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操,祭拜屈原

2011-06-05 11:14 | 作者:潇湘涟漪 | 散文吧首发

把影子投影在水上的,都患了洁癖

一种高贵的绝症

把名字投在风中的

衣带就飘在风中

清芬从风里来,楚歌从清芬里来

美从烈士的胎里带来

水劫之后,从回荡的波地升起

犹佩青青的叶长似剑

灿灿的花开如冕

钵小如舟,山长水远,是湘江

——余光中《水仙操》

曾经,他是一朵兰花,不流俗,与日月同辉。后来,被流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落水而沉。

他,一直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所以,他说,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他,听渔夫说,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歠其酾?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

他,依旧是不屈服不妥协,懂得,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所以,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夫莞尔一笑,离开,唱着,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与此同时,他,一跃而落,如沉鱼落雁般的潇洒,决绝的态度,唯美的姿势。

也许,生活是一条奔腾的河流,我们在滚滚红尘中,终究是沾染了世俗的尘埃,但是,我总相信,只要心灵如兰,一直坚守,像他一样,我们可以做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红尘太飘渺,社会太繁杂,物欲横流,也许,我们永远做不到独善其身,却可以享受一次又一次局外人的清醒。

我们都懂,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脚。而且,人在江湖走,多少都是身不由己的,一如江湖岁月催,为生计奔波,为生活落魄。

曾经,谁都只是一个单纯孩子,时过已境迁,人渐渐长大,心渐渐成熟,懂得社会的无奈,红尘的纷扰,无计可回头。

记得,当初,许诺绝不同流于世俗的硝烟,想要,今生今世,都是自我,走自己想走的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过往事的尘埃,我还是没能坚守住当初的诺言,委顿在红尘的一隅,让心灵洁净,然而,当窗外有风飘过,有滴落,就像红尘的挫折,无奈,喧嚣,偶尔,也会心为形所役,不得不去思虑。

后来,懂得,人生不如意之事十如八九,不如常想一二。虽然世间红尘弥漫,我已无法躲避,却可以在某一刻,忘记红尘,忘记世俗,甚至,忘了自我,独坐一隅,心游神外,逍遥。

我,依然只是一个普通的红尘人。没有他那么高洁的情操,怀瑾握瑜,绝不流于世俗,也没有他那么清醒的心灵,如月皎洁,洞察世事,却不同流合污。

聆听历史的声音,他不是不懂得黑暗的河流,不是看不见世俗的尘埃,不是听不到靡靡之音,他只是不屑懂得,不屑看见,不屑听到。

铅华洗尽,我们,终究做不到他的决绝。世事更迭,总有一些人,做一些事,让后世望其项背,景仰的姿势。一些人,做另一些事,让后世唾弃谩骂,鄙夷的态度。还有大部分人,不是独居左岸,亦不是独居右岸,而是如一叶扁舟,飘摇在河流中。

积累了时光的沧桑,也许,已不再是一颗赤子之心。漫溯时光,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此刻,我愿倾心为他,靠岸,只为瞻仰他,祭拜他。

在幽幽暗暗中反复蹉跎,我们懂得,有些责任我们无法脱离,有些事情我们不得不做,有些人我们不得不去接触,有些事我们不得不面对。有些故事我们无法躲避,这一生,常常为情所困,为红尘羁绊。

岁月啸耳边,流年婉转,还记得他的陨落,如流星般灿烂。这一生,没有理由,我终究是做不到他的清醒,也不愿堕入世俗的浑浊,或许,这就是在半清半浊之间流淌,半半醒之间轮回。

但是,我懂,是他让我悟了,清者自清的那份笃定与坚守,从此,不屑浊者自浊。清晨,有凉风吹过,是他在吹醒红尘。夕阳,有细雨滴落,是他在涤洁心灵。里,有孤星眨眼,是他在启迪方向。

时光悠悠,回不去的旧时光。韶华不再,留不住的十全十美。半花开,浅吟低唱,淡淡流水,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为了他。几度沧桑,他一直在我心里,犹如圣洁的花,千年芬芳,不离不弃。

静听一曲伯牙遇子期的水仙操,而今琴弦已断,余韵犹存。淡吟一首纪念屈原的水仙操,如梦年华,倾心倾情祭拜他。

潇湘涟漪

2011年6月5日清晨,有风

qq:390852337

所属专题:我和春天有个约定

评论

  • 禅意:(*^_^*)心如兰,身如莲。
    回复2011-06-07 10:30
  • 左舍右予:字字用心,句句含情。赞!
    回复2011-06-07 11:22
  • 潇湘:身在红尘中,心在红尘外。诗意中透着禅意,好!!
    回复2011-06-07 1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