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母亲

    爱,从最初的记忆里,是母亲的温暖!

    无论我多大,离家有多远,都走不出母亲的怀抱。生活里,我的一言一行,都有母亲的影子,母亲的爱,时刻在我身边!

    那是一年夏天,我让这个家又是喜欢又是忧,从那时,

    06月30日
  • 我与父亲

    今天是父亲节,心情很沉重,二十多年了,父亲一直辛苦的工作,给我撑起一片蓝天,一个温馨幸福的家!而我,从没对父亲说过感恩或关心的话,父爱如山,三言两语怎能表达我对父亲的爱和感激之情。今天我要抒写父亲,把

    06月30日
  • 平凡的天使

    在我许许多多的记忆里,在我内心的最深处,我永远记得她--我的姐姐。

    姐姐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她跟其他女生一样爱漂亮,爱化妆。她有双大大的眼睛,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个月伢儿,眉毛浓浓的,嘴巴小小的,

    06月18日
  • 今夜,我又陷入记忆的汪洋

    现在已是子夜时分,再过十分钟一年一度的“父亲节”就要过去了。此时此刻,我的心潮难以平静,泪,依然在无声地流淌。

    窗外,雨不停地下着。这雨淋湿了房屋、树木、大地,也淋湿了我的心情、我的世界。

    06月17日
  • (父亲)父亲节祝福送给爸爸妈妈

    每天过着一样的生活,又是这样的一个夜晚不忧伤。只是一样的寂寞,有些安静而已。辛苦忙碌的工作了一天,终于躺在床上可以稍作休息。再看看小说想着想着,还是默默的写着。写出期待想写掉忧愁,期待不一样的明天写掉

    06月09日
  • 尘封在历史中的记忆-——怀念我的外祖父

    很想写一个人。我长辈中的一个人。这个念头已在我脑海里酝酿很久了。

    可是我始终无从下笔,因为我从未见过这个人,而且对他的印象也是从长辈们口中听到的零星的、支离破碎的讲述。

    他在我的头脑里只是一个

    06月01日
  • 难忘的母亲鞋

    母亲是个极其平凡的劳动妇女,既没什么文化,人也长的很普通,可她却是个非常慈祥与勤劳俭朴的人,有双特别灵巧的手。母亲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她不仅为人和善厚道,乐观开朗,且能做得一手精致的针线活,在我故乡桃

    05月27日
  • 人生苦短,各有千秋

    文/梦亦菲

    2010年10月,婆婆觉得身体不舒服,老公陪她去医院里做检查,结果查出是胃癌晚期,这样的结果对家中的每个人来说就是晴天天霹雳,婆婆身体一直很好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得这种病,虽然平日里,婆

    05月27日
  • 我只想有个家

    我只想有个家,如果你不愿意就请走开吧!

    也许是在外漂泊得太久的缘故,也许是身边的朋友都逐渐进入了婚姻的殿堂,加深了我特别想有个家的愿望,回首来时路,这样的生活让我的心变得疲惫不堪。有一个家,对我来

    05月18日
  • 妈妈

    5月12日,妈妈,今天是你的节日,我想起了在山村里每天忙忙碌碌,起早贪黑的妈妈了,我喜欢这样的想念,深沉而不厌倦,厚重而不缱绻。

    在岁月无情流逝的日子里,母亲就是一路芬芳的春,开的花,永远的青春灵

    05月17日
  • 酱豆

    前几天,大姐差外甥女从农村给我送来一大包酱豆,用大姜、大葱、辣椒炒了,吃的津津有味。我忽然想到了母亲,想到了母亲做的酱豆。小时候兄弟姊妹多,在过去靠工分吃饭的日子里,生活异常艰难,那时物资非常匮乏,记

    05月17日
  • 豆酱飘香

    还记得读高中时候,时不时会收到母亲托人从乡下捎来的蚕豆酱,一罐一罐满满的,沉甸甸的,收到这些散发着浓浓酱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那时我感觉世上懂的儿子的唯有母亲,母亲知道我最喜欢吃饭时放酱,在家里

    05月17日
  • 父亲的独轮车

    父亲曾有一辆木制独轮车。

    这是和朋友在一块闲聊时,不知怎么就提到了过去的艰难岁月,自然而然地就提到了那时在农村曾经用过的独轮车。

    这个话题打开了尘封在在我脑子里的点点记忆,想起了父亲以独轮车作

    05月16日
  • 母爱

    深秋的黄冈依旧那么美丽,树叶轻轻划过一道道简单却唯美的线条。

    雨后,脚下发出“咯吱”的声响,树上不时有落叶飘摇而下。

    母亲,大概又来接我了。不论是刮风还是下雨她每天都会在车站那里等我,可是天公

    05月15日
  • 我长大了

    快乐与痛苦,幸福与辛劳共同构成了在我成长中一幅美丽而又生动的画卷。我已经告别了美好的童年,长大了。

    在那个炎热的夏季,窗外的知了不停的在叫,仿佛在说“热死了,热死了”,再看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地

    05月15日
  • 五月的山梁母亲的脊背

    五月的山梁浸染一片葱翠,所有的挺拔盈盈而立。当你弱小的身影站在山梁之巅,满盈的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多少次想写一篇关于你的文字,却又有多少次搁笔断章,凌乱不堪。今夜我以守望的姿态,再次手握瘦笔,沾满感恩

    05月15日
  • 儿时的母亲

    说到母亲,总不免想埋怨几句。

    母亲从没给我扎过小辫,作为小女孩,我是多么羡慕长发啊。你看那高高的马尾松忽上忽下,充满活力;或编两根辫子垂在双肩,再扎条丝带或小手绢,多漂亮。而我呢,短短的头发像个小

    05月14日
  • 山野的风

    梦韵有荷

    “妈妈,风有眼晴吗?”小时候的我曾问过妈妈。

    “有,孩子,风会看着你长大,会给妈妈传来你的信息,不管你在哪儿,我都知道你的状况,因为风的眼睛把你的一切都告诉了我”妈妈用胼手摩挲着我的

    05月13日
  • 母亲

    凌晨12点,女儿及时给我发来了信息“妈妈永远十八岁”,早上打开手机,这条消息就让我流下了无声的泪水,我深深的理解,远在异乡的女儿想家了,也想她的妈妈了,所以,她要在母亲节的第一分钟,送上她的祝福,就像

    05月13日
  • 五月,献给母亲的歌

    一如大雪覆盖旷野,遮其丑陋,使其无埃;风霜侵袭颜面,去其光滑,使其粗糙。放眼望去的人和事,往往不是它的本质,唯有用心感受,才能知晓她的心。譬如我的母亲--------

    不高的身材,却有一双透着执著

    05月12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