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远走,我还能说些什么

2011-06-12 09:54 | 作者:鬼见愁 | 散文吧首发

“XXX,一个有了对象就跟我失去联系的朋友,很佩服这样的男人。”

这是今早看到的一朋友日志里的一句话,有点小意外。

这是一个一向坚强独立的同学,竟也有这样的情思,或许只因是女子吧。

可大男子的我,心里竟戚戚焉。

或许我也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一些细微的东西总能触发我别样的情怀。

安妮说:“水一旦流深,就会发不出声音。人的感情一旦深厚,就会显得淡薄”。

时间通过一个个不经意的瞬间,一点一滴沉淀了下来。

有些事情,我倔强地坚持它们不可取代,珍藏数年,认为只有自己才有资格擦拭。

想让它们保持鲜活的灵动,因为害怕有一天想不起最初的感动

于是,我紧握已有的温暖,贪恋以往细微的沉实。

可是,相对两无言后,心河似乎在一之间干涸了,没有了着落,空荡荡的。

最终,只能以纪念的方式来堆砌支离破碎的过去

有人脱离了我的视线,可我迟迟不愿承认,仿佛他们一直都在,不曾远走。

就这样,我忍心转身,再一次离开

可是人总是要长大的。

总会有一天,所有的往事都在指尖流转的光阴里褪去了本来的颜色,犹如北方季的天空,惨白得叫人触目惊心。

我们都披上了厚重的伪装坚强地生活,只为曾经如痴如醉的想,只为了那些一直在你背后默默守望着的眼睛。

却总是在漆黑的夜里,在一瞬间又想起了那年的时光,想起了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感觉,想象着没有他们的日子,自己是怎样的孤独

于是,总是渴望朋友的关心,总是不断地索求,直到发现大家都有相似的问题,直到习惯了没有联系的日子。

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它的无奈忧伤总是得一个人慢慢地、静静地咀嚼。

面对于此,我还能说些什么,我该说些什么呢?

或许我该说:

“xxx,你一定要好好干,一定要幸福!”

总是要说再见,相聚又分离,总是走在漫长的路上。

总是有一些忧伤的情思,总是在无病呻吟,为赋新词强说愁。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