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幸福

2011-06-21 01:36 | 作者:北木 | 散文吧首发

沉谧的午,北京城的沁入我轻启的窗,一份清冷弥漫着忧伤,在淡白的台灯的光里,悄悄拂过。

北方的冬,没有南方那么逶迤,凛冽的风肆虐在人潮涌动的街角,清晨的霜却凝在每一颗孤独的心里。

过后的几天,无意的走在长安街上,夜色垂幕的冷冬,宽阔的街道上,并没有多少人。巡视的警卫嘴里哈着气走过那座庄严的城楼,路灯下拉长的影子里,遗留了丝缕的肃穆。在王府井幽清的书楼里,慢慢的踱着,看着蜷在墙角捧书的年轻人,还有黯淡的灯下那张闲逸的脸,心里仿似淌过静静的溪流,安谧又悠远。

八点多的王府井,充满了喧嚣还有浮躁。路口的的士司机跟乘客大声的商讨价钱,霓光灯下挽手的恋人窃窃耳语,还有那个匍匐在地微语着举杯乞行的老者……。走过嘈杂,静静的坐在戏台下,在那些京韵的唱词里,我仿佛聆听到了一个世界。

入冬之后的北京,变得很干燥。总是在半夜醒来喝水,然后起身推开窗,清爽的空气浸进来,心灵沉润在这宁静的拂尘里,慢慢的,也就不那么干了。

这段时间过得并不好。突然也觉得,不再喜欢北京了,就像以前不喜欢北仑掺着陌生味道的海风一样,那么近,却也那么远。

每天早上走园区的后门上班,晚上下班园区的后门关了,就从正门绕回来。回来的路会穿过菜市场,但其实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店老板也只是斜靠着门,捂着耳朵寒暄,或者只是呆呆的望着远处。出了市场,路边有些饭馆,也有水果店。我总在拐角那家山西小店吃饭,店里多数都是北方粗糙口音的中年人,偶尔夹杂着些南方模糊的音调。我坐在靠窗的角落,静静的看电视,偶然的瞟过窗外渐冷的夜……

Mindy前几天给我留言,说,他们的房子在装修了,回家的时候可以去坐坐。看着那简单的几行字,我轻轻地笑了,在这个溢满忧伤的季节,我嗅到了幸福的味道。

幸福,其实不是奢侈的纪念,也不是华丽的等待,或许它只像包容你的空气一样平淡,像流逝的水一般静默,但它就在你伸手可及的地方,用心去收留它……

一直喜欢听TamasWells的音乐,干净,也真切,像浅色光的台灯,不渲染矫作,却陪你在孤独的夜,踽踽而行;也像是冬日的早晨,斜躺在路边拈着水珠的草一样,轻易的就打动了人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