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2011-06-11 10:21 | 作者:媛 儿 √. | 散文吧首发

如山这句话不知道听别人说过多少次了,可是说实话,这还是我第一次写父亲。虽然有些东西心知肚明也刻骨铭心,那满满的爱也不是几行文字就能够说明白的,只能算是有感而发,当个留恋。

今年的6月19日是父亲节。似乎还是沉浸在那个风和日丽的五月中,原来,“蜻蜓点水”的天真的来了!

从我懂事以来,爸因為工作性质特殊,他总是常年不在家,在我小时候模糊的印象中,妈妈总说爸爸家里的客人,可能统计下来一年三百多天,爸爸在家的次数还没有一个多月。他回家的时间点几乎是在晚上,然后第二天很早就要起床,因为船又要起航了。偶尔的情况下他会在家里待个两三天,这算是回家一趟最长时间了。我便也由此认同妈妈说的,爸爸是家里的客人。

儿时记忆中:

记得小小时候,我最期盼的是爸爸每次回家。他总是会给我和哥哥们带好吃。我最常做的事就是翻开爸爸的行李,总有一大带的零食,这种感觉每次都不会漏空。然后会依赖在爸爸怀里撒娇。每次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贴上来,皮肤有种刺刺的疼。他亲我,每次我都狠狠地用小手擦被他亲到的地方。一边抹,一边窥视他的表情。我那么小,已经懂得不动声色的拒绝。…

这好像是女孩的天性,到现在大姑姑还会经常开我玩笑说,全家子就数我不怕他了。

爸爸回家总有两件事是不会忘记。在我老家,有座两层楼高的房子,那是在爸爸年轻时,付出汗水的成果。只要他回到家里,总会围绕家里外四周围转一圈,妈妈偶尔会说你爸爸又在瞎折腾了,到现在我都没问他为什么,我想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了吧。

他还不忘给我们剪指甲:他照例从行李箱拿出指甲剪,然后会依次帮我们剪指甲,我特会跟爸爸撒娇,几乎每次我都是排第一位,我会很乖的坐在小凳子上,伸出双手,剪完手指甲,然后再剪脚指甲,我很喜欢爸爸剪完的指甲,很漂亮一个弧度。

爸爸很容易流汗,总不会忘记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味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喜欢闻那个味道。长大后,才明白爸爸身上的那独特味道还有个专属名词—汗臭味。尽管现在很多人都厌恶这样的味道,当然我也不例外。不过唯独爸爸身上的味道我并不讨厌,这就是亲人吧。

从我记事起:

初中开始,我就选择在校留宿。每每回到家,妈妈总是对我倍感亲切,连称呼有时候叫我,都让我感觉到很肉麻。时间久了,我开始明白:小时候妈妈常常说的话,爸爸是家里的客人,这句话太沉重了。尽管是在现在,爸爸只要提前打电话说船到港岸码头,得空回家一趟。妈妈总会在这一天梳妆打扮得特别漂亮,我总是笑话她,都老夫老妻的了,还好像是刚过门的小媳妇一样。然后妈妈就笑了,我知道,这就是平凡的幸福

再后来就去厦门读书,有了第一部手机。爸爸的船只要一靠岸,就会打电话或发信息给我报平安。偶尔会跟同室的舍友聊聊长辈的事。睡在我下铺的姐妹会问:“M啊,那你不想爸爸吗,我现在一星期回家一趟就感觉跟爸爸分开很长一段时间了。她家是开面包店,爸妈常年在家。”所有我时常会反问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已经习惯和老爸这样的生活方式。慢慢长大懂事的我,出来外面,接触认识的很多,更多的体会到他们的艰辛。

“距离产生美”这个词,或许对于恋人来说有点不切实际,但是对于亲情绝对是言之凿凿。随着时间的往后推移,离开爸妈的我越来越感受到亲情在我人生中的分量,越来越感受到爸妈这个“避风港”对我的重要性。

毕业后一年,我选择了离家更远的地方工作,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但是今年过年回去见到阔别将近一年的爸妈,突然感慨时光无情,看到渐渐衰老的他们,长大了的我依然无法释怀过去的点点滴滴,再细细回忆起来,竟发现过去的岁月,从小到大,父母对我们的爱,一直都是满满的。

直到我工作后,老爸才由“本性男儿”变成了唠唠叨叨的“娘家媳妇”了,每每打电话給他,和老爸竟能说上半小时,或许应了“女儿上辈子是爸爸的情人”这话吧。

这是我第一次承认爸妈老了,曾经的缕缕青丝如今却是银发根根。对于他们我有太多的愧疚,他们给了我们太多的爱。那熟悉的后背将会是女儿永远的挡风之处吧!虽然那后背一直在变化,从初中到现在,没有弯得像老爷子,但是明显觉着那后背在一直变小变弱,变的有些刺痛眼睛了…老爸真的已经成了“老爸”。

千万不要嫌弃他们的唠叨,也许回过头来,会觉得有人对你啰嗦,也是一种遥望不可及的事情。我知道那是一种幸福,有家人的挂念,觉得奢求的幸福。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这思念

关于父亲的记忆还有很多,写不完也报答不完,希望这些文字能够化成爱的记忆,让我把爱的思念常带身边,无论何时何地。

我只是想用最朴实的文字去勾勒出老爸这一形象。他是个让所有人尊敬的长辈,他用他所有的智慧,所有的汗水努力给我们这个家创造好的环境。他现在总会欣慰的感慨:“我很满足。有一个爱唠叨的老伴和三个很健康的孩子。”我想任谁都代替不了他在我心里的重要位置。

又一年的父亲节,这个时候多想对爸爸说:您辛苦了!谢谢您!然后抱抱他。

写下这些,我的心总算安静了许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