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浮生别梦(四)

    为救母亲跪地祷告蒙垂听

    当我过了四岁以后,我所记得的事情就有渐渐的多了起来,记得,1995年那年的春节前夕,镇里管计划生育的工作人员到我家里要罚款的钱,那时,我家无疑是家徒四壁非常贫穷的,那些管计

    11月03日
  • 浮生别梦(三)

    九十年代在上海

    这以后,母亲就与父亲去往上海谋生了,当时,父亲的母亲家有一个亲戚在上海大场镇工作,故此,我的母亲就与我的父亲去了上海大场镇,在那里承包了几十亩蔬菜大棚地。那时,我的姐姐与我的哥哥就

    11月03日
  • 《春暖后花开》系列小说之第二卷《照例检查》

    我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头上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嘴里叼着根烟,粗长的大腿翘在桌子上,身上套着一件有些褶皱的白色医师袍,里面是一件丝质衬衫,看起来像是小一号的样子,紧紧的绷在身上,凸现出强壮的胸肌和坚实

    11月03日
  • 幽幽雨儿情,滴滴母爱深

    (一)初夏,雨轻轻漫漫的撒向人间。那样轻柔、凉快。天空的的云朵穿上了淡黑色的衣服,遮住了太阳的炙烤。一滴,二滴,三滴,在雨中撑着伞,雨儿噼噼啪啪地坠落在伞上,敲击出轻快的音符。

    岸边的垂柳,风吹起

    10月29日
  • 未及对你说,我爱你

    未及对你说,我爱你

    一 我是一个煤矿工人,也是一个 心里有隐患的病人。我白天在井下工作暗无天日,与黑色的煤块打交道

    猫着腰推着车,杜绝了私心杂念和幻想,偶尔的疏忽可能造成工作上的巨大危害。我是

    10月28日
  • 你不说我也知道(续)

    小小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

    作者/梧桐花开 又名王李鱼

    (一)

    春天的小水塘里住着一只小鲤鱼,她深深地爱上了天空里的一朵白云。云每天飘去天边欣赏风景,然后再飘回来讲给小鲤鱼听,就像带上

    10月22日
  • 浮生别梦(二)

    父亲24岁的时候,母亲19岁,外婆通过做媒的方式,把我的母亲说给当时在北河岸村做会计的父亲,当时我的母亲是不同意嫁给我的父亲的,因为外婆的家属于八滩街头,所以,我的母亲自然是不愿意嫁给我的父亲的。后来

    10月22日
  • 弯弯的石板路

    弯弯的石板路

    (序言)

    成都市32中初67级五班下乡知青石建华

    人世苍桑,转眼已过花甲之年,掰着手指头算一算,已经退休十几年了,已经过了66,眼看就要满70岁的人了,望着镜子里的我,满头灰

    10月19日
  • 浮生别梦(一)

    这是一个贫穷的人,这是一个缺点重重的人,这是一个不知道羞耻的人,这是一个被上帝喜悦的人。这个人贫穷到什么程度,贫穷到令人发指的程度,缺点有:懒惰、撒谎、嫌贫爱富、吝啬,不知羞耻到什么程度?八岁时用刀片

    10月19日
  • 人圈、一

    写在前面的话

    赤城县东面有一道梁,叫碳窑沟梁,因为过了这道梁就是碳窑沟村了,属于黑河川了。1945年以前,这里属于伪满州国,皇帝是溥仪。

    日本鬼子为巩固其在东北三省的反动统治,从1939年到1

    10月17日
  • 自力更生的司机

    在郊区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看了一眼司机,沧桑的脸上有着刚毅的目光。曾在部队呆过一段时间的我看面相觉得这位司机是一位老班长,我并没有很确定。我上车说了要去的目的地,他没有说话,点了点头,脚踩油门就出

    10月16日
  • 一碗羊肉汤

    一碗羊肉汤

    三年前的一天。

    郭科长明天要下乡一个月,检查局下属单位的安全设施配备、保障情况。

    他来到局长办公室向伊局长说明了工作任务,并写了一张五千元借款单,要求预领和其一起下乡的三个职工

    10月16日
  • 第四章;小妹的情感10------16

    小妹和大棍恋爱己跨进半年,两人之间有了一些了解,小妹觉得大棍随和,没有官腔官调,也没有官架子,这个人好相处,心里怎么想的,嘴里就怎么说,说出来的话实在,不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人。

    想起第一次,大棍到早

    10月16日
  • 原来如此

    佘老师工作了三十多年,已经快退休了,年度考核没有一次优秀,于是去寻根求源。

    那天晚上,她路过谈校长的后窗,听见说话的声音,便停住了脚步。

    谈的夫人说:“老谈,今年你一定要给佘老师搞个先进个人,

    10月15日
  • 2004年的秋天,秋实的母亲去世,秋实无法用语言表达失去亲人的悲痛,她一生最爱的母亲,她宁愿自己去消耗阳寿换取母亲的生命。那年秋实正是中年35岁,她陪在父亲的身边,姐出嫁了,闲暇、寂寥的生活让秋实选择

    10月15日
  • 第三章小妹和帮工男10---9

    早点店的帮工男,叫葛民,刚六十岁,在小妹这儿帮工,已有十年时光,开始是看小妹的脸色,偷偷上小妹的床,后来,胆子大了,隔三差五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到小妹床上寻欢作乐,到了近两年,每到晚上,赖在她床上不走

    10月12日
  • “金帝”外传.(小小说).作者:程汝明

    “金帝”外传 .(小小说).作者:程汝明

    老周买了只鹦鹉,浑身金黄,看见的人都说:老周买了只“金鸟”!

    老周的邻居邵伯、广林、小夏与老杨,也齐齐跑来,说:这鹦鹉珍贵,该好好起个名字!

    按理

    10月09日
  • 罢也

    桑间濮上如故

    不值一提

    罢也

    莫念这眉眼如初

    10月08日
  • 一只玉镯和三个女人

    我的前生是一块极品的玉镯,经过工匠精心打造、研磨,脱落成一只晶莹剔透的翡翠镯子。在我还算漫长的生命里,曾经目睹了三个女人的爱恨情仇。她们或幸福或不幸,或平凡或传奇,世间的女子千千万,她们的命运大抵不过

    10月06日
  • 当我遇见你

    一 家书的姑母定居仙霞,父亲特别嘱咐有时间去看望姑母,家书的父亲已经85高龄,早已从教育战线退休。

    姑母在家排行老幺,年纪已是花甲。今天是周末,家书休息,想起了父亲的嘱咐,他于是骑上了钱江摩托{p

    10月02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