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

2011-01-15 16:22 | 作者:古倾墨 | 散文吧首发

传说有一种疾病叫失忆,有一种想念叫忘记,还有一种人活在别人的记忆里。你就是那个纠缠我记忆的人,一直在午吞噬我的,大汗淋漓的惊醒,成了习惯。为什么教会了我开心的你不教会我遗忘,好在你走后将你遗忘。

你穿着大一码的白衬衫,懒懒的背着单肩包,习惯性的站在我家楼下等我,习惯性的看见我飞奔下楼,习惯性的把早餐的牛奶大方的给我,还时不时皱着眉头打量着我用比我妈还操心的语气说:“哎,你海拔太低,要努力长啊,总让我用三十度角俯视很累的。”我白了你一眼,不服气地说:“你无聊到脑残么?你觉得十三岁的‘小’女生和十六岁的‘大’男生有可比性么?”然后心安理得的大口吸着你的早餐奶。在你家早餐奶的滋养下我才没有发育不良啊。也许太小,也许太熟,我们可以很自然的一起嬉闹,在满是学生的上学路上。

以虚长三岁的年龄和空高十厘米的身高,你可以笑我笨、笑我矮,我总是在铁生生的事实下嗔怒的让你走开,找个地把自己埋了,然后让我踏几脚。可是有一天你真的走了,我却发现我已经离不开你习惯性的俯视和那宠溺性的挑逗。你将我保护到让我自己觉得自己是个公主,宠溺到让我觉得世上的一切都是我的,可是你不在的日子我明白了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女生,我之所以觉得自己是个公主只是因为你是个骑士,我之所以觉得世上的一切都是我的只是因为你会把你的一切都给我,你把我养出了一系列坏习惯,让我不能在这个没有你的生活中生活,然后极不负责走了。

我开始还以为你只事像小时候一样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也许正在看着我着急的样子偷笑呢,于是倔强的不去询问、不去寻找。直到你家的锁上了一层深红的绣,你的空座位被安排给另一个人。你真的走了?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的走了?你答应为我免费提供一辈子的早餐奶只提供不到七年,你答应为我种的雏菊花园还未动土,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

现在我也十六岁了,我也长到一米六了,可你却不在我身边了。多少清晨我早早的起床,站在窗口望,可是楼下没有那道瘦削的身影。但是你开始出现在我的记忆里,在我午夜的梦里,我梦到你真的把自己埋了,在一个荒芜又陌生的地方,惊出了我一身汗。想念真的很痛苦,你也在痛苦吗?如果你也在痛苦,那么回来吧,大不了我不再和你赌气、斗嘴。如果你现在很幸福,那么还是回来一趟吧,教我学会忘记你先。

评论

  • 心梦流云:有着一种淡淡的殇,我喜欢甚至沉溺。。。
    回复2011-02-23 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