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人

2011-01-05 19:52 | 作者:就算天空再深 | 散文吧首发

凭窗看三四十年代的城墙,墙外张灯结彩,烟火弥漫,锣鼓轰鸣。借的是六点风雅黄昏。

六点一刻光景,,从黄昏的尾巴上摘下,平静地等待着旧年的最后时分。夜褪去了往日的妖娆狐媚。没有星星的夜更像是一面铜镜,镜中人翘首盼望着零点的来临。

从未见过夜里的茶花。城墙外的礼炮兴奋有力地直入夜空,礼花瞬时绽放,黄铜色的光照亮了沧桑的大地和城墙下凄惨的零碎野草。茶花在余光下显现出她的惊人美丽,深绿色的叶子衬托着玫瑰紫的花朵,光彩夺目。随着余光的熄灭,半人高大的茶花树也在铜镜中模糊。镜中人伸出手去抚摩余光,试图将她留住。在下一枚礼花绽放之前,将手伸回,抬头望夜,自己倾听那些被光芒怂恿的动物发出的呻吟声以及城墙外的鞭炮声;在下一枚礼花绽放之前,镜中人依旧是镜中人,余光营造出的温馨也只是昙花一现。不久风带走了茶花,在极其不协调的除夕声中暗淡下去。

从未将琐事认真想过,更未对着一面镜子将琐事认真想过。是谁将青保持不谢?是谁将伤心的泪点打住?是谁将追求一片绿叶的发扬光大?是谁让我们陷入失落的万丈深渊?在夜的明净时分,掌一台灯,对着镜子一笑,镜中人便会对你一笑,对着镜子愁眉苦脸,镜中人便会对你焦头烂额。镜中的人们厌倦花开叶落的平凡生活或鱼死网破的世态炎凉。然而,呼喊或乞求是毫无结果的余兴节目。建议读诗。“来吧,朋友,走下到坚硬的土地上,不要在昏暗中收集想”。友人时常问我:你要到哪里去?目睹叶落归根,听听流水声,沿着梦想攀缘,或是在这黑夜中寻觅孤独的星星和隐藏的月亮灵魂只能独行。镜子可能会破碎,撒落一地。介于一些事情,亦不能细想,含糊点,其实都是为了活着。

凭窗再次看夜,那些被除夕声亲吻过的小孩们正在和大人们舞龙舞狮,被岁月琐住的城墙依然辞旧迎新,礼花梅开二度,和茶花一道再次绽放。

城墙历经风花月,茶花,镜中人在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