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味8芸小公鸡

      回味8芸小公鸡
      
      他会在记忆里永远沉睡,
      
      但也与实践一起同行。
      
      回收时光之轮转

    07月07日
  • 美人迟暮

      昨天在央视电影频道,看了《寻找成龙》首映,荟萃的明星中,有几位老艺术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于蓝、田华、张瑞芳、祝希娟,这些曾在新中国影坛上熠熠生辉的

    07月06日
  • 好人张乃清

      上世纪九十年代,在上海滩上打工淘金的年轻人中,特别是在喜爱文学艺术的年轻人中间,许多人都知道有一个热心的上海人,他姓张,他数年如一日关心、关注、关爱广大的外来工群体。我们当面都亲切地喊他张老

    07月03日
  • 天使光环

      也许思念不会随风而逝
      
      也许想念禁不住时间的考验
      
      也许爱就是一个美丽幻城
      
      也许

    06月28日
  • 四见“土财主的儿子”

      初见
      
      周末,被师傅的电话吵醒,一看刚好8点档,揉着朦胧的眼睛,在师傅超大贝芬的音量下,她只是说:好,好,十点钟过去……

    06月25日
  • 残缺美

      我校的守门人,是个殘疾.
      
      从小患小儿麻痹症,行路都艰难.
      
      这样的人守门,大家心中难免不咕噜:
      <

    06月25日
  • 路虽不同,但却同样精彩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应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他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这样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

    06月23日
  • 关于秋心

     

    那是个雪花轻飘的夜晚,妈妈流着泪对着刚刚降生的小生命说 ;‘你

    06月22日
  • 不了 情深重

      忘不了忘不了
      
      忘不了春已尽
      
      忘不了花已老
      
      忘不了离别的滋味
     

    06月20日
  • 爱是一种感觉

      日子在不经意间悄然滑逝,爱的感觉也在逐渐变的日趋麻木,当彼此在争吵不休中两败俱伤时,忽然间觉的爱是否还存在,还依旧。假如是件衣服也许就换掉了,在当时的心境下。没有了恋爱时的蜜语甜言,生活的色

    06月18日
  • 浑圆山庄

      前不久,在朋友家无意中读到王安平先生的《修真心语》。读罢方知,这不仅是一本气功书,还是一本关系到道德修养及社会人生哲学的好书。
      
      王安平,号浑圆子,安徽萧

    06月15日
  • 归来吧,父亲!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身材高大魁梧,高高的鼻梁,黑黑的皮肤,性格随和中略带有几分威严,说起话来脸上总爱挂着一丝笑容。
      
      父亲去世已经30年了,可能是年数太久的

    06月11日
  • 谭老汉忆过年

      谭老汉者,四川达县安仁乡人也,现年七十有五,常在公众休闲场所高谈阔论,别看谭老汉我现在生活赛活神仙,天天东走走,西看看,坐茶馆,打川牌,搓麻将,喝上等的高粱白酒,抽上好的白肋烟。可谭老汉我还

    06月06日
  • 桥下的梦

      省级公路通车几年了,公路两旁断断续续建起了工厂、农家别墅、店铺。一条小溪依绊公路向前延伸,小溪时而伴随在公路的左边,时而从公路桥下穿过,而后,又到了公路的右边,直至汇入到很远的前方的大江,小

    05月31日
  • 玉娇如莲

      在这个夏日,莲就要盛开了。在水草丛生的水域中,荷叶向着阳光,荷梗的尖刺映在水中,粉的、白的莲花骨朵正含苞待放。周围的水草随波逐流,像是被水梳洗的少女的头发;旁边茂盛的芦苇穿天疯长,遮住人们视

    05月30日
  • 灵魂出窍

    灵魂出窍,不经意间岁月在去了几次厕所时溜走了,经历的自然是坎坎坷坷,好不容易活了下来。想起生活还平淡的好,理想就已经远去。等你成熟了,一切也就苍白。奋斗、奋斗、再奋斗,也不过是和自己开了个玩

    05月29日
  • 忆母亲的酱豆

      每当窗外北风呼啸,围着炉火吃着馒头喝着稀饭的时候,常常想起母亲做的酱豆。小时候兄弟姊妹多,靠父亲一人的工资,生活非常艰难,那时物资非常匮乏,记得一家八口人吃饭时也就是一碗清水熬白菜,三口两口

    05月28日
  • 田园诗人不好当

      生在东晋不是我的错,家境败落更不是我的错。谁让那倒霉的南北朝,就没有一段好时候。好歹我是大户人家的后代,年幼时咱吃也过大鱼大肉。
      
      想我那敬爱的曾祖也是东

    05月28日
  • 词王---柳三变

      因为《鹤冲天》我得了“白衣卿相”的雅号。这并不是什么官,是官就不“婉约”了。后辈奉我为“婉约宗师”,江湖人还将我定位于

    05月27日
  • 王老坡记

      银城路南行,走高岭,穿黄一湾,越铁路桥,到达石坝(原十公里处)。在此右转,冲上乞丐仑。经锣鼓村,走赵家塘,过码头村,到黄家桥村,忽见一小超市,往左过小桥,约行一公里右转上夹板仑。逶迤而上,翠

    05月23日
  • 上一页 第一页 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