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浅秋

    『1』

    年年感叹日子过得飞快,这日子还是飞快。转眼,盛夏去了,风起,白云碧水已入秋。九月,浅秋了。

    四季里,春色最好,秋色最美,想必这个认为,是没有几人反对的。

    我特喜欢秋天。淡去了春之明

    09月11日
  • 75、不信邪道黑势猖,穷书本怒写土匪道

    75、不信邪道黑势猖,穷书本怒写土匪道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10

    土在飞,飞在土。

    谐音部,一条邪道上的黑势力土匪,一团黑势力的土匪呀。问我泪,我泪水为什么比盐水还要苦;问我

    09月11日
  • 【博客自传】陈成不义

    陈成不义

    标题是一个人名外加一个“不”字说明我对他的讨厌把他看扁和小瞧他的决心,这人据说是我媳妇的东北老乡还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也是通过正式调动工作关系回来这里进单位,我们刚自己开店那会儿他也下岗失业

    09月11日
  • 面具

    这个世界

    每个人都戴着面具

    活的小心翼翼

    似是匆匆来匆匆去

    脸上不经意挂上

    机械似的微笑

    眼里不经意带上

    凉冰似的目光

    而后自己又

    单调着孤独着

    彷徨着无助着{

    09月11日
  • 云水过往为爱悠长

    万里一清月,踏歌满诗行。淡月婉约的过往,编织着多少情醉和高扬,拂过一江的秋水,奏响着天籁的乐章,苍然奔奏的明月,悄悄的释放所有的能量,持一份心暖,在风尘中无畏忧伤,香叶随风起扬,已欣然飘落在了我的心房

    09月11日
  • 当有一天我不再烦你,你可否会想起我?

    我对你太过紧张,你才有机会随意践踏我。

    有一句话这样说的,“谁先认真谁先输!”

    我就是那个可怜兮兮的输家,而你,从来不曾注入感情!

    ——

    我们的缘分缘起一个偶然的巧合,就那样,我们的心

    09月11日
  • 喜欢被你这样呵护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习惯了被你这样默默地呵护。

    虽然没有甜言蜜语,但是这种静默的关心更令人心醉。

    总是把“我爱你!”挂在嘴边的人,不一定真爱你,他的心流动在缥缈的浮荡里,眼里晃动的是眼花缭

    09月11日
  • 你从山涧走来,如涩涩的风景

    你从山涧走来,如涩涩的风景,带着不染尘埃的浅笑,还有不畏风霜如雨露的身姿缓缓走来。

    顷刻,我的眼犹如被霓虹迷幻了双眼,闯入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桃源里除了最原始的美就不剩其他。

    梦一样的幻

    09月11日
  • 习惯有你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无法追溯,自从相遇到一直默默陪伴,每天如是在一起,这种亲密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你若离开一分钟,我的心便不知流落到哪里,没有灵魂的躯壳便随风飘荡。

    你是如此守信又有担当的人,我

    09月11日
  • 我站在高高的山顶上

    当我站在这高高的山顶上,环顾四周,仰望高天流云,终于止不住泪流满面。

    星期天的早晨,我把车开到树林里藏起来,独自去爬山找野生菌,同时也锻炼一下长坐了一周的身体。穿行在密林里,钻过数不清的蛛网,眼睛

    09月11日
  • 旅途中的男人

    已是阳春三月了,海滨公园的花开得正好,尤其是虞美人,热烈而妖娆地盛开着,在暖风里摇曳生姿。周围人拿着相机,咔擦咔擦地捕捉这美好的一幕,只有一个男人,看背影瘦瘦小小的,蹲坐在那里,不拍照也不惊叹,好像在

    09月11日
  • 红杏出墙

    阿娟原本已结婚,孩子一岁了。阿娟有点姿色,喜欢打扮,保养好,看起来还像女孩子,她老公在附近一个家私厂上班。

    室友小杨喜欢阿娟,每天请阿娟吃早餐。下了夜班,小杨洗完澡,洗好衣服就去二楼女宿舍玩。小杨

    09月11日
  • 火车头上的弹迹

    羑河纪实之四十七

    火车头上的弹迹

    文生

    石林黑塔村北面,与老村子隔着一座小山,有一条京广线的支线:汤(阴)——鹤(壁)线,现在是瓦(塘)--日(照)铁路的与汤鹤线的交会点。

    上小学时,

    09月11日
  • 鸡鸣晴岚

    在涿鹿城东北约三十余里处;一山平地突起,犹如擎天石柱。它孤峰独秀,大有卓尔不群之态。这,就是鸡鸣山。

    鸡鸣山,有的史书记载,在东周贞定之后唐朝之前的一段历史中,叫做“磨笄山”。据《水经注》及《史记

    09月11日
  • 九月,秋香的思念.....(原创.散文)

    秋雨扉扉,凉意浓浓。风干了落叶,吹瘦了枯枝。晕染了朦胧的水袖青衫,思念了淡淡的九月秋香……

    秋香,时而拂过漫山遍野的枫林,荡漾起红色的叶浪;时而袖藏萦绕秋香的红岭,泛起潮落的精黄;时而风吹横箫玉笛

    09月11日
  • 牌坊09------11

    牌坊,一个女人的故事

    牌坊,一段家族荣耀的标榜,

    立在村口,印上岁的颜色,

    立在心中,悲泣多于荣光。

    牌坊下的女人,

    烛火的光,泪水点亮,

    轻风晃动飘动的身影,

    09月11日
  • 消费09------11

    儿子买了一双鳄鱼皮做的鞋,花了二千多块钱,真让我直舌,仔细看看,摸摸捏捏,感觉皮质柔软,做工精细,加上世界名牌,身价倍增。但我还是觉的,怎么看,怎么摸也不值这个价。

    二千多块,是我一个月的退休养老

    09月11日
  • 矾山霁雪

    矾山,因山而得地名,有大小之别。 今矾山镇就是古涿鹿县地,矾山西北三里带的三堡村北,有古涿鹿城遗扯。古涿鹿城到了明代,人们称之为黄帝城,因为它曾经是黄帝所居的都城。其遗址呈正方形,建筑在一个很高的土丘

    09月11日
  • 蝴蝶

    蝴蝶永远和鲜花相伴,无论是名贵的花,还是不知名的野花,只要是有花的地方,随时都会出现蝴蝶的芳踪,它们像烂漫的鲜花请来的嘉宾,携一对扑满粉气的盈盈的翅膀,卷曲的触须不时地微微抖动。再也没有什么比蝴蝶的脚

    09月11日
  • 秋意阑珊,等你在时光深处

    时光安好,岁月安稳。秋,迈开温柔的脚步,扭着腰肢,款款向时光深处走去。雨,不停的下,似乎要为秋姑娘绽放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泪珠。秋,姹紫嫣红,生机盎然,生机勃勃,走在秋雨中,仿佛能触摸一股温润的清新。一份

    09月11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