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谢谢。

2011-06-08 19:13 | 作者:清浅 | 散文吧首发

很久没有激烈的运动了。就像好久没有很激烈的情绪一样。

久违的运动。连续一个多小时。

球迅速穿过气流,凌厉并且专注,反手接球,狠狠回击,很有手起刀落的潇洒。

汗水顺着头发不停地流。用手背抹掉,然后再继续。

血液直往脸上涌。运动后很健康的通红。

喝了许多的水。很气派很自信的味道。

大抵运动的时候容易看出一个人的本真吧。我原是喜欢激烈并且需要耐力的运动的。

是什么时候开始,一个不小心,忽然就学会了粘腻懒散,学会了矫情滥情,学会了唧唧歪歪,还有装模作样。忘了就忘了。习惯了。所以一切都很好。

右胳膊软软酸酸地痛。深入骨髓一般。像是用尽力气才打开电脑。似乎也很久没有这么痛过了吧。

那么小心翼翼地说话走路,那么小心翼翼地面对遇见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

那么无动于衷那么面无表情那么凉薄那么世故。

不会摔着不会磕着碰着也不会伤着,哪里还知道什么是痛呢。

如此无关痛痒平静安详。如同人之将老一般。安好是安好。

只是忽然,想起或者说起那些激烈的运动或者情绪,忍不住就伤神。

这样的伤神,即使往凉面里放再多再多的辣椒,辣得伤到胃了,依旧于事无补。

不过打个球而已,本不至于那么矫情,只是即将分离,一直在想若是许多年后,碰见一个许久不见的人,会不会忽然问起,过得好不好。

然后我会微笑着说,我很好,谢谢。

然后那一端会忽然笑起来,你真像他们说的,一点也没变么。

然后太过怀旧的调调。

然后两端开始喋喋不休抑或沉默起来。

然后说了许多人和事,还有深情。

从很久以前开始。很应景。很怀旧。很温暖。很丰盛。

文采飞扬丝丝入扣深情款款。

愈发觉得心酸。

终于会说完。

终于他说,我知道,你一直还在的,是不是。

我笑着,呵,只有我还是当初的样子。

若你问我好不好。

就是这样了。我很好。很好很好。真的。谢谢。

评论

  • 康有山:清欠,您会过得好的,祝福您。康有山
    回复2011-11-08 0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