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六章33)

    (三十三)珍藏多年旧相册

    2007年10月初,整理书柜时,几本旧相册引起我的好奇心。空闲时翻出来看看,从中得到精神的享受,无穷的乐趣。

    几本旧相册是依据相片的年代顺序排列存放的。一张相片可抵千

    06月30日
  • 第二章:入坑

    前言:

    一:状元

    朋友的帮扶真的让李杰很感动,当然,主要功劳还是初恋。再加上股权官司赢了,身轻气爽​,说话都带着一股精、气、神,形象也恢复了高、大、上。

    上昨天又给老婆立了两个官司,劳动工

    06月26日
  • 坑开篇

    最近,李杰独女儿爽爽迷上了手游“王者农药”团战小游戏,周末反锁卧室门常背着我偷偷的玩。

    房间里不时传出她愤愤不平地骂声:”又害得本宝宝输了、全是小学生,而且全部是​坑”。

    李杰隔着门假

    06月26日
  • 马恩军的平行世界

    【短篇科幻小说】 马恩军的平行世界

    文/樊文博

    马恩军正用投影仪展示他精心准备的课件——小数的意义和性质,给四年级二班的学生授课。孩子们挺胸抬头跟随他的节奏认真听讲的神态,让恩军心情很是

    06月24日
  • 《心寒》——学神都是自恋狂

    一直以为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学神是完美的,可现实…额……无语中……

    上官风旭

    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自恋狂,可打架谁也没有指出过,因为——他可是学神啊!同时,他可是学习委员,如果谁敢随便给他起外

    06月22日
  • 低桌子高板头

    橘黄的街灯,有些许暗淡,或许是因为气温的缘故吧。冰冷的空气,清冷的街道,薄薄的像披上了层轻纱,原本明亮的街灯看上去黯淡失色,像蔫了的茄子。透过辐射下来的灯光,隐约可见天零零散散飘着雪粒子夹带着丝丝细雨

    06月14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六章17)

    (十七)幼儿依恋母亲怀

    2006年2月,二女儿怀孕六个多月了,腹部明显隆起,越来越大。老伴买来花布,铺上棉花,给未来的小外孙缝制小棉被、小棉褥、尿垫子,请八楼邻居老太太帮忙做小棉袄、小棉裤。茶余饭

    06月14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六章16)

    (十六)留在北京过春节

    退休后的第一个春节是在上海度过的。大女儿和女婿安排我们和亲家一起在饭店吃年夜饭。大年初一,我带着老伴和大女儿一家冒雨驱车前往航头看望父母弟妹,给他们拜年。年迈的父母和安明弟

    06月13日
  • 桑田沧海话汾阳【文史篇(中)】

    一一一隐没在历史深处的汾阳文明

    作者/山西冯恩启

    汾阳,至今留有远古人类奔波奋斗足迹。透过那些边山丘陵地带残存的峪道河,杏花东堡,段家庄等等众多仰韶遗址,使我们看到远古先人们,依山群居,靠林而

    06月13日
  • 翻墙

    “这是图啥哩”!老李头看着床上腿被打着石膏的妻子,嘴里嘟哝着。

    要说也怨不得妻子,老李头在县城干了一辈子公干,也没有给妻子的“一头沉”去掉,家里的几亩地全靠妻子稼穑。虽说焦麦炸豆回去两天搭把手,那

    06月11日
  • 云门往事

    云门镇,现今重庆市合川区云门街道办事处。云门镇旁有一座山叫做云门山,山中苍松翠柏,云雾缭绕,宛若天界仙境。传说中,云门山就是亡灵通向天界的登天之山,而云门山山顶上的天界寺便是得道高僧们为超度亡魂升入天

    06月11日
  • 因为仅有,所以死守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被子上,我轻轻地抚摸着这一份温柔,看着躺在身边的思佳,思绪不由地回到了当初的时光。

    1

    “师姐,你也喜欢纳兰啊,不知道对于他的诗词你最喜欢哪一句?”看着坐在对面的师姐,我抬

    06月11日
  • 雪行

        大雪覆盖了深林,天气突然变得寒冷,冷风吹在行人,皮肤换了肤色,娇羞的北鸟飞向南方,树干收缩了皮囊,叶子变得萎靡,雪狼趴在低海拔的窝。

          周深,今天就别去了,这雪下的不停,路不是好

    06月11日
  • 我在樱花树下等你来第一章

    这世界上有千万种遇见的方式,你会爱上他,或许从来都不是因为他是谁,而只是因为他是他。

    一阵又一阵风吹雨打。放学时间到了,同学们陆陆续续地打开雨伞走出校门。而夏思雨则呆呆的站在文具店门口,没有带雨伞

    06月10日
  • 奔跑的孩子(第一章)

    时间真像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坐在光线暗淡的角落里将我们一页页已经发生的往事撕碎,然后将碎片随地乱抛,让记忆的旋风卷进大脑的垃圾场里。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时间的疯癫与残酷,在日升日落里忙碌旋转,在四季轮

    06月10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六章8)

    (八)盛夏避暑去游泳

    2005年6月初,刚来北京不久,女儿就对我说:“爸,我们小区的室内游泳池正式对外开放了,您不是从小就喜欢游泳吗,我给您办个季卡,三个月内每天可以去游,没有时间限止,想游多久就

    06月05日
  • 浦江儿女天山情(笫六章8)

    (八)盛夏避暑去游泳

    2005年6月初,刚来北京不久,女儿就对我说:“爸,我们小区的室内游泳池正式对外开放了,您不是从小就喜欢游泳吗,我给您办个季卡,三个月内每天可以去游,没有时间限止,想游多久就

    06月05日
  • 王之泪

    “王,这样值得吗?魔尊的目的就是希望你这样,你可不能自绝后路啊”

    “我成神十万载,我志已不在永生。你也是神,自知我辈应当守护这片天地,守护这方百姓。我见惯了生死别离,见过了酸甜苦辣,众人眼中,我是

    06月05日
  • 春花

    山中南丰小村是一个并不富裕山村,只是祖辈沿袭下的土地,用来耕种养活。地里传来一个勤劳的声音,那就是春花。

    一群人聚在一起闲谈说着家事,时不时吆喝一声;阿九叔你家妮子春花,最近几天都没有见到她。{p

    06月04日
  • 影子(小小说)

    宋校长五短身材,细眼厚唇,长得龌里龌龊的。不是戴一副眼镜,还以为是到校园里收破烂的小摊贩呢!

    宋校长虽然个矮,声音却出奇地高,显得底气十足。教职工例会上,宋校长要么不发火,发起火来,是特别地可怕:

    06月02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