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洛丽塔

2011-02-07 01:40 | 作者:一眼忘年 | 散文吧首发

喜欢一个人洛丽塔

只喜欢一天好吗

或许从没有上他

只是爱了童话

滴答,滴答。

时钟寂寞的走着。绕圈,再回到原点。

空荡荡的教室,只有凄凄凉凉的两个人。我,和anan。难得的下午,阳光依旧那么温柔。我总觉得,教室虽能给予我安静,但是却会扩大孤单的分量。

空旷的教室,很好的回音效果。于是我像个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啦啦的唱着歌,声音在温润的空气里上扬,碰撞出回声,失真得可爱。

anan就坐在我旁边,静静的听着我唱,一遍一遍。等到我终于唱累了,anan说拉拉你唱得真好,拉拉我放首歌给你听吧,于是用修长而干净的手指轻轻按下纯白色的MP3播放键——

世界突然安静下来。

我的眼睛被窗外掉进来的光线射到,明亮而刺眼。风轻轻滑落,看着从树上掉下的一片落叶,轻舞飞扬,我才突然地意识到天的尾巴已经远去。

初秋,来临。感伤的季节。

《洛丽塔》没有前奏做情感的铺垫,却可以在一刹那,让所有一切都失去了原有的生气。空气中,文君清澈而略带沙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在初秋的落叶里,演绎着寂寞。

都会忘记吧洛丽塔/来不及带走的花/努力开放了一个夏/十七岁/海边夏/爱情还是要继续吧/十七岁海边夏

愣愣的听着,任音符在身体里游走。字字寂寞,仿佛要洞穿身体每一个角落。我只能任情绪摆布。无处逃遁。歌曲的最末,一个“夏”字吐出,音乐嘎然而止。尾音如此干脆利落,仿佛从此之后,十七岁的记忆永远不再醒来。

突然有种不安全感蔓延。在这阳光无限延长的下午,我把头深深埋在anan的肩膀里,用手掩住泪湿的脸……

何时哭泣也会变成一种奢侈?人慢慢长大,走过生命的五分之一,虽然经历的不多,但是也见过很多的人事沧桑,曾经经历过的伤痛,也因为无法言说而让它枯萎在心里,积累太多,渐渐变得坚强起来。既然疼痛在所难免,何不妨多设几层堡垒,只有让原本脆弱的心武装到麻木,才能让疼痛无法驻足。

微笑成了表象。它已不再是由心底发出,在脸上自然而然的上扬,而是演变为一种简单的脸部肌肉抽动;也不会再有什么,能让自己调动两百多根神经去感动得热泪盈眶。在苍老的心境面前,爱情这团最炽热的火焰,却也不能唤醒那颗潮湿得发了霉的心。有时候看着街上一对对的情侣从身边走过,才意识到原来身边少了一个人。三年了,已经习惯独自走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面无表情。这城市的霓虹灯,没有把我的希望照亮,曾经丰盈的想,也像是被甩干的衣服,渐渐变得干瘪,失去光泽。快乐是别人的,我什么都没有。我想,我需要一个怀抱,那个怀抱,曾给过我最最温存的爱情,在那里,我感受不到风的撕裂,感受不到冷的侵蚀,感受不到寂寞的袭来。而现在,人走开了,留下了一地的碎片。那些残缺的悲凉,已经再拼不回一颗完整的心了。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风”。

不经意的相遇,刹那间的心动,却在要追逐时,不再复得。

眼神微微掠过平静的风,故意不眨眼,只是想为流泪找个借口。因为只有哭泣,才能真切的感受到眼睫垂下时,那凝聚在泪水中的,思念的重量

那份曾经深埋在心底的爱情呢?是不是也只是一首歌的时间,走到夏天的末尾,便随着音符的颗颗坠落,被吹走,被遗忘……

爱情还要继续吗?

而你,是不再回来的吧?

那么,我是否曾是你生命中的洛丽塔?

我们是不小心错过,还是注定分离

我如愿以偿的披上了白色婚纱,挽着我心爱的男子走进教堂。而那个亲手为我戴上钻戒,并微笑着说“嫁给我吧”的人,不是你。

记得你也跟我说过一样的话吧。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十七岁,那么漫长,那么美好,美好的让我自认为我们能永远啊……

而执子之手,你不走,我只好放你走。

给你自由,自由,你的自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