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似传奇

2011-06-07 14:01 | 作者:傷序斜陽 | 散文吧首发

一壶茉莉沏茶氤氲出古老而深沉的毓气,袅袅余味,缠绕出小巷湿湿的回音。在时光走廊的深处,朦胧的月光,一位传奇的女子-张玲就这样轻轻走来,她喜欢说故事,一个接一个,听者总有淡淡的恍惚感,我一听,便觉时过千年,那远远的思绪始终留恋着她的影子。;她是世俗的,世俗地喊出“出名要趁早”,却也是精致的,精致地让人叹服她绝代的才情。她的性格中聚集了一大堆矛盾,她是一个善于将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话的享乐主义者,却又是充满悲剧感的人;她是名门之后,贵府小姐,却在作品中描写出一个又一个市井的俗民形象;她悲天怜人,时时洞悉芸芸众生“可笑”背后的可怜,但实际生活中却冷漠薄情;通达人情世故,却依旧我行我素。她还是一个个人主义者,只沉浸在自己的传奇世界里,她现实功利,对朝代更迭之间一个古老文明走向毁灭有一种迫在眉睫的恐惧,更有一种洞烛先机的预言,现实,功利,所以她要趁早出名,几乎是一之间吧!迅速红遍十里洋场,上至汪精卫政府,日本文化界人士,下至各种通俗小报的读者,无人不知上海滩出了个张爱玲,正如同昙花所展示的惊鸿一羡的美艳,但她不是一开即败的,直到如今,“张热”依旧未退,她还是一个设计者,提到张爱玲,最经典的打扮就是在旗袍外罩一件夹袄。在当时很是流行,换成今天的词来说叫“混搭”!她对色彩极为敏感,对服装有强烈的爱好,她的装扮中西结合,古今并举,有古老文化的雅趣与韵味,对她来说,服装是一种创造,在各种交际场所中,她不善言辞,大多数都保持沉默,但她的服装让她在沉寂中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场。;

她的文学也是传奇,“五四”以来,运用白话文写作而语言技巧上乘的作家并不多,数得来的也只有沈从文,朱自清,白先勇,鲁迅等,而张爱玲绝对是其中一个,她信手拈来的句子,是凡人难以企及的,她作品切入的角度,行文的诡谲,以及弥漫的灵气是别人无法模仿的。备受关注的“张味”,先是表现在小说中所创造的层出不穷的意象上,具有鲜明的视觉效果,一段文字就是一段默片,黑白无色,却留予你无遐的远想,她可以用诗意美的句子来描写作品里没有诗意,没有美感只有世俗的主角,她说的故事,平凡中略带离奇,在怪异中又有其存在的合理性,用一座城市的沦陷来成全一段乱世情缘,我只有她才能写出这样的震撼效果。她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是传奇,总是活生生的站在你跟前,你可以进入她们的世界,却触摸不到她们,那段距离便是张爱玲留给读者的沟壑,娓娓而道的故事,也许都有她的影子。尽管在作品里她对爱情的解剖分析都十分清晰到位,但当她遇到时,却失去自己惯有的理智,选择做一个低到尘埃里的平凡女子,少女情怀总是诗,于是那样一个深谙女人心理,讨人欢心的才子胡兰成轻易地走进她心里,她是心甘情愿的,虽然她目无下尘。因为是张爱玲,所以这段爱情才能称为“传奇”,但是胡兰成是有妻之人,况且风流成性,最终以悲剧为这段“传奇”注脚。;

痛了,累了,于是想休息了,所以她远赴美国,生命中的一切繁华她都尝遍,再也没什么能打动她了,她已经把那个在上海飞扬放纵的自己埋葬了,活得如此淋漓尽致的也只有她一个,在最美丽的时刻,毅然收敛红尘的双翅,隐身而退,毫无留恋。就是离去也是这样决绝地没有一朵花,没有一瓣泪送她退场,只留下一个孤独的背影,和她传奇的一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