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博客自传】我的看点

    我的看点

    老二太会机关算尽他精于算计精于设计无论是对客户还是对供货商还是兄弟老岳母甚至从他的话里还能听出来对自己老婆的算计,他为何要在此时帮她全力以赴寻找她的亲娘为何那么积极我想第一,老二已经算计

    02月14日
  •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似乎是走了很久,很远,一颗心终于可以在水墨里安定下来。

    ---文/ 树儿

    没有世俗的嘈杂,只有岁月静好的温柔,就像一个灵魂终于等到了另一个灵魂,然后静静的一起走。

    静静的真好,时日的忙碌,

    02月13日
  • 我的零花钱

    每逢我的生日或春节等一些节日,我都会收到家人给的红包,一年下来,我的”收获“还不少呢!现在,我会合理地把这些钱分成几个部分来使用,但在以前,我可不懂这么做。

    我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爸爸妈妈对我说:

    02月13日
  • 和氏璧的启示

    我们说,凡事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被外在的现象所掩饰,叫慧眼识真金。

    相传古文中记载的和氏璧故事验证了这一点。有一个叫卞和的人捡到一块璞玉,价值连城,他两次向国王献宝,国王认为是石头,分别砍去了他的

    02月13日
  • 渔舟晚歌2018-2-12

    太阳下山,途经江边,圆圆的火球清晰的浮在眼前,那红彤彤的光芒把江岸染红,江水被镀上鲜亮彩色,波纹放出点点金光,在眼前跳闪,我站在这儿,凭栏远望,飘浮出年代己久的记忆,那时,伴着晚霞而归的一条条渔舟,靠

    02月13日
  • 【博客自传】我的运气

    我的运气

    那么大的酒店那么多的菜品就算你有自己的特色,厨师也不会据此单独出来一个菜而且特色菜是要成体系的你一个丸子品种,他们不给你做成清汆丸子汤就不错因此他们酒店为何要我的肉圆,我的肉圆对他们的生

    02月13日
  • 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二——打糍粑(克勤)

    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二——打糍粑

    (克勤原创)

    无糍粑不成年。可见糍粑在我们家乡过年的份量。

    拜年拜年,糍粑向前。正月初一即新年的第一个过早,就是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炕糍粑。将糍粑切成麻将型和

    02月13日
  • 看电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们乡下大部分的村寨都还没有通电,当然也不可能有电视机。我们这些农村娃只是常听从外面回来的人饶有兴趣说起电视,他们说城里人坐在家里就可以看世界,电视象电影一样的,里面同样有会说话、会

    02月13日
  • 打球的烦恼

    一个人的兴趣爱好最好和自己的特长相匹配,这样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快乐。比如美猴,体育天赋突出,又恰好喜欢体育,时常在田径赛场大出风头,在羽毛球赛场独占鳌头,“玩弄别人于股掌之间”,有着“一览众山小”的成就

    02月13日
  • 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三——贴春联

    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三——贴春联

    (克勤原创)

    贴春联源于何时,我不清楚;但哪个年月不许贴春联,我知道。近些年,乡风民俗回归,贴春联又悄然蜂起,心里难免一喜。

    在我们家乡,贴春联又叫贴对子

    02月13日
  • 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五——看年戏

    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五——看年戏

    (克勤原创)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们湾方圆十里内,有五个湾子有戏班子。小年一过,就陆续开锣,一直唱到二月花朝。经常是你湾唱罢我湾开锣,看戏的人就象潮汐赶月亮,上

    02月13日
  • 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四——拜年

    岁月走失,旧梦犹在之四——拜年

    (克勤原创)

    拜年是我们家乡过年的重头戏。老式拜年讲究“天地君亲师”。黄天在上,大地泽恩,要先拜。祖先荫庇子孙,源远流长,也要先拜。这些拜光拱手作揖还不够,须得

    02月13日
  • 从何开始年味涌动

     

    年味,是最近浏览网页出现频率最高的名词,喜庆的红色更是层出不穷,回忆年味的文字也是铺天盖地,年的氛围也是越来越浓,不管心理的年味是否与外在形式上达成一致,但在整个年的氛围助推中,在年味步步逼近

    02月13日
  • 漫步在宁静山间

    匆忙的脚步不由得慢了……

    恍若仙境……

    仿佛走在天际,只看繁花满地。

    雾朦胧,花朦胧,树朦胧,石朦胧……心,也融入一片朦胧。

    一切变得宁静了。

    我步入这里,宛若步入了一片崭新的天地

    02月13日
  • 闲敲键盘落文字

    随便敲打键盘,内容还没确定,并不防碍手指飞动与文档上黑字并驾齐驱,喜欢在这样独守的时刻随意地敲打键盘,无论写什么都好,就怕时间白白失掉,什么也没留,不管写出来什么内容,面对键盘、面对一个人的空闲,暖暖

    02月13日
  • 回望旧时屋

    那早已不是房子,而是——家。

    ——题记

    那,是我原来的家。

    那是农民街的一栋老房子,二楼。楼下的大院里住一对慈祥的爷爷奶奶。隆冬时节,一出太阳,我便拿起小凳子,颠颠地来到大院里。老奶奶便抱

    02月13日
  • 过年的小插曲

    不知不觉又快要过年了,人们都风风火火地忙年了,不知为什么,每每这个时候,过年一如一场大型音乐会,我脑海里常常冷不丁地蹦出一个个小插曲来,“贴春联”、“包饺子”、“放鞭炮”、“吃年夜饭”、“守岁”、“拜

    02月13日
  • 最年轻的一天

    最年轻的一天

    张新贵

    小时候最爱上树耍水,逮老鼠,这是最开心的时候,什么也不去想,也没有什么可想,就是想也轮不到自己,吃穿由大人管,上学都是大众给报名,老师教啥学啥,老师布置的作业以最快的速度

    02月13日
  • 醉人的酒

    张新贵

    醉人的酒,那是日月的精华浓缩成的,它让你兴奋,让你去狂,让你去发疯,让你东倒西歪,让你失态,不知到天高地厚,让你的眼睛发红,让你的眼睛痴呆,让你去笑,让你去哭,让你更清醒,让你更糊涂,让你

    02月13日
  • 【博客自传】我的平安

    我的平安

    平安夜我祈求平安,感受生活,用艺术家的思维方式感受生活的细微之处。

    上帝给了我超乎寻常的忍耐力:我曾经耐受俩月不洗头发三年不理头发,我曾经耐受蚊虫叮咬夏天里不用蚊帐还有奇冷无比冬天里

    02月13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