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29)

    (二十九)《生活漫笔》受好评

    2000年5月,我的散文随笔集《生活漫笔》终于由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出版了。老同事、老朋友师歌作序。序文写得很好,饱含深情厚意,对我和书作了真实、客观的评价,不熟悉、不了

    05月11日
  • 母亲(曹果果)

    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到来了,窗外是绵绵的细风,如同小时候母亲细细的叮咛。有一种想念的心情,在这个季节,油然而生的回忆里,轻轻的飘扬。母亲是卑微的,如同小河边的青苔,溪边的石头,总是默默凝望着溪流奔腾向远方

    05月10日
  • 晚点遇见你,余生都是你

    献给,晚婚的你--题记

    “我从来不想独善其身,却又预感晚婚,我在等,世上唯一契合灵魂”。独善其身,没关系;晚婚,也没关系;如果可以,余生都是你,那么,晚点遇见,也没关系!

    那个他,爱你,比爱自

    05月09日
  • 遗忘的伊甸园

    每个故事都有结束的时候,但是在生活中,每一件事的结束就是另一件事的开始。

    天空散落的片片飞絮不经意间洒落在行人面前,在那个曾遗忘的角落重又拾片片树叶,斑驳的树叶已留下岁月的印记,流动的指针飞快的旋

    05月09日
  • 站在这里淋一次雨

    好久没有这样的下一场雨,就这样在雨中淋一场最大的雨,这样就没有人看到我的泪滴。这一切我谁都不会告诉,就由我一个人来承担。我保持着沉默,总会有一天我会带着这个秘密离开。

    不是我不说是我不想去说,自己

    05月09日
  • 母亲的笤帚疙瘩

    萦绕在我心头的一件事总想把它写出来,而迟迟没有动笔,因我始终没有鼓起勇气,向天堂里的母亲忏悔。在母亲节即将到来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把它写出来了,这是对母亲的尊重,也是对我的释然。那就是母亲与笤帚疙瘩的故

    05月09日
  • 麦粑汤

    麦粑汤,说起这个名字,可能外地的朋友都听不懂。

    记得小时候,小麦收获之后,妈妈会时不时会煮一大盆麦粑汤让我们吃,那时候,家里分到的粮食少得可怜,能吃到麦粑汤就是很不错的美食了。

    母亲从自留地里

    05月09日
  • 荧火虫的宇宙

    羑河纪实之七十八

    荧火虫的宇宙

    文生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家门前还是一片菜地,菜地前不远就是古老的羑河。每年夏秋之交清朗的晚上,许多荧火虫从羑河边飞来,在天上闪烁的星星相伴下,仿佛从广袤

    05月09日
  • 《银杏树》

    在月湖,除了院士林好多地方也种有银杏树。银否树的树干是挺拨的,向上的,它的枝干也是挺拨的,向上的,象耿直的汉子。

    春天来了,银杏树的枝干上长出来许多许多的小叶子。春风吹来,那一片片嫩绿欲滴的小叶,

    05月09日
  • 你说

    我吵

    我闹

    我泼妇

    我疯子

    我强势

    其实我要的仅仅是你的:“傻,我懂你我知道你我信你”

    而不是每每在这样的情形里

    你说我让你在你父母的对立面在你亲朋好友的对立面{

    05月09日
  • 钓鱼2018-5-7

    我喜欢钓鱼,钓鱼的历史可追溯到少年时期,那时候常在礼拜天和几个小伙伴,扛着竹竿去附近乡村钓鱼,每次都有或多或少的收获,钓鱼的兴趣到了极其浓厚的地步,跨进青年和中年,无暇顾及钓鱼,工作学习,结婚生子,养

    05月09日
  • 难忘的“玉龙雪山”

    1,玉龙雪山。

    我站在殉情谷,正面就是玉龙雪山,咫尺之遥但却看不到山,看到的是一大团云雾,云雾从地上升腾而起,从天空飘逸而来,纠结成一层厚厚的棉絮,将玉龙雪山盖的严严实实。

    天气时阴时晴,阳光

    05月09日
  • 把来路当归途

    我从不希望做一些让自己的表情都显得不自然的事情。

    很多人都说现实的很多东西都离不开庸俗,除非你真正离尘般种豆南山下,面对草盛豆苗稀也能潇洒自如,同时也还能很有安全感般计划未来。

    人生当中,起起

    05月09日
  • 风,往哪一个方向吹

    风,往哪一个方向吹

    作者:晓枫婉月

    踏千山,过万水,走不出人间春和丽景,看姹紫,赏嫣红,避不开眼前尘埃浮云。一路走来,一路寻去,一步一轻盈,只怕是踩疼了你人间四月的美丽。

    时光深处,风醉如

    05月09日
  • 长夜听雪

    有些事自然而生自然而逝无为而美 就如长夜听雪

    ——题记

    梦中,我骑车来到老家村东的那条圩埂,放眼南望,圩心的苏家小庄被稻田环抱着。稻田划成规规矩矩的方块,白茫茫的水一片一片,包围着那爿宁静的小

    05月09日
  • 承诺

    承诺

    已经好长时间不提笔写文了。今天写下这段话的时候却也不知该命一个什么样的题目。当您读到我的文字后,就只当我跟您讲述我和他们二十七八年光阴里的故事吧。

    他们是老公前妻的父母。我和老公刚结婚的

    05月09日
  • 涌泉寻记

    涌泉寻记

    2017.10.15

    花草何须怨楚宫,六朝残劫总成空。

    地经白马青丝后,山在风声鹤唳中。

    终古英灵走河渭,此间形势障江东。

    我来只访刘安宅,一片斜阳古庙红。

    今日晨,

    05月09日
  • 添一笔枯木逢春,岁月不老

    光阴沾满了阳光,加一撇枯木逢春,画意着一幅岁月不老。一笔春的气息,点化了尘埃里的片片叶子,悄悄地,浓深绿水青山的馥郁,静静地着色了小人物,小日子的平凡。

    生命需要填充,人生需要点拨,转折的跳跃中,

    05月09日
  • 有一种懂得,在光阴中含笑

    喜欢懂得这个词,每次想起都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美。

    如晨起花间的清露,如午后的一曲琴音,如春日的暖阳照亮生命,又如遗落在岁月里的花瓣,暗香盈袖。

    总觉得,懂得是有温度的,若是一个人的名字,驻足在另

    05月06日
  • 你的柔情,温暖了谁的思念

    生命的美丽,应是万千繁华看遍,你依然是我的低眉静好,我也始终是你的微笑向暖。

    文/ 树儿

    日子绿了又黄,花儿开了又谢,时光总是匆匆,潮起潮落的心事在季节的变迁里浮荡,还好,有你相牵的手是一路相

    05月05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