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终繁华

2011-07-10 19:35 | 作者:若言 | 散文吧首发

舞蹈,是一种人生的诠释。我们为着心中的想而追求。杂乱的思绪隐没过真实的梦。

——为着,而追求

红舞鞋在舞台旋转,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柔情的转身,轻盈点一提,宛如蜻蜓一般立上头,装着高傲的舞蹈盛装,在众人注视下翩翩起舞,深长的睫毛勾起乐符的眈肆,闪耀的灯光和无数眼神,舞者的心蠢蠢欲动,舞台,越来越美,她的笑容,愈来愈艳丽···

她的心里装着一个小秘密,很小的秘密,让她情不自禁的舞蹈。抬抬头,那一轮明月,仿佛正朝她笑呢,就如易安她的前半生幸福生活一样,放荡美满,炫耀着美妙的幸福,晒着笑容,何似,在何时也曾这样会心的笑过。她还在舞蹈,美丽柔满的双臂妩过双肩绕过发丝伸向天空,白净的脸庞在闪烁的灯光下洋溢着幸福,就像斯梅拉达,那样耀眼

美的抿一抿微笑,一个退场,她用最优雅的姿势冲下舞台,梳妆更衣后,望着镜子里的脸蛋,笑得更迷人了,等待着教堂钟楼的午敲醒沉睡着的双眼

她,是一个舞者,一个美丽的舞者。

10前,她在溪水的边上,恋上了那美丽的石墩。有人悄悄地告诉她,石墩很美,一个一个的,矮矮的,呆在水中。她轻轻跳上石墩,越过。跳得很开心,很轻盈。“看,那个女孩跳得多好,我们也来。”她回头望去,一个妇女正在对着身边的一个男孩说着,兴奋得扯着他的手“恩,就像妹妹曾经跳的芭蕾一样。”阳光很大,男孩眼中有一种温柔的闪光,有着不符合他的深沉的眼神,看着石墩,看着日光透下的溪水。

“就像妹妹曾经跳的芭蕾一样。”就像芭蕾那样美丽,那样漂亮。她很愉悦,继续滴滴的跳过石墩,听着小小的石子掉在水中掺杂着潺潺的水声。“就像芭蕾一样,就像舞者一样。”在回去路上,她望着自己秀气的脚丫发着愣,“怎么了,不开心么?”“没有,妈妈,我想学芭蕾。”

一学,便是10年

母亲没有想到女儿真的会那么努力学习芭蕾。当初,不希望女儿整日闲玩,想让她学舞蹈。女儿不愿意,因为做什么事都是三分热度。当她看着橱窗里舞鞋一动不动时,她明白,女儿,第一次有了自己想做的事。女儿很努力。有时也会因为脚尖磨出血而悄悄的哭。她可以独立站起来了。当她的脚背与小腿连成一条直线,痛到脚心。

后来,她每天都在练,练很久很久,母亲为她报了专业老师辅导,她学得很快,把所有精力放在舞蹈上。从业余变成专业。她进了舞蹈学院。参加了芭蕾剧团,在各地演出。她跳过《仙女》跳过《胡桃夹子》,跳着《天鹅湖》回到那个出生的地方。她回到当初她做决定的地方,那个美丽的小溪边。

那个溪边,她曾听到一个男孩说:就像妹妹跳的芭蕾一样。妹妹跳的芭蕾一样。他的眼里满是忧伤

她喜欢到教堂里坐会儿。有时候抱着新买的衣服,有时哭着进来,有时,提着粉红的芭蕾舞鞋走进来。坐着,什么也不说,静静地摩挲着手中的舞鞋。发着呆。上帝会保佑你的,孩子

习惯了,在梦中听到教堂的钟声,慢慢醒来。在月下,听着教堂的钟声,所有都变得澄澈干净。就像回到了10年前的那条溪边,干干净净的,很美。

一个青的女孩。不喜欢他人口中缠意绵绵浪漫的青春小说。就像一部老旧的时光机一样,喜欢回忆过去故事。阅历上世纪的人性。她喜欢《巴黎圣母院》,喜欢书中纯净的钟声,喜欢书中陈旧的记忆,喜欢书中最后一句话,喜欢毯子上起舞的吉普赛女孩。她有时也希望有那么一段畅传的美丽。相信,在教堂的钟声后有一个敲钟人。在午夜,敲在每一处地方,敲在她的心上。

那个夜晚,是她在那座城市最后一场演出。

她呆在溪边,看着溪里的石墩。有时也会有淘气的小孩子,往溪水里打着石子,听着流水声突然一下被搅乱,溪边的路人吓一跳,然后狡猾跑开了。她放下了过去高贵心高气傲的姿态,脱下鞋子,坐在溪边的岸上,双脚浸在水中任流动的水在她的脚丫上舞动着力量。脚指尖依然秀气只不过多了些质硬,看着一边的小女孩小心的公主似的提着小裙子跳上石墩,把采下来的花轻轻地放在溪水中

只是笑着,女孩多么可爱。女孩跳过来,看着她手上的手链。“姐姐,手链好漂亮。”她回过神来,看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子坐在右边,看着自己手上的手链。“恩,喜欢么?”“恩,很好看,姐姐,哪里来的呀。”手链是一条由小小的普通沙石子和碎玉用纤维的带子串成的。有些久了。沙石子是那年在这里看到的,便带回家了,只觉得很好看,于是在加工店,配上一些装饰碎玉。“是一些漂亮的石子用带子串成的。”

没有告诉女孩,漂亮的石子是哪来的。因为,这里早已没有这些石子了,早些年,石子被带去了另一个地方。她明白无法向身边这个可爱的女孩解释许多。

姐姐,你在跳《天鹅湖》吗?”她发现女孩也像自己一样把脚放了下来,只不过她的脚不够长,只是搭在半空,她的小脚也像自己过去的脚丫一样,指尖带着点点红色,有些茧。“恩,”“姐姐跳芭蕾一定很漂亮,老师说,跳舞的人是舞者,你的小腿好漂亮啊,我很快也会有了,呵呵。”女孩甜甜的笑着。

也是一个学芭蕾的女孩,她好像只有7岁。是一个小妹妹。看见女孩又踩上了石墩,心里一震,“就像妹妹曾经跳的芭蕾一样。”

从来没有观察过自己的身体,只是偶尔测一下体重。也无多大事。她不知怎么,一直都清瘦着,总觉病了一般,却有着温柔的精神。体重没有增加。只是自己高了。过去一直告诉自己:练了,决定了,就要坚持,不管有什么结果,必须坚持。

面对镜子,仔细看着。脚型因为学舞,而有时会保持一点芭蕾的步形。原来自己也很修长,看着镜子,跳了一整支舞。曲终,自己原来为什么那么想跳舞。曾经的自己曾在亲人前羞涩说着我想成为一个作家,像安爷爷一样写好多好多可爱的故事,花很多漂亮书,有漂亮的小人鱼公主,有白天鹅。

“你跳得很好。”一个人说。她刚到了不远的教堂,那个人走过来说。"芭蕾是一门残忍的艺术,却体现着高贵的气质。谢谢你。”那人对着她笑了笑,在夜色离开了。她在回忆,也许,有过这么一样的声音,这么一样的感觉。她在朦胧中微微的一笑。眼角已泛出了夜色的光

她,回到了住所。回到了家,对着母亲说:“我想待下来。”“好,去准备一下吧。”母亲还是像多年前一样,温柔地说着。

她在艺术学校教芭蕾。过去,朋友有时也会劝她安心点教一会儿就可以了。她只是笑着说:舞者,舞蹈就是生命。此刻,她也并没闲下来,教着这些想实现梦想的孩子学习。在孩子们之间,脚尖一起,双手向上轻轻的伸着,旋转着,舞蹈着,不过,她不再是为了什么,而是为了一份份纯真美丽。

“我想跳得跟老师一样好。”她抚摸着这些可爱的孩子,看着她们努力,奋斗。有时也会有些心疼。她们就像过去自己的缩影,有时也会觉得这种想法太自私了,她们是独一无二的,都是新的芽,新的旅途。常走到溪边,看到有人又在跳着石墩,想着学生们的努力,心中突然有些酸了:自己,当年为什么会想学芭蕾,做这个决定。听着溪边男孩说的:就像妹妹跳的芭蕾一样。看着水底,想成为一名舞者

过了一些时日,她重新回到了舞台。舞者,离不开舞蹈。她教的学生,常常会在她无事休息在家的时候,来到她家,看着她穿坏的舞鞋,看着她的照片。会黏在她身边,“老师,想看你跳舞,可不可以再教我跳舞。”她依旧教着她们,只不过是在家了,在无事的时候,看着她们舞蹈。舞蹈,可以教会人很多

有时候,在闲来无事的时候,在练习的时候,她也会静下心来看着手链。静静思考,参透许多东西。她去报了瑜伽,虽然有许多相似。她仍喜欢在教室里听着老师轻轻地说着,在安静的环境里,耳边响着点点轻音乐,感受心里的美丽和呼唤,感受自然的生命,感受许多东西。做一些相似却不同的事也很好

一天,她在街上闲逛,买一些所需的东西。悠悠的走,路过市中心偏远的一个小画廊,一个东西不知怎么把她的思维倒带了一会儿。是一幅画,有些旧了,不是太过老练的画风。一个不小女孩在溪水中的石墩上跳过,脚尖上踮,带着孩子的稚嫩天真。靠岸的画的右下角的一块石墩上,有一句小小的:就像妹妹跳的芭蕾一样。那么熟悉。画廊里,有些旧的感觉。店主说,这幅画,不知在哪找到的,画廊很久都没有开了,自己刚来不久。只是收下整间画廊。守着这间画廊

她又去了那个地方,再一次跳着石墩跳过溪水,听着迟到了的石子落水声,看着脚下流过的溪水。突然傻傻的笑了。自己一直所认为是目标而有时令自己迷茫的梦想,不是因为那天看见男孩身边坐在轮椅上的女孩,不是因为看到她手中的缎带舞鞋,不是那一句就像妹妹跳的芭蕾一样。这总觉得朦胧而坚持的梦想,不明白原因的梦想,自己却在朦胧中追逐。

脚下流动的水,依旧在悠闲的淌着。一种女性的柔美正在水中慢慢伸展,水是一种魅力的承载。古旧的小村庄,静静悄悄的,沉睡在黄昏里,青老的石路,石墩,蕴藏着高雅的美。

她,站在舞台上,美丽的身姿舞动着,优美的跳着。随着音乐,沉醉在音乐里。在曲终的那一刻,她终于明白了:梦,追求,并不是一次兴致。那句话把自己心中藏匿已久的冲动,向往用一种自己心里梦想的方式完美体现。她,感到了通彻,愉快,自己只是被自己多余的思考所谜绕,而看不清自己真正简单的追求。

芭蕾,是心中的梦,梦想没有走错路,走错路的是思维,心中的不懂。

梦想给了很多,不仅仅是依靠,承载了心中连自己都无从所知的感情,渴望和向往。

一曲终了思绪的漫天繁华,留下简单的梦,纯净的方向

注:

本文纯属虚构

且属原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