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麦地无奈

2011-07-21 11:04 | 作者:幻空 | 散文吧首发

昨晚QQ聊了很多很多,将自己所有的期盼统统和盘托出,希望能探讨出一个想要的结果,可每条路都被她堵得死死的,没有一点的疏忽遗漏,也找不出任何再坚强的理由,只好悻悻的下线。当荧屏上出现那个面带微笑摆动得小手的时候,心中剩下的只有无奈与落寞。我知道自己又将度过一个不眠之

不算清晨的时候,慵懒起床之后竟有些许的眩晕,充斥心间的仍是昨晚的失落与感伤。草草的吃过早饭之后一个人空洞的驱车来到野外。

从没有过的失落,从没有过的无助,从没有过的疲惫。

日的艳阳耐心的温暖着大地,现代工业的排泄把白云排挤的没有了容身之处。仰望天空只能看到惨白的迷蒙,唯有惆怅的去回忆影片中草原上白云悠悠的美丽。

大脑一片空白,不由自主的孤身来到经常流连的那片麦地,落寞的走在田间的小路,微风习习颇有凉意,毕竟还是三九的时节阳光再好也抵不过北风送来的寒气。地里的麦苗被冻得枯黄了叶脉,无奈的将身躯紧紧的贴紧了地皮。默默的忍受着严冬的考验,含蓄的展示着一丝丝的新绿,积聚着能量期待有一日葱绿整个大地。不知名的野草染黄了所有的路边田畦,发红的荠菜展开了所有的手臂,在竭尽全能的拥抱阳光带来的暖意。

寂寞的田间小路没有了秋日收获的喧嚣,一排排的白杨孤傲的在小路旁展示着大型乔木的身姿,几只不知名的小偶尔发出几声不算高亢的鸣啼。放眼田地的尽头,映入眼帘的是村庄上空污浊混沌的白色气体,现代工业的高速建设只会把大自然弄得脏乱兮兮,真的不知道人类发展是在加速着大地的建设,还是在加剧着对人类赖以生存空间的毁灭。不曾涉足过草原,也没有领略过戈壁的广袤,我想或许在没有人迹的地方,还能找到设想中的大自然景象,看蓝天悠悠,白云袅袅,在荒凉与广袤中感受一望无际的开阔,领略岁月长河的斑斑驳驳。

漫无目的,没有任何的希翼,也不去想要走到哪里,只是踏着枯黄的野草目光无神的四处游离。不去想所有的烦恼,不去理所有的忧愁,放下心中一切翻滚的思绪,真的很放松,也真的很空洞。

枯草簇拥的荒冢,一排排墓碑无序的林立。不知草的枯绿所诏示的是生命的无奈更替,还是墓碑在呐喊着生命轮回的苦凄。从古至今,有哪个人可以逃避生老病死的悲欢离合,古往今来,多少帝王将相想长存于世,皆破孤冢,只留下一段段荒诞的传奇,或许真的让他长生,几世过后他就会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游戏有游戏的规则,生命有生命的轨迹。虽搞不懂到底是造物主在操纵着一切的轮回,还是基因在固执的传承着现在人类还无法破译的生死秘诀。只是想到有一天可以平静的离开这个世界,不论是烟消云散没有任何的气息;还是要经历传说中阴间判官对人今生今世苛刻的审判。如真要走那阴冷的奈河,真的想约一人宁忍千年的折磨,不去饮那忘情之水。

多少回仰望夜空,渴望自己真的可以像传说中那样化作一颗星星。可以在浩瀚的宇宙中用自己微弱的光亮为人照亮夜幕下的行色匆匆。不为红尘中的纷纷扰扰奔波,不为情感中的取取舍舍困惑。只安稳的守着自己的轨迹,不彼此排斥,也不做亲密的相拥。

多少回站在海边嶙峋的巨石上,远眺大海,渴望自己能长出翅膀,飞越到理想的彼岸。去找寻梦境中的相拥相伴,用固执的远航去引领翘首的热切期盼。不去问从此岸到彼岸有多遥远,不理会梦中彼岸的鲜艳是否真的盛开在那个熟悉的家园

多少次夜里用孤独自问,问人生,到底是甜多些,还是苦更浓重;多少次梦中半夜惊醒,叹人生,到底是梦精彩,还是醒着更凄冷。

也不知能长存心间的是一辈子的丰功伟绩,还是刻骨铭心的灵魂皈依;不知到底是得到的越多就会失去的越多,还是明白的越透彻就越会模糊的难以琢磨。有人告诉我说越单纯就越容易解脱,越是执著就越会陷入无尽的蹉跎。

在这个浑浑噩噩的意境中我真的找不到心灵的寄托。唯有边走边去琢磨,边走边去体会感觉。风有些大了,吹得田地里扬起了细沙,我来不及躲避迷蒙了眼睛。只好悻悻得转身慢慢的回到车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