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到谁先知

    春到谁先知

    作者:豫原(原创)2018.25 于天津

    眼下正直大寒时节,天寒地冻,近日又普降大雪,正可谓: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也验证了“大雪年年有,不在三九在四九”的农谚。然而, 严

    01月30日
  •  在有你的世界上

      把一份希望装在胸膛,挂在我追梦的路旁,陪我山水天涯寻遍,让所有的遥远都化在触及的眼前,那怕路途充满霹雳雷电; 请允我把文字写遍,悲凄与欢欣同肩,永远无法磨灭我对这世间的爱恋,高山溪谷,阳光雨露,

    01月30日
  • 30岁,不再困惑

    昨晚喝酒,一个朋友几杯下肚,就感慨起来说:“长期单身,其实是辛苦的。能坚持下来,不过是或多或少的一点理想主义、情感洁癖、羞怯个性导致了离群索居。以及,不养孩子也不意味着钱能全部用于旅行、买买买,单身者

    01月30日
  • 天堂的天使

    你好!我亲爱的宝贝,你才来到我的身体三十几天,就要强迫你离开。不是不爱你,而是爱不起,也要不起,因为爱了,要了就是对你最大的伤害。让我告诉你,你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他优秀,锐练,风趣(这点只有我知道)

    01月30日
  • 但愿往后岁月美好、无悔

    【一】

    是夜,冰凉又寂寞的夜晚,又一首悲伤的歌曲在房间回响:灰色的空间,我是谁?记不起幸福是什么滋味……

    很熟悉的场景,却不再是当时的自己。那个曾托着下巴幻想,曾幻想无数美好的自己,已经过去了

    01月30日
  • 雪人

    在北方为一场场大雪忧愁的时候,沪上终于盼来了第一场雪。

    第二天,4岁的外孙女亦心高高兴兴地冒寒早起,看见窗外楼顶、树梢、车上、路面,到处堆粉涂银,不禁小雀似的蹦跳,两眼熠熠放光。她草草吃罢早餐,加

    01月30日
  • 女人

    现实中有这么一种女人,她们或许已经不再拥有靓丽的青春,甚至已经步入中年,身上却散发着一种迷人的气质,这份成熟如同美酒佳酿,愈久愈香,令人尤其是男人之倾倒,为之沉醉。成熟女人不一定漂亮,但身上绝对有一种

    01月30日
  • 《我的故事》/高斌

    各位客官来听听我过去的故事!

    前面讲讲妈妈闲谈中的历史,故事发生在文化大革命后期,爸爸从农村招到县氮肥厂,那时妈妈从攸县经人介绍到县制衣厂做制衣工,临时暂住在氮肥厂朋友的宿舍,机缘巧合被年轻帅气的

    01月30日
  • 《三生三世》文/陈斌

    浅浅

    想要忘了伱

    谁知这里有伱 也有这片桃林

    却在今生今世桃花盛开

    深深

    不能忘记伱

    谁知这里没伱 一世繁华落尽

    却在二生二世桃花盛开

    氤氲

    可疗体肤之伤

    不知

    01月30日
  • 如此老去

    窗外的雪停了。

    南方肆虐的暴雪翻山越岭呼啸而来,落下时也成了零零星星的银屑,在地上薄薄地铺了一层。醒来原本昏沉,清晨偏又寂静,雪后阴云密布,地上银白稀疏,一切都融化在一片惨淡的白光里。只是这雪花似

    01月30日
  • 着墨相思,时光煮酒,而我依旧是行走的我

    着墨相思,墨色渲染的红尘缱绻,时光煮酒,唯品书与酒的行走,只为转身的巧笑嫣然。起笔落笔之间,是字里行间执笔喧哗的过往,更是枕一帘烟雨梦不忘此生相许长相思的执着。

    我落笔的是似水婉约,坐看的云起云涌

    01月30日
  • 在最深的红尘里,不忘初心

    低眉尘世,敛尽冷暖,唯愿在最深的红尘里,不忘初心。

    文/ 树儿

    一个恍惚,小半生就这么过了,越来越囿于手心的安稳,无论世事多么无常,也已学会回首时,只以温柔相待。

    很多东西,并不是你在乎的

    01月30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三章17)

    (十七)拜师学做木工活

    1965年2月3日早上,随同穆协理员、戚厂长等厂领导一起到少数民族职工家里拜年。每次一走进他们家里,主人总是热情招待,一定要我们坐在地毯上喝奶茶,吃馕饼和糕点。我们尊重民族

    01月30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三章16)

    (十六)业余演出真辛苦

    1965年1月15日上午,在厂部业务干部五好总评会上,我进行了自我总结,运用“三摆三找”的方法,总结成绩,找出差距。同志们抱着治病救人的态度,肯定了许多优点,也指出了不少缺

    01月29日
  • 东坡引·雪村友相逢

    东坡引 · 雪村友相逢

    寒风冬雪降,梅花独开放。

    山村处处心难忘,相逢情意长。

    杯杯谷酿,对饮爽朗。那过去,常思想。

    柴门半掩堤岩上,溪中流水响。

    01月29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三章15)

    (十五)奋不顾身灭火灾

    1964年12月1日,昨晚,我正在聚精会神地学习毛主席著作,突然,从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钟声、叫喊声和脚步声,隐约听见有人大声呼喊:“失火了,快救火!”我立刻放下书和笔,脱掉棉

    01月29日
  • 那缕笛声

    那缕笛声

    文/紫云烟

    似乎每一个角落里,都夹杂着风声。呼呼的,在耳边响。寒意很浓,在涩涩的挂着几片叶子的枝头,婉转低回。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缕笛声。忽远忽近,丝丝缕缕。这个声音,从哪里飘

    01月28日
  • 天涯若比邻

    此句烂熟于心,知其意却没究其髓,一日因特景而再吟此诗,才发现有撞击心灵之力,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你身在我遥远的彼端,我守在你遥远的此方,隔着小小的屏,我们天涯若比邻,不分昼夜地串到对方的宅子里,翻

    01月28日
  • 还有多少个十年

    任何东西,一旦放在回忆里,总会带有一种浓重的幸福的色彩,就像我们总是无比痛苦的想要逃离现在,又在将来无比痛苦的回忆现在。

    十年不长,而光阴里缱绻的情感,却让人回味,令人难忘…当我收到我的生日礼物时

    01月28日
  • 海水中的外蒲山

    文/剪剪花

    外蒲山坐落在九龙山畔的海水中,从九龙山海滨远眺大海翻滚的海浪中一座长长的岛屿宛如一条静卧海中的鳄鱼,似乎在酣睡、似乎在贪婪地等待······

    金秋时节,嫣红的枫叶,金黄的扇形银杏叶

    01月28日
  • 上一页 第一页 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