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蝶

2011-06-21 13:46 | 作者:杨柳岸 | 散文吧首发

你从未见过比这样的白蝴蝶更朴素的蝶,什么颜色也不曾有,只是单纯的白,甚至白得有些单调,以致于在路过这样一只白蝴蝶的时候,你简直会忽略掉它。

但是你也曾经试图拍下它们的模样,只是这不安分的白蝶并不为你停留,所以,你拍出来的白蝶永远都像张碎纸片,平淡无奇,甚至连蝶的形象也不见。

然后有一天,也就是初时节,下着的午后,你突发奇想去了一趟三田。你发现初夏的三田是一片原野,没有橡胶跑道难闻的味道,即使有护栏,也是在荒草的掩映当中,你压根就没有把它当做一个田径场。

你记得去年的时候,看到白晶菊被集体杀戮,你还为它们写了一首诗,题目好像是叫《白晶菊之死》,不想到,这个初夏,白晶菊依然开得如痴如醉。你也会发现,原来那白蝴蝶是与白晶菊相配的,蝶恋花,花恋蝶,这朴素的白蝶恋的竟然是这朴素的白晶菊。你曾以为,朴素无华即使卑微,你甚至认为卑微者只配与卑微者为伴。

然而,那天,你看到这蝶还是这朴素的白蝶,这花也还是这朴素的白花,如果一定还要加点什么别的颜色的话,就是白晶菊的淡黄花蕊,还有就是它那绿色的枝子。若单单放到一处,断然不会引起你的注意,但是你从来不知道,如此动人的画面就是从这些简单的颜色构建而来。这种构建里,没有谁比谁卑微,也没有谁比谁高贵。

特别是下着雨的时候,你满以为那些白蝶不会出现,但是与此同时,你也想到了刘白羽的《白蝴蝶之恋》,那里面受伤的白蝴蝶不是就出现在雨天么?所以,当你看到那大群的白蝶翩跹着舞步,沐浴着午后的雨点,当你看到它们的舞步不断不紊乱,反而因着雨而更加欢快,你感到惊讶,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叹服。你忽然之间有了与刘白羽相似的心情,你会思索它们在这样的雨季出来是为着寻觅什么,你也会怜惜起那纤弱的细腿,那无力的翅膀,因为雨点打在伞上尚且劈啪作响,更何况是那脆弱的双翅?

想到这里,你忍不住往前走去,将伞举到它的头顶,你甚至对它说:避避雨吧。而它真的就在你的伞下稍作了停留,你因此欣喜不已,仿佛它听到了你的心声,并且确实为你停留。然而,只消一眨眼的时间,你又眼睁睁地看着它从你的伞底逃了出去,直到消失在你的目光管辖不到的花海。你还是在雨中伫立了许久,明知道那只白蝶再也寻不见。

当你渐渐离开这三田的一隅,当你再一次回望,你真的发现这雨天的白蝶比晴日里要多得多。你还是忍不住做了许多的猜想,你知道晴日里,白蝶肯定是有的,只是它们飞乏了,收起了翅膀,与花融合成了一体;而这雨天,你猜它们只有不断扇动双翅才不致于让雨水击倒在地上,所以也才有了这雨中蝶阵的唯美景象。

但是,你更愿意相信蝶恋花的传说,更愿意想起那首多年前的《雨蝶》,“我向你飞,雨温柔地坠,像你的拥抱把我包围……”这时候,不管是蝶恋着花,或是花恋着蝶,或是蝶戏着蝶,在你心里,那惊诧,那怜悯,那唯美的念想,都化作了一束最柔软的目光,徘徊在三田的原野上,萦绕在白晶菊的花海里,久久的,其实你已经忘记,是时间遗忘了你,还是你遗忘了时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