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奶奶,你不爱我02

    每一个小孩都喜欢博取大人们的喜爱,特别是两个小孩在一起的时候,这种心理更加明显。每一个小孩都有其特有的“武器”来吸引家长的注意,得到长辈们的褒奖,得到他们想得到的礼物。一旦他们使尽浑身解数也毫无进展时

    02月20日
  • 茄子

    一棵槐树下,一位五十多岁的农民,撑住一辆自行车,货架的两侧是用钢筋焊的箱子般铁笼,装过化肥的纤维袋,衬在钢筋上,笼面与货架一个平面,斜摆着一杆称,一侧茄子,一侧黄瓜,看无人问津,农民蹲在地下,不慌不忙

    02月20日
  • (长篇)双城孤影·第十二章:漫游者

    第十二章:漫游者

    一个人的悲伤,如同深不见底的旋涡,能够吞并所有情感:恐惧、愉悦,乃至他人的慰藉,除了一种,那就是饥饿感。在永夜的世界中,谭晓茜三人的车不知开了多久。他们一路无话,腹中频频传出的“

    02月19日
  • 太平公主并不是天生放荡

    挚爱已死,空留躯体游戏人间

    说起太平公主,都知道她是武则天的女儿,也是放荡淫乱的代名词。

    然而,没有人天生是放荡的,太平公主之所以放荡,是因为她看着自己最心爱的男人死在自己面前而无从挽救,也许

    02月19日
  • 连载:女人泪〈十〉

    此文借鉴案例,人物和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摘记

    第十节:情仇

    送走颖颖,少士约栗木子出去走走,木子一袭白裙,虽是秋天,倒是境影相配,丝毫不显得扎眼,相反却分外美丽。相对颖颖

    02月18日
  • 分手后,你放下了吗?

    春节过后,我就看到有人在朋友圈说分手了,虽然只是轻描淡写,但我知道,分手这件事,从来都没看起来那么简单,分手后的两个人,必都经历一场自愈的折磨与煎熬。

    我见过很多场失恋,有人分手一段时间就

    02月16日
  • 首席小号

    首席小号

    文/喜公

    团里排练,丹尼尔老家伙,好几次拿指挥棒指向他。谁都明白,那一指,就是音调音色有毛病,让老田这个首席小号颜面扫地。

    首席啊!全国能有几把?

    第二天继续排练,结束后,老

    02月15日
  • 断了的弦

    断了的弦,再怎么连 我的感觉你一定不懂 你的转变像断掉的弦 再怎么接应都不对 你的改变我能够分辨……

    ——题记(周杰伦 《断了的弦》)

    (一)

    窗外沥沥地滴着雨。

    枝叶被雨滴轻轻刷打着

    02月14日
  • 三月太浅

    ——三月太浅——

    雕栏处,雨微歇。

    粉黛桃花,浅浅开。

    (一)

    谁念西风独自凉?

    容若又和贞观一起喝酒了。

    举起酒杯,容若叹了声气,又收回了举出去的杯子,一仰头,酒水顺着喉咙悉

    02月14日
  • 热药

    “小刘!饭做完了吗?”一位苗条的姑娘从水房提着脸盆走过来,我问道。

    “你没吃饭?”她停住问道。

    “饭吃过了,我想热一下药。”

    “嗨 !”她调皮的对我一笑,说,“拿来!”

    她今天的笑有点

    02月14日
  • 奶奶,你不爱我01

    一张沙发几个人,把电视从黑白盯成彩色,又或者一张餐桌几个菜,把现实说成回忆,家承载着你我的历史。

    不知从何时起,家的感觉逐渐从脑海中淡去。或许是离家太久,或许是物是人非。记忆中的家有爷爷、奶奶、爸

    02月14日
  • (长篇)双城孤影·第十一章:饥荒

    第十一章:饥荒

    “道路好像一条没有终点的射线,汽车也仿似蓄满了用之不竭的能源,我就这样一直开、一直开,脑子里没了时间的概念,因为头上方的太阳一直没有下山,黑夜迟迟不肯降临,仿佛进入一个极昼的世界一

    02月12日
  • 新小桔灯

    2013年,我刚大学毕业,回到乌鲁木齐工作。租的房子位于天山区幸福路边上的一个菜市场里。环境只能用“差强人意”来形容(差的是环境,强的是房租)。

    每到傍晚商贩就会把这里挤得水泄不通,瓜果蔬菜鸡鸭鱼

    02月11日
  • 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2017-2-11 星期六

    今早来公司比较晚;9:00多才来的。

    老丈人从广西过来了,今早到了,坐的汽车,我和媳妇早上去接他。

    远远的,我就看到了他。

    坦白说,

    02月11日
  • 爱上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叔,我该怎么办?

    “二少,不好了,小小姐失踪了。”

    顾从安刚刚从公司回家迎面便听见佣人急忙忙的开口。

    英俊非凡的面容顿时微不可闻的一僵,眉头随即狠狠的皱在了一起,迈开了脚步大步朝客厅里走了过去。

    客厅里江老

    02月10日
  • 琉璃丝

    咳咳,这是有借鉴成份,所以如有发现十分雷同,请别质疑。

    再者郑重道歉,若不欢迎,那么就不再写,谢谢。有借鉴,但确实是原创,相信宝宝

    琉璃丝

    笔名:夜阑

    第一章

    指尖拨弄轻舞的似水年

    02月09日
  • 伴君若伴虎

    陇西征讨使章翰元功,将归,或谓之曰:“将军宜早退,弗然,祸必加身矣!”翰不从,衣锦还乡,一乡咸荣之。寻反,擢为陇西郡守。自此,日日安平,岁岁无恙。

    元狩三年,廷中纷乱。盖前度革新,削藩力嚣,反汝南

    02月09日
  • 又望

    百望山上北望京,

    泰山之巅会群英。

    必当浴血八千里,

    战不成名死不休。

    02月09日
  • 我的同事

    办公室打扫得干净清爽,红砖铺成的地面,砖与砖之间的缝隙,像花纹一样,纵横延伸到墙角,洒过的水像太阳筛下的树叶影,斑斑驳驳,潮润的空气弥漫着,窗台上摆着几盆绣球和水仙花,有一丝淡淡的花香,办公室静静的,

    02月09日
  • 欧阳官的球技

    大学毕业那年,着实让欧阳官兴奋了好一阵子,因为没钱没关系的他幸运地通过了公务员的笔试和面试,一路绿灯大开成了一名局办秘书。不过,欧阳官的这股兴奋劲很快便消失地无影无踪了,因为要想在官场上站稳脚根,混出

    02月09日
  • 上一页 第一页 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