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亲情的温暖在这个外婆逝去的季节依然留存

2011-06-12 20:46 | 作者:清风 | 散文吧首发

再过几天就要到了外婆的祭日了,每每想起外婆内心依然会痛,但是同时也会伴随着在心底默默流动的一种永远无法割舍的亲情温暖。记得那是05年的一天,也是这个季节,气温在日炎阳的炙烤下逐日攀升,但是临近中午的一个电话却让我的心即可冰冷到了极点。当我接到外婆病危的电话之后,大脑突然间就一片空白,隐忍着着没有流泪,但是内心已经开始决堤,我的心已经泪流不止,内心那封闭已久的情感闸门刹那间被波涛汹涌的泪水所冲毁,我强烈抑制着自己的情感,没有让自己的眼泪飞溅。

但当我带着表弟从他乡踏上返程的火车的时候,我心情阴郁地躺在卧铺上,呆呆地望着卧铺上的顶板,任由自己的思绪纷飞,把自己带到被外婆一直呵护着的童年,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感,任由泪水无声地顺着脸颊潸然而下。

仿佛在转眼之间,我就由懵懂无知的少年长大了,再也不需要外婆每晚为我扇风驱赶那夏日的炎热,再也不需要在半生病的时候让外婆背着我迈着她那双小脚去敲医生的家门,再也不需要外婆背着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的我去学校了,而那时的外婆是强壮的,虽然她那一双小脚与她那魁梧的身躯并不相符,但是那时的外婆是充满力量的。但当我已经为人夫为人父的时候,当我携妻带子回家探望外婆的时候,那时呆坐在街头青石的外婆已经是风烛残年,满头的黑发不知何时已经被白尽染,原本已经深刻印在儿时记忆里的外婆强壮的身躯已经佝偻,走路的时候也已颤颤巍巍。不经意间抬头,看到已经走到近前喊了她数声的外婆的外孙,才知晓自己的外孙带着老婆和孩子一起回家看她来啦,她那满是皱纹的脸上这时才会泛起那久违了的发自心底的甜蜜的笑意,露出了她已经脱落了两颗门牙的假牙,那开心的微笑让她的脸看起来特别生动,那时的我也会从心底发出会心的微笑,还有一股酸酸的难过,外婆那张笑脸年轻的时候也曾是犹若桃花一样姣美的岁月无情地刻画让这张原本姣好的容颜变得沟壑纵横,外婆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逐渐老去。在扶起她那弯曲的身躯,搀扶着她慢步在回家的路上,感觉到外婆是高兴的,虽然外公的去世让她独自孑然地度过这漫漫的岁月,神情经常寂寥而呆滞,但当她一手带大的孙儿带着儿子回家看她的时候,她那落寞的心情会豁然开朗,人也仿佛年轻了很多,在步履蹒跚的回家路上,在我用力搀扶之余,还不忘逗弄屁颠屁颠地紧跟在后边的曾孙,此情此景让我仿佛又回到了那欢乐的童年,仿佛是外婆在牵着我的小手到邻家串门的路上,我欢蹦乱跳地不得安闲,一股暖流刹那间充溢全身。一切的一切,仿佛就在昨天,就在记忆的深处,当外婆的祭日就要来到的时候,这种温暖的记忆就会突然间涌现出来,让自己心痛的同时,也无比怀恋那种不老的温情!

记得那年我带着表弟赶回家的时候,外婆已经躺在了堂屋的冰棺里,我快步赶到了曾经是多么熟悉的小院子里,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压抑了一路的情感,跪倒在在院子中央,再也无法保持一个成年男人的矜持,放声大哭:“姥,你不的孙儿回来啦!回来看你来啦!”哽咽着,任由泪水纵横……。磕完几个响头之后,爬到外婆栖身的冰棺跟前,趴在冰棺上,看到外婆那安详的面容,看到外婆安静地躺在那儿,仿佛只是睡过去了,只是内心仍不愿相信外婆已经去世的事实,仍然固执地认为她只是累了,只是想美美地睡一觉,只是不想别人再打扰她的清

当我写到这儿的时候,我的眼睛已经湿润了,那过往的一幕幕都浮上心头,久久挥之不去,外婆的去世一直让我无法释怀,因为我本想好好尽些孝心,让外婆在晚年能过上一个安逸的生活,但是外婆病逝的时候我却远在他乡,在她弥留之际却没能看上她一眼,没能守在她的病床前尽点孝道。听父母说,外婆在入住医院两天之后去世的,在医院里她还曾在昏迷之中深深叹息过,父母和姨夫母都说,她心里是放不下她从小一手带大的两个远在他乡的孙儿,在她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是想再看看她那两个倾注了她一生心血的孙儿啊!听到此,我更加悲痛交加,泪水就像失控的山洪开始泛滥!

我成年之后,好像就很少流泪了,尤其是踏上社会,那句“男儿有泪不轻弹”就把我的泪水给禁锢住了,即使遇到再大的挫折再大的苦难都不曾流过眼泪,泪水仿佛已经绝迹了,但是每每想起外婆的时候,眼睛却总是湿润的,因为那种亲情是永远无法割舍的!

当我们办完外婆的丧事之后,晚上回到自己的家,躺在暗夜里的床上,跟媳妇轻轻地述说着那些童年的过往,回忆着外婆照看的童年旧事,就这样自言自语地述说着,情到深处,就突然泪流不止,眼泪就会情不自禁地顺着眼角往下淌,整个人就会沉浸在那种悲痛之中无法自拔,突然噤声之后,让泪水无休止地倾泻,媳妇也突然意识到我在默默流泪,于是,柔声安慰着,但是这种无法割舍的情感怎么会戛然而止呢?!

即使现在,有时也会在梦中梦到外婆慈祥的音容笑貌,会梦到外婆颤颤巍巍行走街头小巷里的背影,还有目送我们离去时寂然不舍的眼神,还有那一头雪白的银发,还有那缺了两颗门牙的假牙,还有开心微笑时皱起的眼角,还有……

每当我想起外婆的时候,内心仍然有股叫做亲情的热流在欢快地流动,同时还有一丝丝隐隐的心痛让我沉浸在那温馨的回忆之中无法自拔!但是那童年记忆里的外婆永远是那么年轻,那么漂亮,那么爽朗!那种让我永远无法割舍的亲情时时刻刻温暖着我,让我即使独自行走在异域他乡,即使独自披风冒雪,也会被这种温暖所包围,所牵引,并将一直牵引着我前行,直到永远!

评论

  • 【嬿兒媚】:永远的外婆!永远的感动。
    回复2011-06-15 20:11
  • 清风:回复@【嬿兒媚】:因为是外婆一手照看大的,对外婆的那种深深的情感总会在不经意间涌上心头,总会让自己无法释怀!谢谢你的理解!
    回复2011-06-16 1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