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流水,佳遇知音

2011-06-08 17:54 | 作者:浅唱 | 散文吧首发

是谁素手研墨走笔,细写粉蝶之恋的传奇。

是谁轻抚七弦古琴,弹奏高山流水遇知音。

——题记

月浸墨池,风拂画屏,送黄昏,光透晨曦,鸡鸣桑树,蝉音破晓,蜻蜓点水,跃于荷尖,露珠垂挂青草叶间,烟苍露浅,青竹翠绿,微风栩栩吹过,掺杂这特有的竹林的泥香,缓缓地流淌出岁月未曾流逝的暖意,沁人心脾的气息席卷铺面而来,自然而然陶醉在日出凉的瞬间里,误入紫陌红尘的间隙,寻觅着被揉碎在浮藻里的记忆,在满载星辉的里放歌,撑着一支长杆,追逐流水的踪迹,寻找你在昨日遗留的魅影。

当房亭道上,蛙声泱然一片,两三点雾雨洒落身旁,浅蓝荏苒,黄鹂欢畅啼叫,鸥鹭行与渚沙白上,小流水,搁搁浅浅,绕过几个湾,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斜穿,透过杨柳垂下的间隙,通过雕花窗棂,在地上倒影出花纹的光斑。舒展的花苞瞬间绽放,翠润的蕊儿,尽情的享受明媚的阳光,洁白的花瓣,倾听激流叮叮咚咚的声响,缓缓在桥头转动的水轮,嘎吱嘎吱逆流出诉说不尽的芳香。当打开窗户,看到依附在花蕊即将蒸发的露珠,无声的岁月悄然翩踏,与昨日的忧伤一起微凉,莞尔一笑,此情与流年偷换。

碧落千尺潭水,落英缤纷,回璇在半空中的花瓣,与指尖怒放出的感谢缠绵悱恻,玉兰指轻捻落红,从袖口拿出丝绸手绢,包住花瓣,放于鼻间轻嗅,忍不住一声叹息,浮生若梦,虚幻一场,自古红颜多薄命,乱世桃花逐流水,只可惜,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千脂凝泪,低吟浅唱,红韵诗谣,若花开只有一季,又有谁堪摘,若红尘只如一梦,又有谁堪怜?

牡丹花,随风荡,紫幽兰,沁芳香,户庭尘埃落定,虚室有余闲,倚花照海,青花瓷器,天青色等烟雨,清韵化蝶,临摹仿宋字体,绘如相濡以湿的画图,以神来之笔,临描出青花的雅致,一只白色锦鲤跃于碗底,一对鸳鸯戏水于芙蓉叶下。

小轩阁内,香炉子上,袅袅檀香,萦绕楦窗,风拂动垂下的帘幕,飘然摇摆不定,纤弱的手腕无力地托起下巴,看到往日不曾看到的忧伤,是谁家潇湘女子坐于梨花雕木案上青灯光晕下,素手轻研墨汁于墨砚,层层叠开的细腻墨浪,蔓延在指尖的温存,印染墨香墨色唯美雅韵,笔尖点墨,凝望江头,兰舟催发,回首,倒影在宣纸上的柔光,舒暖的照入素颜,落笔轻游,以普实无华的文字,饱满温馨浪漫的感情,抒写着她关于粉蝶之恋的传奇,静静地房间内,只有笔与纸摩擦挲挲的声音,不到半馨柱香的时间,一纸闲情绚烂跃然跳动纸上。

蓝天白云,影在淼淼碧波,葱郁木叶,投入青水之湄,群花漫烂,粉蝶越过青山之巅,遥指落花瞬间,流年又何堪言,日照雾霭生紫烟,遥望千丈布瀑垂挂川前,雄鹰扬起巨翼,掠过苍穹,当沧海变成桑田,是谁面朝朝辉,背对青山,坐于苍松下,斜揽七弦古琴,轻抚慢调,一曲高山流水缓缓倾泻而出,每一调琴声,幻化成一只只透明蝴蝶,飞过漫野,掠过水面,荡过山涧,飘如山峦。娇花为之放蕊,鲤鱼为以跃龙门,急流为之欢畅,清风为之吹拂。此曲应是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烟霏江南,花落秦淮,画舫轻轻跟随流水,四处飘荡,笙歌丽莹,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弥足的间隙,容纳着玉碎的惨痛,鸳鸯环,翡翠玉,怀瑾握竹,略带几分恬淡悠然,看百花争妍,听细雨无声。一枝梨花压海棠,病树前头万木。当千帆竟发,花还在开时,是谁手握油纸伞,在西湖河畔,独立二十四桥边,与醉卧的药芍共赏雨落絮花,与散落的柳帘吻朝露,如丁香花般的忧伤,在湖的中心荡漾开来,泛起层层皱褶的涟漪,成为挥之不去的于一枚梧桐叶凝滞了呼吸,与一瓣花香的记忆填堵岁月的缝隙。

诗写婵娟,词谱秋莲,琴邀仙乐,画入眷恋。喜逢榕树,书香氤然,香梅品尽,两处情牵。谢诗为证,曲为媒,词为缘。隐隐青竹,脉脉红莲。深深院,绮韵盈然,月下携手共花全,当意阑珊,月色朦胧时,是谁以墨为伴,以画作衣,手写沧海遗墨,素描半卷梵文,笔落尘世,陶醉在迤逦的泼墨山水画里。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你的美丽,宛然一出烟雨朦胧的江南水墨山水,却是一幅笔端蕴秀临窗写就的素心笺,仿佛微风中静静流淌石上的山泉溪涧,清泠透亮而又蜿蜒回环多有不尽之意;你的文意,洗尽铅华,古朴典雅,清新流畅,虽然只是轻轻淡淡的吟唱而已,但已经婉约到云淡风清的意境里。

只想与你弹奏一曲莫失莫离,与你守候着一季花开天涯,与你等待着地老天荒,与你共赏粉蝶之恋的传奇。尘世知音难觅,倾一世惆怅,眷一季忧伤,只为再一次等你,万丈红尘,世间离合,自此可否让那一叶心舟,只载春光不载愁,系你在心上,念你在心上,刻你在心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