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情结

2011-07-12 14:50 | 作者:杨柳岸 | 散文吧首发

厕所

厕所,这个名词应当相当古老,我想应当是与人类的文明同步的。一提到厕所,诚然会想起一些我们认为是很污秽的东西。一些鬼怪什么的也经常是藏在厕所里。曾经看到一个小故事,说到一个打扫厕所的员工总认为自己已经把马桶洗得干干净净了,然而,他的上级过来,为他做示范,又清洗了马桶,然后舀起里面的水喝下去。这则故事大概是要告诉人,无论做什么事都可以做到精益求精,人也应当追求完美。但是我在这个所谓的励志的小故事里边,已经看不到厕所的位置了。

小的时候,我印象中的厕所是很稀缺的,爷爷家,叔叔家,还有我家就公用一个厕所。而且那个厕所也不能完全说是厕所,因为那是一间丢放杂货的黑房子。厕所的形式也相当简单,一口半埋在地底的大缸子,然后在上面放两块木板,木板甚至还不是固定的,因为常常要从这缸子里挑出一些粪肥,或肥菜园,或肥稻田。所以木板必须是活动的。如此,如厕的时候要小心翼翼,不能踩空了脚。黑屋子到晚上是可以亮灯的,但是也不是一盏灯照一个房子,而是要兼顾许多的地方,比如临近厕所的猪栏,鸡舍,都是靠着一个昏暗的灯泡照亮。如此,分到厕所的光其实就很朦胧了。但是尽管如此,大家也很少有“失足”的时候,这也许就叫习惯成自然吧。

在这样的厕所如厕的时候,无论是自己的排泄物还是别人的排泄物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而且一到下天,还会有那些蛆虫往外爬,那种景象大概是叫人胆战心惊的。厕所也总是潮湿的,一些蜈蚣蟋蟀什么的常常在此活动,与蛆虫一样叫人防不慎防。如厕的时候也当时刻提醒自己,要努力蹲下去一些,不然溅起的粪便就真的是肥了自己的臀了。若碰上便秘的时候就真的是挺惨的,因为在厕所里呆的时间稍微长一些,身上就免不了染上厕所味了。在厕所的时候不觉得,出来的时候就会发现这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有个特洁净的老妇人,她家的厕所要宽敞一些,也要明亮一些,她也常以此为傲。其实那时候的厕所再怎么宽敞明亮也不过是一个大缸子,两块木板。有一天,她的老伴到处找她,却久久找她不到,最后来到厕所,发现这个老妇人就掉在了粪缸里,已经不省人事了,我没有看到那情景,不知道是谁将她从那粪缸里捞上来,也不知道是谁为她做了清洗的工作。反正他的老伴都是没有参与的。

从那以后,许多人家的厕所也渐渐改造了,每家都另外建了厕所,粪缸和蹲位也终于分离,粪缸被放置到了房外,蹲位在屋里,由一个窄窄的斜坡连接。但是由于没有冲水的设备,排泄物还是会停留在斜坡上,蛆虫也还是会在下雨天爬出侧面。稍好一些的,就只是不用担心会掉在粪缸里了。

如此,过了许多年,现代意义的厕所终于被引进了农村,这时厕所已经成了一件很精致的小房子,地面和墙上都贴着白色的瓷砖。粪缸被埋到地底看不见的地方,而且每次一冲水,整个厕所也就干干净净,什么污秽都不见。特别爱干净的人家还会在厕所里放一些固体香,或者是喷雾的空气清洁剂,这样厕所里难闻的味道也就没有了。也正是由于这样的一个缘故,很长一段时间爸都不愿意去新厕所,经常会卷一本杂志去那个还存留着的第二代厕所。

我就是这样看着我们农村的厕所慢慢变迁,其实又何尝只有厕所呢?那些昏暗厨房到现在已是清新整洁,光鲜照人;还有那些羊肠小道如今已经改造成四通八达的进村公路,当然也有那些荒山野岭的重新利用,梅林郁郁,瓜果飘香……

然而农村里存在的问题还很多,更重要的精神方面的东西并没有随着物质条件的提升而提升,很多人还是改不掉贪小便宜的作风,也改不掉背后议论人的习惯,特别是对孩子的教育,懦弱一点的父母还是听之任之,强势一些的就动辄打之骂之。而且物质条件的改善还带来新的问题,比如,田荒林废,资源浪费,又有攀比成风,嗜赌如命。

我是农村的孩子,我也常常怀着激动的心情赞美它的改变,宣扬它的淳朴,但也正是因为我的农村的孩子,我不得不为养我育我的家乡担忧,路还很长,发现这担子也不知不觉开始落到我们这一代的头上,但是,我们这一代的人又有谁能安于这样的山村角落里呢?人人不都渴望着飞出这片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山水吗?它的确是属于我们,我们确实又要抛弃它了,它只会成为我们人生旅途中的一个安歇之地,但是它,却是永远等待我们的归回的,也许上面所说的那些改变,正如没有一个母亲愿意自己的儿女嫌她开始变老变丑,也许它也是不想让归回的游子感到尴尬,如此而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