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城烟雨

2011-06-22 10:54 | 作者:律小牧 | 散文吧首发

半城烟

作者:律小牧

灰色的大漠,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一点一滴的故事,一次次腥风血雨的艰难旅程。没有人知道,那段经历,也没有人知道,那段激荡秋的往事,有驰骋沙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有孤注一掷,风萧萧兮易水寒,断肠的悲歌;有塞外苍茫,将军白发征夫泪,血泪落下的烽火年代……

遥远的战场,没有渡口边的红叶那么煽情,也没有小流水的温柔,只知道残骑裂甲,刀光剑影中杀气腾腾,刺血的寒风,演绎着家破人亡的悲剧。替谁争天下?人道英雄,一将成万骨枯,;人说历史,冷酷与权力的决斗……

剑血的无情挥洒

战场的残酷厮杀

兵临池下。

他是军中的猛将,突围只有靠他。

他望着城下的“百万雄师”,目光似乎有点茫然,没有人知道,这位沙场宿将,目光犀利的如同闪电。

“突围!”

于是,一幕幕残酷的混战场面上演了。

夕阳西下,他突围出了,可是就他孤身一人。

追兵还在穷追不舍,他微笑着,不知道他是苦笑没。

追兵的头领,是他的孪生兄弟。他知道,再好的伪装也不能蒙蔽他的双眼……他忽然想到了当时,小时,弟弟在大漠中追着自己,而他的肩膀,永远是弟弟的守护。

他眼中,似乎噙着泪水,然而一下子昏暗了。

看来是在劫难逃了,他只有认命,他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倒下时的背影是那么坚贞。

酷刑,动摇不了他的信念;虚伪,感化不了他的意志。

哪个虚伪的人,看到遍体鳞伤的他,眼里的泪水……

那天,那座被战争洗礼的半城,只剩下残垣、灰色的断壁,绵绵的雨,成为葬礼的一部分。谁知道,他其实痛,并浪漫着。

午时将至,他在刑台上,默默望着他的兄弟,眼里的光芒没有了那时的刺眼。

主刑官,正是他兄弟,要知道,这样的手足相残是多么煎熬,多么刺血。

“斩!”。。。。。

天灰了,雨坠了,只有他在守望着,只有他在哭泣着。

那天晚上,大漠破天荒下了大雨,他提着刀,任凭雨水打在脸上、剑上!

其实雨水是滴在他心上的。

他走进将军的大营,挥刀一起,人头落地,血溅营帐。

那愤怒,是情感与仇恨的结晶。

没有人知道将军是怎么死的,从此他成了他们的将军。

他在大漠中歇斯底里地嚎叫。

只知道,他走之前,兄弟的墓碑变成了一堆碎石。

他不会忘,那块墓碑,原本是他的,而现在,却是他弟弟的。

弟弟成了替死鬼,还是……

多年以后,当他再次来到那座半城时,墓碑却完整的立在原地……

烟雨缭绕着,墓碑依然如故……

评论

  • 黛 薇 .:半城烟沙,很好听。祝愿你越写越好!加油。
    回复2011-06-22 12:51
  • 律小牧:回复@黛 薇 .:谢谢...其实我在现实只是一个无从宣泄的愤懑男生。。。
    回复2011-06-24 13:08
  • 黛 薇 .:回复@黛 薇 .:呵呵,有时候,文字可以做你最好的朋友! 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加油!
    回复2011-06-24 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