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

    池塘岸边迎风起舞的杨柳

    躲进寒冬的怀抱

    最后一片黄叶恋恋不舍

    在深夜伴着雪花流落

    童年一枚泛黄的书签

    偶尔走进瓜棚的香甜

    月光下的草垛

    疯长捉迷藏的欢笑

    随手拾起刻满苍

    02月19日
  • 春意满目,桃语一树

    春天复苏的希翼

    赋予万物以灵气

    绿草茵茵的草地

    阳光怡人缕缕

    枝头冒出叶的新绿

    吹风拂面杨柳依依

    千里欢快奔腾的小溪

    流淌着明媚的韵律

    生命中的际遇

    懂得的时光里{

    02月19日
  • 【原创】池横诗歌〈1298一1500〉诗歌送爱恋

    晨起她没骄矜的美姿,

    胸部没海波高昂凸现,

    体态丰腴像圣物风度,

    语言和微笑充满纯朴。

    如此没有活力和灵感,

    可她浸透心窝的行为,

    洒满江河尽情的展现,

    炽热目光像上帝亲生

    02月19日
  • 【原创】池横诗歌〈1297一1500〉摆脱烈焰的饥渴

    孤独中使我感觉有种轻松欢快,

    那种狡诈阴谋诡计消失不见乌云,

    只有一个命运支配我的岁月渐行,

    匆匆归去仿佛迷情的梦镀上金色。

    我不感觉孤寂创作思索汹涌凸起,

    翻卷飞溅浪花犹如长虹闪

    02月19日
  • 【原创】池横诗歌〈1296一1500〉爱我千峰

    在嫣红日暮苍山熟稔声音爱我千峰,

    一双双绝妙的眼睛像飞舞的秋波,

    一望无际大海澎湃的涛声放逐飓风,

    敞开心扉像明月初梦时分弥漫山河。

    审视的眼睛羞羞的面晚霞一片红艳,

    犹如故人娓娓

    02月19日
  • 红颜难言,情不语

    红颜难言,情不语

    原作:蓝忆曦

    微风轻抚风铃,

    声音很动听。

    在此刻,

    又习惯性的想起她。

    //

    撑开伞,

    向她的位置

    走去。

    直到见到她,

    在雨中,

    02月18日
  • 沉重的岁月之纤......

    相信(你难以想象)

    是从黑暗的冬日走出的

    从母亲干瘪的怀里

    (那个瘿弱的可怜虫儿)

    母亲干涸的眼睛里

    (那个瘿弱的可怜虫儿)

    惶恐中,

    (就这样地唤着吧)

    那些饥饿着的

    02月11日
  • 在他醒来后的不知不觉之时......

    醒来后,

    那些树的(五彩叶)落了

    一地,一片一片地

    (未落的也渐老去

    还有那些不再怒放的花儿)

    流落在草间河沟泥泞的道上

    那些冷杉与松,还在折射坚韧

    如同我们与它们的生命,

    02月11日
  • 梧桐·母亲

    我常常想起母亲栽种的梧桐

    那是亮眼的一颗翡翠

    嵌在我柔弱的心门上

    星星点点的柑橘在梧桐的身旁环绕

    显得那样暗淡与矮小

    /

    荒坡上梧桐下

    母亲常常纳凉

    树冠遮住了她的辛酸

    02月11日
  • 长白山的雪

    长白山的雪,来得特别早

    早到超出你的想象

    白露刚刚过去,就匆匆而来

    秋天在这里就像一个符号,一带而过

    秋菊刚刚绽放,就与雪花拥抱

    在风雪弥漫的山坡上

    紫的、黄的、粉的菊花,与雪

    02月11日
  • 长白山的雪

    长白山的雪,来得特别早

    早到超出你的想象

    白露刚刚过去,就匆匆而来

    秋天在这里就像一个符号,一带而过

    秋菊刚刚绽放,就与雪花拥抱

    在风雪弥漫的山坡上

    紫的、黄的、粉的菊花,与雪

    02月11日
  • 红尘情未了

    恍然若梦,无心回首,

    你在飘渺混沌处;

    行色匆匆,有意留步,

    我在随波逐流中;

    走了,回了,去了,淡了,

    抹不掉的,是那心灵中曾经的一缕的悸动!

    升了,降了,沉了,浮了,

    02月10日
  • 红雪

    乡下,

    有雪的夜晚,

    雪光就是眼睛。

    寒冷的风,

    疯狂的抽着鞭子。

    屋子外面寂静,

    没有了呼吸的生灵。

    手机是唯一

    与外界相通的眼睛。

    一个视频跳到眼睛里。

    02月09日
  • 惊愕于某种称呼......

    惊愕于某种称呼

    来自于罗切斯特般的咆哮

    埋葬了多少年

    会从另外一个女人口中呼出

    还带着尖锐

    那个粗俗不堪的女人

    屠夫一般的粗鲁

    白而胖的脸上已显出横肉

    然而,她的率真{

    02月09日
  • 伤还在痛还痛......

    在这条路上奔跑

    也在这条路上彳亍

    让阳光晒着

    让淫雨淋着

    让春天的风拂面

    让凛冽的寒刺骨

    在这条路上,奔跑

    你也在

    彳亍与奔跑

    彼此不再相融交错

    虽然,

    02月09日
  • 年的味道

    春来了

    柳枝漏出了嫩芽

    浅浅的绿色

    迎接蝴蝶翩然而至

    灯笼挂了

    春节也来了

    喜庆的红色

    映红了一个季节

    每个城市的地标

    都是灯火通明

    我却一直看不见我故乡的山庄

    02月09日
  • 梦中的你是灵魂的一种相依

    眺望一群白鸽

    飞向大山的那一边时

    有成片的白杨在给我写意

    鼻子一酸,就来了眼泪

    行走在春夏秋冬的四季里

    没有忘记梦中的你

    --

    不知道你是谁

    也不知道你的家在什么地方{

    02月07日
  • 梦中的你是灵魂的一种相依

    眺望一群白鸽

    飞向大山的那一边时

    有成片的白杨在给我写意

    鼻子一酸,就来了眼泪

    行走在春夏秋冬的四季里

    没有忘记梦中的你

    --

    不知道你是谁

    也不知道你的家在什么地方{

    02月07日
  • 梦中的你是灵魂的一种相依

    眺望一群白鸽

    飞向大山的那一边时

    有成片的白杨在给我写意

    鼻子一酸,就来了眼泪

    行走在春夏秋冬的四季里

    没有忘记梦中的你

    --

    不知道你是谁

    也不知道你的家在什么地方{

    02月07日
  • 薄荷蓝绿:原地等待,呵?

    从来都没有原地等待这一说

    哪怕是走失之后,双方也只会向双方离去的位置找寻

    所以往往是越走越远

    往往很多时候,有些人会仗着别人的宽容

    就把对方的付出看成了理所当然

    然后大肆挥霍,偶尔

    02月07日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