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殇

2010-12-26 10:50 | 作者:古倾墨 | 散文吧首发

没有了你,纵是万里江山也暗然矢色。你走的时候突然间明白,有一种痛叫心痛,有一种水叫泪水……

——题记

当阿房宫倒下的那一刻——阿房,我真的明白了。当年你为什么奋然离我而去,头也不回。

与你相识在异国他乡,一同望着一轮月。你在月光下那么单薄,简单如水,干净如月。我性起要为你吟诗,你笑着听着。之后,我开始相信,有一种感觉叫幸福。年少张狂的我向你许下诺言,总有一天,我会带你离开,去到我的帝国。你依然笑笑,说:“现在很好。”

时光的齿轮依旧转动,与你相识、相知、到相恋是那么简单与自然,但乱世的命运总是与人开玩笑,我毕竟是秦朝的太子,我终将回到我的国度去,在那里是我魂牵萦的故土。而这之前,我必须与你分开。依旧是在庭园月下,可今天的月光却显得份外凄凉,凄凉到连心都没有了温度,连哭都没有了力量……我背对着你,强忍着心中的悲伤,机械的说完打了很久腹稿的别语,我仿佛能听到你心碎的声音,没错,那是你在哭泣,泪水滴进我心里,激开一阵阵涟漪。我真想转过身将你佣入怀中,可我不能,为了以后你不会因为对我的爱而伤心,我宁可让你现在恨我。你哭着跑开了,留我一人孤零零的杵在月下,石化了,心碎了一地也无力拾起。

我要走了,昨,我后悔了一夜,想了一夜,哭了一夜,彻夜难眠。我想,只要你现在出现,我马上带你逃离,不管多远。我望眼欲穿,可你始终没有出现……马鞭发出一声轻脆的声响,似乎定格了我们的结局,但我知道,还没有——为了你,我会再回来的。车轮卷起黄尘滚滚,我——真的走了……

真是个落莫的时代,空气中混杂着血腥与悲鸣,马的嘶哄划破烽火染红的天空,传来的是百姓的哭诉。

回到了我的国度,见到了形同陌生人的父母,居住在毫无温度的宫殿,不知到为什么感到如此寒冷,也许是因为没有你吧——阿房。没有你的相伴,我的生活又回到了当初,犹如一潭死水,空闷,深沉……

我尊贵的母亲,尊贵的华贵夫人,一个连我都不认识女人,被一个深爱的男人狠心的卖给了另一个男人。从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不是怕华贵金光闪了眼,而是在她冷若冰霜的眼中,透出无限悲哀的光,会冰冻每一个直视她人的血液,尽管在我父王看来,那是一双绝世风华的秋瞳——因为他是一个空壳,没有血液,没有灵魂

我努力的去学习治国之道,为了将来成为一个合格的王,也为了你,阿房,为了我们共同的愿望、我的誓言。你曾说过你希望不要再有战争了,因为它已经夺走太多了——你的家人,你的自由。而我说过,要带你到我的帝国,我要为你建立一个空前的大秦帝国。不是年少不羁的狂言,而是我对你的承诺,无限期的承诺。

一切都在按计划发展,登基之后,我成了王,真正的王,大秦的王。阿房,相隔几个痛苦秋,我来找你了,无论你在哪里,我一定要找到你。

寻找你是简单的,我可以动用一个国家的力量去找寻你。你也许不知道,当密使告诉我已找到你时,我兴奋得差点休克过去。本以为会有千言万语,可当百般心绪在心头时,一切却又尽在不言中。你是那么瘦弱,消瘦的脸庞,可目光依旧清澈,隐隐带着点悲伤。不敢相信,在我面前的真是你,似真似幻,因为太多次在梦中与你相见,竟不敢触碰现在真实的你,生怕像梦中一样,一碰就如烟飘散。你神情木然,我不敢想象这些年你是怎么度过的,爱怜之心油然而生,一把将你拥入怀中,紧紧抱着,感受着这一刻的真实。你再也忍不住了,在我怀里嘤嘤哭泣起来。

原来,这些年你一直都在秦国,与我仅隔一道高高的宫墙。那天我走时,你一直在远处含泪看着我,模糊的视线中,看见我在黄尘中远去。之后,你一直忘不了我们过去的片段,最终,你选择相信我是爱过你的,不然我不可能在上车时流露出那样的悲伤与失望。又是在一个月夜,你逃了出来,跋山涉水,深夜穿过满地尸骨的战场,千辛万苦来到秦国,却因为一堵深深的宫墙而相隔两界。你边哭着边说着,眼泪往我身上蹭,稀喱哗啦蹭了一大片。不过,你说你相信,我们终有一天会相见,我一定会去找你。我低低的说:“我也一直相信,你会一直爱我、等我。”

因为我们一直相信,所以我们今天相见了。

阿房,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永远斯守,直到我死。

满心欢喜的说着要封你为后,可现实与梦想是那么遥远,遥远到让信心荡然无存。我无力说服我母亲,理由仅仅是——皇后不能是民间女子。回来之后我第一次向我的母后说了不,只是为了你。为了你,尽管后宫三千佳丽,却都被我视为渺渺之尘。我的坚持并没有让母后退步,而是让她将矛头指向了你,单纯的你。

不久,边疆开战了,作为新王的我必须带领三军。出征前,最放心不下的是你,阿房,没有我的保护,你将是冷冷宫庭中牺牲品,但我最终还是走了,即使我自以为为你安排好了一切。

对你的想念,是我唯一活下去的理由。

我疯狂地嘶吼,用剑挑破每一块布帐寻找你。我似乎可以在母亲冰冷的瞳孔中看见你惊恐的样子。我想母亲屈服了,我哀求她让我见你,之后一具冰冷的你送到了我面前。我的天突然塌了,有了天下又能怎么样,没有了你,纵是万里江山也暗然矢色。

我抱着你,哭道没有眼泪,傻傻的希望我的体温能使你醒来。但你已走,干净的走了。

阿房,我会修一座阿房宫纪念我们的爱情,等我报复了那个女人,我便来寻你。这是我沉寂了几天后为你立下的誓言。

我的眼中也没有了光辉,像那群久居深宫的女人一样,我拖着沉重的空壳,为你而活。

咸阳火光冲天,我安静地躺在地下皇陵,做着有你的千年之梦。

如果有来生我定不出生在帝皇之家,我定要遇见你。

评论