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光记忆

    A市的十月微风飘起,炎热已经去了大半。程忆昔走在下班的路上,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最近赶项目已经加了一个月的班了,终于赶完。全公司都今天早下班。打开双臂感受这大自然的美好,突然就不行这么快回去了。早上姨

    05月24日
  • 那年夏天

    文/顾然

    “夏沫,夏沫,你为什么不救我......”耳边传来了蔓纹的呼救声。回旋在夏沫耳边。

    “不,蔓纹!”夏沫被惊醒,一身冷汗浸湿了睡衣。

    关于蔓纹,夏沫一直认为是一个阴影。他们是在夏天

    05月24日
  • 白影

    父亲做了一辈子政府机关的小主任。我大学毕业时父亲把我叫到书房。语重心长地谈了他多年的心愿——经商。原因是为生活劳苦奔波了几十年,到头来一栋小洋房也没为儿子留下。他不想让我一生中也在温饱线上徘徊。而家乡

    05月24日
  • 飞舞的桃花

    第四章 救治

    紫瑶不得不使用魅影狐天赋瞬间转移,现在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那就是云山自己的寝室,没人会注意到。

    把冷哲月放到床上,紫瑶为她把了一下脉,然后叹了一口气,“伤的这么重,你让我

    05月19日
  • 安娜(续集)

    五、不敢惊扰她

    夏天周末的一个傍晚,曾经布满孩子们欢笑的操场上,留下了安娜的足迹。晚饭后,安娜和闺蜜一起去操场上散步。一阵微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梧桐树展开绿色的大伞,为同学们提供清凉。

    05月19日
  • 海贼王之追寻草帽2

    [3]

    一大清早,被路飞折腾了这么一回,伙伴们都怕了,对自己手里的工作早已没了兴致,全都出了舱门,围坐在甲板上,一起商讨帽子的事,众说纷纭。而路飞,掉进海里喝了不少水,着实成了个水皮球路飞,肚皮涨

    05月19日
  • 过年05--10

    春节快到了,一群打工者跟着包工头转,包工头跟着老板转,老板手上没有许多现钱,找亲戚朋友借贷,钱还没送来,老板急,包工头急,打工者急。都想早回家看老婆孩子,包工头和老板商量,这么多人,等一天就要供一天饭

    05月19日
  • 话说七杂(三)

    进了湾里,二顺左看右看,瞄上一片伸出河中心的的小土梁,先把从油磨坊弄来的你块油腻菜籽饼和泥巴和在一起,甩出胳膊试了试,抛向河心大约四五米的地方,这才坐下来,认真的绑鱼钩和鱼线,鱼钩就是月娥她娘给的缝衣

    05月19日
  • 醒醒

    一、跳出狼窝

    醒醒,是一个乖乖女,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她诚实善良,温柔可人,爱好广泛。她是家中的长女,从小生活在一个破碎的家庭。儿时留给她的记忆是妈妈的哭声,父母的争吵声,家中砸东西的声音。对醒醒来

    05月18日
  • 安娜

    一、进群

    前天,安娜在小学群里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微信头像,于是安娜加她为好友。通过谈话,安娜知道了她是在小学时和自己一起在爸爸单位长大的发小王x。多年不见,外貌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王x说:“我

    05月18日
  • 妈妈的生日【闪小说】

    小时候,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就是过生日,可以吃一碗妈妈做的面条,外加两个荷包蛋,那个年代,可是一顿大餐。

    我上了大学,离开妈妈。每次总会在生日当天,或者前一两天,收到妈妈邮寄的信。内容提醒我,生

    05月15日
  • 精神出轨和肉体出轨那个更恶心?

    第1章 可怕的男人

    C市豪华别墅区

    白色的纯欧式建筑屹立在半山腰上,雄伟恢弘如城堡一般,透着无尽的庄严与神秘。

    安若溪神色紧张的坐在柔软舒适的贵妃椅上,双腿紧紧并在一起,这过于奢华富丽的环

    05月12日
  • 我是女王

    这是一个迷离的世界,在霓虹灯的迷离下看不清别人,更看不清镜中的自己。

    离异三年已35岁的原素刚刚组建了新的家庭,谈不上喜欢,更与爱不沾边,几十年爱的驳离也早已模糊了“爱”这个字的定义。她现在是务实

    05月10日
  • 坚守(胡彦琛)

    (一)

    夜,已经很深了。办公室里的挂钟“嘀嗒——嘀嗒——”在响,敲击着屋子里每个人敏感的神经。作为南江县G乡党委副书记的子良虽然心事重重,但他却很坦然。

    子良被传唤,他走进了调查组的房间,南江

    05月10日
  • 飞舞的桃花

    陆依娜虽然不知道冷哲月背叛师门之事,但是她一直暗恋凌谨御,和落雨汀忻也很要好,所以,既然落雨汀忻说冷哲月背叛了师门,那就一定是这样的。

    陆依娜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解下腰间的绿萝绫,准备应战。

    05月09日
  • 红包(小小说)

    快过年了,张大爷一连跑了几趟中山南路408号都没见到清清,问过其他人才知道,她又去外地学习了;老人家揣在衣兜里的手,紧紧捏着那个红包心里惴惴的向工行门外走去......

    张大爷跟老伴年近八旬,膝下

    05月09日
  • 重新滴答的表

    阿姊看中了一块表。

    它是白色的,指针是荷叶的茎叶,表的周边镶嵌着一圈淡黄色的野花。

    阿姊伫足凝望,她没有上前进一步探究那块表,即使,她的眼一直追随它。她的脚比她的脑袋快一步,她的双足踏着地走远

    05月08日
  • 十生十世,爱恨情仇

    文/顾然

    第一世

    他是仙界最年轻的仙君

    而她却是一株即将成人的红牡丹

    但是他们却相爱了

    后因为一朵白莲的设计

    他们误会了对方并把自己手中的武器指向对方

    牡丹逝去,仙君魂飞魄

    05月07日
  • 飞舞的桃花

    第二章 困境

    冷哲月不是在三百年前就和命运派掌门紫瑶同归于尽了吗?难道,雪黎枫就是紫瑶,冷哲月背叛了清飞派?落雨汀忻快速赶到白羽山,守门的问,“你是谁?”

    落雨汀忻回答,“在下落雨汀

    05月04日
  • 曹双喜:爱情小说《那年爱情在秋天》

    爱情小说《那年爱情在秋天》简介

    原著:曹仐曌

    耿画是一名大学生,长相英俊,学习不错,一年十月一日放小长假的时候,他和同学来到了江西庐山游玩,在山上遇到一位女生,她的名字叫周晓筠,第一次看见周晓

    05月04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