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枫叶

    她,红枫,江湖赫赫有名的神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

    那年那月那日,她遇见了慕容夜。

    从此便认定他,缠着他。

    她弃尽她所有一切,易名为红叶,只为跟在他身边。

    “夜,”她含笑望着他,“你想要

    06月02日
  • 《心寒》第一章——新生报到

    “铃……”

    “起立!”“老师好~”

    随着老师的脚步声,走进来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可谓是:丹凤眼、柳叶眉,樱桃小嘴。当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这位女孩时,老师开口了:“这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小晴你给

    06月01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六章3)

    (3) 一路说笑游三亚

    春节期间,女儿王谦、女婿王德伟来沪探亲,临走时交给我们四千元,让我们出去旅游。刚过春节不久,正是旅游谈季,我们和两位从新疆回沪定居的老朋友吴其昌、罗静凤相约一起去三亚旅游。

    05月30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六章2)

    (二) 好友生病住我家

    刚过完春节,我们几个六十年代一起支边进疆、近年来陆续退休返沪的上海知青相约聚会,唯独不见好友晓梅。老伴放心不下,一回家便打电话问老宋,老宋吞吞吐吐地说:“晓梅生病住院了,她

    05月29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40)

    (四十)电脑上网乐无穷

    2002年7月,报社的中青年编辑早已人手一台电脑,在电脑上编辑排版。为了照顾老同志,我和另一位老编辑只负责选稿、编稿、校对,电脑打字、排版由年轻人代劳。

    身为爬格一族

    05月22日
  • 流言

    那年她读高一,刚军训完放假回家,那天她习惯性的起了个大早,看着山间一片绿,于是突发奇想的想在清晨绕着山跑一圈,第一次离家那么远的地方读书,以后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以后家乡这些茶籽树,山间里的小玩伴或许

    05月21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34)

    (三十四)独自野游更自由

    每年盛夏,单位总要组织大家去乌鲁木齐南山或别的风景区游玩,热闹是热闹,痛快是痛快,可我总觉得比不上一个人独自野游那样自由自在,愉快幸福。

    2001年夏,去南山游览,年

    05月16日
  • 温馨亲情暖人心

    (三十二)温馨亲情暖人心

    2001年“五一”前夕,我和老伴回老家探亲,亲身感受到真挚、纯洁、温馨的亲情。

    刚下火车,女儿、女婿带着小外孙,开车来接我们。久别重逢,格外亲热,一路上问这问那,有说

    05月14日
  • 又是清明节

    又是清明节。

    窗外,雨潇潇地下着,风冷冷地吹着。风雨交织着,呜咽着,如一首悲凉的哀乐。

    我撑着伞,又来到你的墓前。行行重行行的扫墓人,或三五成群,扶老携幼,或一二个孤影,踽踽独行。百坟拱起,千

    05月11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28)

    (二十八)思亲想家一片情

    2000年2月,龙年春节,人们纷纷赶回家与亲人团圆过年。我因工作需要,独自呆在家里。上班时忙于工作,闲下来同事之间说说笑笑,倒也不觉得什么。回到冷冷清清的小屋,就感到特别

    05月10日
  • 唱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28)

    (二十八)思亲想家一片情

    2000年2月,龙年春节,人们纷纷赶回家与亲人团圆过年。我因工作需要,独自呆在家里。上班时忙于工作,闲下来同事之间说说笑笑,倒也不觉得什么。回到冷冷清清的小屋,就感到特别

    05月10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27)

    (二十七)故交情深永不忘

    1999年11月初,老伴得了十几年的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疼痛难忍,不得不回上海治疗。我因忙于工作,又要分房搬家,一时脱不开身,不能陪她回去,大女儿正巧又不在上海,弟妹

    05月09日
  • 没有签字的离婚判决

    当时间的触角悄悄摸进4月门楣的时候,残喘于早春里的最后一丝冷,只在清明节里象征性地挣扎一番儿,便被春天强健有力的双脚死死踩住,动弹不得。

    此时杏花桃花虽已早早落败,槐花火石榴花开尚早,但这在这片被

    05月07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24)

    (二十四)一篇文章毁仕途

    1998年7月中旬,《新疆广播电视报》副刊刊登了一篇我写的散文《有树的家园才美好》,还配发了一张压题照片。我写此文的宗旨是配合《森林法》的公布实施,赞扬广电厅大院绿化搞得

    05月06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五章23)

    (二十三)日夜奋战电脑房

    1998年4月,我们报社终于有了自己的电脑房,购置了一套电子激光照排设备。除了聘请来的小马,王炜和贾晔都是新手,虽然经过北大方正销售部电脑培训班的培训,毕竟没有正式干过,

    05月05日
  • 梦蝶·除妖

    她又梦到了那只妖,但她知道,这不单是梦境。

    它和梦貘的能力有几分相似,一样能进入他人的梦境。

    但它的危险系数明显更高,对梦境的破坏力极大。

    她成为除妖师已经十几年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妖

    05月03日
  • 《心寒》——忆爷爷

    她迷茫地走出了校门,不知该往何处去,虽然自己与姐姐同班但从未保护过自己,更加生气的是还帮着外人欺负自己。她不想回家,不想回到那个看起来奢华却没有人情味儿的家,而这时夜幕已经降临,她又该去哪呢?她想到了

    05月01日
  • 梦蝶·忘我

    什么时候的事?时间并没有太久,却忘了。

    她创造了他。

    他一诞生便拥有俊美的少年姿态,生活方式却好似真是一个婴儿。

    她便像照顾婴儿一样,将自己的姓氏赋予他,并给予他自己早已想好的名字。

    05月01日
  • 缕缕阳光如希望

    作者勉翰

    春天,缕缕阳光冲破了万丈厚的乌云,给予万物新生的希望;夏天,斑斑阳光穿透了茂盛的枝叶,给予绿树成荫的热衷;秋天,丝丝阳光射熟了枝头的果实,给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勇气;冬天,捧捧阳光融化了

    04月30日
  • 竞聘

    太阳明晃晃的,把它那热毒使劲地砸在地上,然后弹起来,向空中飞舞。

    吃了早饭,妻子洗了碗,推开房门,惊叫:“妈呀!”,我没好气说:“妈什么呀?”。妻子回头:“你看,太阳。”妻子每次看见太阳大时总是这

    04月29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