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2011-01-08 10:59 | 作者:剪水作花飞 | 散文吧首发

我难以忘怀,也无法忘怀……

是那光风霁月中的音容笑貌,还是那云蒸霞蔚时的良辰美景?我一次又一次的叩问着自己……星沉月落,旭日东升,当那青山绿水再一次刺痛眼睛的时刻,我终究还是没能找到让我可以一劳永逸的荫庇,我终究还是没能摸着心中那光怪陆离的涟漪。我不能自已,却还是寻不到答案,唯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黯然离开这个让我神伤的山,这个让我眩晕的水……又来了,降下乌绡般的帷幕,层峦叠嶂似的压迫着,晨钟暮鼓似的敲打着—我那瘦瘦的心房。一阵凉风,辗转着苍黄排挤了我心中的缱绻,信手拈来那令人伶仃的仓皇与诅咒,我知道我的思念又要来袭了,我知道我的伤口又要炸裂了—你的眼泪,我终究还是要用鲜血来偿还,把那悲怆的黑色,染成飘摇的红绡,为你披上新娘的嫁衣,可是那新郎不会是我了……

回忆,回忆,只能化作回忆……

那天我在上走,你在桥下行。我一俯你一仰,在那一起一落之时,一上一下之间,我们彼此怦然心动,确定了自己一心一意将要用心一生一世守护的那个一朝一夕的人。于是,我们彼此一唱一和着,一心一德着,一个张一个弛,一个言一个行,再也不愿浪费我们的一时一刻,一丝一毫……然而最后我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了你,更是一不做,二不休的和你分手在那个一草一木的季,于是我们在那个一来二去的一问一答中,一个向东,一个向西,最后在夕阳下映射了彼此的一长一一叹息,一颦一笑一忧伤……

将来,将来,哎,不会再有将来了……

现在是凌晨五时,晨光熹微,想着往日的耳鬓厮磨,我久久不能安然入睡。今天就是你的婚期了,我却只能是瞠乎其后,痉挛的张了张嘴,却无能为力。我不能给你想要的风花月,更是给不了你一个温暖的胸膛,我只是大漠的一只孤鹰,栉风沐,刀光剑影才是我的生活,战死沙场才是我最后的归宿。既然我给不了你琤琮的溪流,那么就让我放手,放你皈依衷情的岁月吧,长城外,是我青冥的长剑,为你再次厮杀出那坚固的屏障,用我那血肉的躯体筑起你惬意的缅怀,安详的呵护……号角吹响了,我又要再次出征了,遥望着那悬崖削壁的玉门关,请原谅我的无情,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呵呵,这一次,这一次是真的永别了,真的永别了……永别了,永别了我的故乡,永别了我的……

下辈子,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不会再做将军,我只想静静的,静静的,静静的守护着你,守护着我的爱……

无法祝福你了,就让我用杀伐染红今天的晚霞吧—铮铮,铮铮……

2011/01/0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