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的记忆

    一年四季中,我唯独不喜欢冬天,不仅因为冬天萧瑟肃杀,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体质弱、特怕冷。

    上小学时,有女同学好奇我穿衣服的数量。那时,我有件军装款式的黄棉袄,是哥哥穿不下的,而我穿在身上却特别大,根本

    01月12日
  • 那些过去的年

    那些过去的年

    文/樊文博

    再过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各种年终聚会开始多了起来,忙碌了一年的人们,都在开心期盼春节的到来。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已经不期待过年了。我讨厌被人问及岁数的增长,担心父

    01月12日
  • 遗落一地的玫瑰花瓣

    岁月如歌,唱落了林花唱落了春红,岁月如歌,唱寒了春水唱黄了绿叶。

    流年深深,岁月重重,你还是从我记忆深处破蚕而出,一刹那又清晰地回到我的眼前。仿佛是历经了久远的历史,布满了层层的尘埃,几辈子了我都

    01月12日
  • 金鼎国际:你是别人的风景,却看湿了我的眼

    有些风景只能喜欢却不能收藏,然而有些人的出现,就是给我们开眼界的。

    —— 文/冰月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生活里,我们都有一个这样的错觉:幸福总是别人的,唯有烦恼才属于自己

    01月11日
  • 你,永远是最好的

    哦!亲爱的,我感觉到了,你还真的有那么一丝丝不舍与惆怅,而不惑的岁月仍是那么一步步摇曳着走近,即将从你面前轻轻地拂过!

    我知道,你还有那么一点点怎样也压抑不住的愿望——让时光稍微凝驻久候;你多么想

    01月11日
  • 不辞镜里朱颜瘦

     

    梦中醒来,痛感依旧,沉沉的,抬不起眉弯,那深深的潭,被撞得从内部分裂,冰冷的碎片刺穿温静岁月,热泪欲零还住。

    怎能不痛呢,尤其在这冷泠的冬,寒日萧萧上琐窗,梧桐应恨夜来霜……此词涌来,顿觉

    01月11日
  • 遗忘在记忆力的痛苦

    女人善变,变于无形,这一刻也许还小鸟依人,下一刻已经开始暴跳如雷。这一秒还爱的死去活来,下一秒可能因为一句话一个表情恨得咬牙切齿。

    他是我的初恋男友,也是我高中真正用心爱过的人,我把他视为我的生命

    01月11日
  • 赏雪

    清晨出去一趟,临近楼梯口往外一瞄,忽见楼道外一片白光光的。我猜想,是不下雪了?信步走出去,噢,还真下雪了。只见地面盖上了一层雪,院内几十辆车都盖上了一层薄雪,雪地上留下了两道清晰的脚印,不大,大概是女

    01月11日
  • 温暖的传递以及愤怒的传染

    晚饭后散步,横过马路的时候,恰好有一辆轿车从右转专用车道行驶至斑马线,以往比较常见的现象是——轿车加速通过,这次令我有些意外,司机看到我以后,把车停了下来,于是我在确认没有其他车辆以后,快步穿过斑马线

    01月11日
  • 往事

    1987年,有三件事让我记忆深刻。第一件是家里搬了新居,由城乡结合部不到30平米的平房搬迁至市里三室一厨一卫的楼房;第二件是哥哥考上了大学,那时候的大姐还在天津求学;第三件事说起来有个小故事,需要一些

    01月11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二章14)

    (十四)填写入团志愿书

    1961年6月15日早自修时,我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上海文学》。突然,班级团分支书记周顺仙同学手里拿了一张纸,笑眯眯地走过来说:“王龙生,请你把这张入团志愿书填写一下,有不懂

    01月11日
  • 冬雪,藏一枚记忆

    冬雪,藏一枚记忆……(原创.散文)

    采撷一枚记忆的风,纤指柔情下轻轻收藏。缱绻的风景、色彩的斑斓、飞扬的轻舞中,轻抚着绿叶的脉络,刻上了日月的思念,浸染着一程的花香、点缀着一程的芬芳。在相知山水间

    01月11日
  • 嗨,小豌豆!

    那一年的夏夜,闷热又躁动。

    晚自习的间隙,她和同桌去学校小卖部买奶糕。短短几十米的路程,黑黑暗暗的走廊上,突然,先是响起几声尖锐的口哨声,那声音就像玻璃刀划过玻璃那般脆嫩,那般惊艳,然后是此起彼伏

    01月11日
  • 以一朵花的姿态行走

    曾经,喜欢站在一朵花前,与花瓣的露珠轻轻耳语,它是花朵的眼泪,却不会轻意滴落。在每一个朝阳升起的时候,微笑着迎接崭新的一天。

    我总是幻想生活中多些明媚的阳光,然而,阳光后的阴影却遍布在各个角落。凝

    01月11日
  • 芳华盛世,犹如梦

    人生如戏,纷纷扰扰,如影随形。当一次次守候落幕的黑暗,忽的明白,人生一世,仿若一场梦,亦如风,亦如水,飘忽不定。盛世芳华,在一月的灰白中,也会浅了热情的温度。时间煮雨,反复着,都是一瓢饮。红尘客栈,三

    01月11日
  • 【随笔】

    文/剪剪花

    梦幻般的冰雪仙境

    寒风冰雪是大自然严冬的天然造型师,它大手笔地勾勒出壮观的冰峰、孤傲的冰松,升腾的雾气朦胧着油画般的梦幻仙境。可爱的小动物闭上眼睛用皮毛下厚厚的脂肪包裹着胖乎乎的躯

    01月11日
  • 【博客自传】生扑深圳6

    生扑深圳 6

    下午躺在床上却怎么也无法入睡的感觉很奇特,想想这几天来特区的情况设备顺利买入技术愉快到手还有台风杜鹃的伴临还有蟑螂的敌对之夜还有夜里的骚扰电话,还有早晨陌生女子的当面两元钱的讨要我怎

    01月11日
  • 驴蹄子

    近年,西安街头出现了乾县饭馆,起名乾州驴蹄子。食客抱着好奇,争相涌进饭馆,以为是驴肉食品,店家却端上来了一碗面。

    面与驴蹄子有嘛关系,食客百思不得其解,店家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01月10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二章13)

    (十三)两面三刀阿度妈

    1961年6月10日,在航头公社果园大队三队,有一个所谓的“好人”,人们都叫她“阿度妈”。在办幼儿园时,她自告奋勇地要求带小孩,表面上总是“和和气气”的,对小孩“亲热得像自

    01月10日
  • 余生很长,我们一起慢慢走

    每一个遇见,都是久别重逢,就像每一次等待,都是一场盛大的邀约。

    -----文/ 树儿

    总觉得人,生来便有一份与世隔绝的孤独,那种孤独是隐秘的,私心的。越是繁华处,孤独便也越发彰显,是月色的清冷

    01月10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