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丫啊,二丫

    1

    陕西米脂县以盛产美女而闻名中外。河北红城县东边有个西流水村,也因为村里的姑娘一个比一个长得俊而在全县闻名。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村里最俊的姑娘要数村东头王奎的两个闺女了,大闺女名叫王小丫,二闺女名

    08月31日
  • 恩人----马奶奶08----28

    没有人叫她马奶奶,大人小孩都直呼其名,因为她是地主女儿,警察局长的老婆,是人民的敌人,无产阶级专政对象。

    我叫她马奶奶是有一段情,而且是终身忘不掉的情。

    六十年代初期,我记的我每月的定量,只有

    08月28日
  • 皇命难违(连载小说《刑杀账单》第六章)

    星时一百一十年九月的一天,圣母帝国的都城圣玛依人头攒动,观者如堵。

    这一天,圣母帝国的使者宋玉身披枷锁,与他的党羽在圣玛依威仪刑场接受人生的最后彩排,其彩排的结果无疑就是四个字——明正典刑。

    08月27日
  • 王进祥和他的两头牛

    王进祥和他的两头牛

    1

    西流水的王进祥养了两头牛,一头乳牛,一头犍牛,乳牛是犍牛妈妈,犍牛是乳牛的儿子。乳牛是黑色的,犍牛也是黑色的,只是四条腿、脑门和屁股上有几片白。于是王进祥就给黑牛取名叫

    08月25日
  • 处理丧事这段时间,萧伟一直被祖父安乐死多少钱留下的这句奇怪的遗言困扰着

    萧伟的祖父姓曾,名弓北,与萧伟并不同姓。至于其间原因,白叟从未向萧伟提起过,而萧伟也从没敢问过。

    曾老逝世时是九十七岁高龄。因为自幼习武,白叟的身体一向非常健壮。如果不是患了突发性脑淤血,一切人都

    08月19日
  • 第一个生意

    1

    灯光柔和明亮,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给人温暖的感觉。我在灯光下静静地看书,外面的风徐徐地吹来阵阵凉意。这一刻我已将心静了下来,在文字里儒养,只希望这份静谧不被人打扰,做一个安静读书的人。

    她突然

    08月19日
  • 柳叶

    柳 叶

    张学武 著

    柳 叶

    LIU YE

    ——献给遥远的的爱人

    张学武 著

    第一章

    1

    柳大树老实巴交一辈子,二十六岁才娶了个逃荒过来的姑娘,姑娘还领了个老爹,

    08月15日
  • 逝去的帝国:序言(上)

    夜空,群星闪烁,一轮弯月悬挂其中,映衬出无尽凄清之景,万千宫阙中,一位男子在无言的寂寞中独上西楼,登上这万层高阁。他身披龙袍,在这座雄伟宫殿中漫步,手轻轻拂过龙椅,仿佛在留恋着什么。

    在万籁俱寂中

    08月15日
  • 戏子(壹·瓶中梅)

    “西楼,几案上的梅花是何人送来的?”

    青衣淡淡地瞥了一眼那开得正盛的一枝红梅,问了身旁正为他束发的小侍一声。

    “主子,你是不知道,那梅花是今日来听你唱戏的徐公子送的,他是知府大人的独子,这梅花

    08月14日
  • 内心独白(小说)第一章

    第一章 第一次相遇

    模模糊糊,泪水缓慢的滴落在枕头上。

    “啊,又做了那个奇怪的梦啊,到底那个人是谁?”安沐揉了揉头,做起在床上。点开了手机,微弱的灯光在乌黑的房间里亮起。“5点了啊,睡不着

    08月07日
  • 传家宝

    赵义再次拿出那个被他抚摸了千万遍的盒子,手指颤巍巍的摸索到盒子边缘,轻轻摸索着开口。耳畔再次响起父亲临终前的嘱托:这个盒子你一定要好好保管,盒子里装的是咱们家的传家宝,千万不能遗失。

    赵义是西北边

    08月07日
  • 站在道德的至高点

    道德一词最初应该是出现在《道德经》里,我最初接触国学的第一本书也是《道德经》。那年我13岁!然而我今天要说的道德和道德经里讲的道德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甚至是相反的。

    1989年我出生在一个“不算太富

    08月06日
  • 黑巷

    面对我前方的女警,我不知道我可以交代什么,她似乎比我自己还要了解我自己,无论谈到什么,当谈到我的朋友,亲人她总会说出他们的名字向我确认,然后我说的时候,她便打字记下来。但,我说这些时,她并不太在意,并

    08月06日
  • 吃饱了撑的

    “吃了吧?!”我笑着对已经吃了十二个包子的平劝道。

    “人受不了吧!”平欲吃又不敢吃,望着我又摸摸肚皮,示意那里没有空间了。

    下午学校食堂包包子,班上的女同学四点半去帮忙。平常包子有限量,今天放

    08月05日
  • 日常作業

    他放下報紙,望向窗外,倔強的男孩還是不肯開口。看來罰站不管用,他得想另一個方法來令男孩開口。只要他認錯就好了,什麼原因都不重要。

    “你什麼時候才肯開口?”他站在男孩面前。回應他的是風吹過樹葉發出的

    08月04日
  • 【短篇小说】梦中的喜事

    梦中的喜事

    文/樊文博

    曹老三沉着脸,一根接一根抽着当地最廉价的五元一包的烟。他眼睛盯着电视屏幕,跟媳妇赵宁丽一起看一部演绎年轻人婚恋的新剧。赵宁丽看的入神,时而发笑,时而叹气。终于,晚上的三

    08月02日
  • 选择

    天上的飞鸟划过虚空,远方的红日气势恢宏,大地披上了灼热的气息,正如城内人民的心绪。

    “报城主,丘王族进军神速,离本城已不足半日路程”城主殿内,一位士兵惊慌地跪在地上,“多少兵马?”上座一位衣着华贵

    08月01日
  • 赶场儿

    都说老牛是老实人。

    三十年前那次民办教师转正,程序是考试、推荐、自评、组织决定,他和同事老毕前两项打了平手,自评时他说道:“实事求是讲我的课没有老毕课讲的好”,一句话人家老毕吃上了商品粮,他却被“

    08月01日
  • 辉的妻子

    同学辉的妻子带着一个一岁的儿子突然来到学校,辉一脸无奈和惊慌,向学校的领导说明了情况,学校表示理解,但不能提供住宿。与辉同村的刘老师,便腾出了自己的宿舍,他搬到家在同城的李老师宿舍,因为李老师晚上不住

    07月29日
  • 不爱老婆的好老公

    01

    连续上了15天的班,下班路上,天羽瘫坐在公交靠窗的位置,闭眼陷入沉思。

    曾经暗恋很多年的珍儿刚刚发了朋友圈,没有配自拍。

    珍儿现在长什么样子了呢?肯定还是很漂亮吧。天羽突然想,如果当

    07月29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