾把所有的伤悲收了起来。

他一直侧着身看着窗外,不敢面对着我们,不想我们的担心成了自己离开的不舍。

老师刚想开口,我便插上了一句。

老师,可以让我和他谈一下吗?恳求的声音带着希望的信心。

那好吧!你们聊一下!但不要太久。老师还有话要和他说。老师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小声地出去了。

病房里,除了白色的床,白色的被单,白色的柜子,就剩下我们两个。

我慢慢地走到他的面前,刚想开口的时候,他突然转身了。

对不起,你想说的,我都知道。不过,可以认识到你这么好的朋友,我很开心,就算要离开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听完你的话,自己的眼泪便象崩溃的塘坝一样,无法控制地流下来。

你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说完这短短的两句话后,自己跑了出去。

是害怕你看到我流泪而会跟着悲伤,还是自己不敢去面对一直都是那么坚强的你。

一一怎么哭了!你们聊了什么?老师紧张地向他提问。

没什么,老师,我决定放弃动手术。他还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为什么?是因为钱的问题吗?还是——他的回答打破了老师的追问。

不是钱的问题。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康复的机会很低,不如把这些钱捐给比我更加有希望的人不是更好。所以我决定不动手术。你转身的瞬间,留在眼前的背影象沉痛的黑夜一样流走得飞快。

我们不可以放弃,你还有我们。听老师的,动手术吧!老师一再奉劝,却无法改变你坚定的决定。

这是我的生命,请让我做主好吗?你回了一句,再也没声。

老师叹气地离开了病房,心里不解的伤痛让自己的思维留在了难明的疑问当中,就连我的叫声也不能让老师回过神。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选择这样的方式来画上自己的休止符?我不敢吵醒你,强忍着快要崩溃的泪坝,慢慢地离开了那个让我几次泪流的地方。

家里依然的熟悉,但总感觉心里一片冰冷,而那种冰冷却是你留给我的。

本想打开电脑,记下最近发生的一切,但泪水让自己没勇气去写下些什么。

眼神一直没转移地望着窗外渐暗的街灯,路人早已成了梦乡的来客,而我却成了你身边的过客。

难道一切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吗?难道我一直的梦想只是一厢情愿的理由?难道我们注定是不能在一起?

蓬乱的思维让自己的心情一直保持在杂乱的状态,所有可以思考的事情在那一刻变得一片模糊。

窗外孤单的树叶被雨来之前的魅力吹起了远行的欲望,不能停歇的心情跟着打湿玻璃窗一起拍打着悲伤的节奏,所有的回忆被这样的背景下再也想不起了。

如果我们之间注定是天各一方,那我也会好好地陪你走完最后的一段路。

你的头发因为化疗的原因而变得稀少,而我并没因为你的样子而疏远你。

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陪在你身边,而不是象别人那样以貌取人。

每次你看到我来,你总是那么开心地笑着,那也是留在我记忆里最美好的场景。

不知道你会不会明白我的心意,不知道你对我是一种什么感觉,不知道这样的快乐还可以维持多久。

有时,我经常问你——

如果你离开了,你还会记得有我这样的朋友吗?

而你总是一笑而过,永远没有给我一个回答。

可能,你还是你,一直都没变过,就算我的出现,我的坚持,也一样无法进入你的世界,甚至让你对我有感觉。

那一天,你真得走了。

走时,我不在你身边,你一直在找我。

不是我不想去送你,而是我怕自己的眼泪会彻底地影响到在你心里的形象。

那天,我望着窗外一直下着的细细雨,心里一直在流泪,一直在流血。

直到收拾你的遗物的时候,我才发现——

其实,我想对你说,我爱你,你是唯一一个把我当成朋友来看待的人,而且在我最需要别人支持的时候,你一直陪伴着我。

我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但不管我以后在什么地方,我都会记得有你这么一个女孩曾经让我爱上的女孩。

短短的几行字里,有我想要的答案,有你心里的表白,但这份来不及听到你说出的爱已经被你带走了。

如果还有后世的话,我一定还会选择你,就象这辈子一样,不管发生什么事,都静静陪在你身边,和你一起微笑一起流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